最終,貝迪威爾仍親眼看著王的逝去。

在確認王已經停止了呼吸,他抱著即使染血仍不損那份美麗與崇高的王,忍不住痛哭失聲。

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

他的願望,理想,畢生的追求。

在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化為灰燼、直至虛無。

不可原諒。

無論是這個無情的世界,無法理解王的付出的人民,抑或是背叛王的他們。

還有,束手無策的自己。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若是還有來生,若是能改變這一切……

『傳喚。』

什麼聲音?

『汝身屈服於吾之摩下、吾將命運寄託予汝之劍上。』

年輕的聲音在黑暗中回響。

他看不見四周,那道聲音十分洪亮,猶如自耳邊訴說。

『遵循聖杯之倚託,若願服從此意此理就予以吾回應。在此立誓,吾乃成就世間全善之人、吾乃散播世間萬惡之人。』

眼前綻放出一道光芒,他睜大雙眼。

好似看到了那個人朝他伸出手,貝迪威爾不禁想要握住對方。

亞瑟王啊,您的聖輝不應該在那一天殞落。

我是您的劍、您的盾。

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守護您,為您帶來至高無上的榮耀。

『汝身纏繞三大言靈七天,自抑止之輪降臨吧!天秤之守護者!』

光芒自前方炸開,奪去了貝迪威爾的視覺。

那只是很短暫的一瞬間,再次睜開眼時,他已不在原處。

貝迪威爾愣了愣,這是一間相當昏暗的房間,火光在壁爐搖曳著,牆上的大鐘指著零時,而他,此刻正半跪在繪有魔法陣的地上。

「你就是我的Servant嗎?怎麼看起來呆呆的,不會很弱吧?」

聞聲望去,貝迪威爾這才注意到以十分高傲的姿態坐在椅子上,面露懷疑與不耐打量著自己的少年。

「你,是Lancer吧?那應該不會弱到哪裡去,而且憑本少爺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招喚出弱者?雖然不是Saber,不過……算了。」少年站起身,走到貝迪威爾面前,鄙視:「既然本少爺已經是你的Master了,從現在開始,你必須服從我的命令,為我贏得聖杯戰爭。」

「聖杯……戰爭?」

發現貝迪威爾的困惑,少年不敢置信。

「喂!你是在跟本少爺開玩笑嗎?既然接受我的招喚,表示你也有想要實現的願望,而且聖靈不是應該會被賦予現代的知識嗎?你不會不曉得什麼是聖杯戰爭吧?」

實現願望?他的願望是……

貝迪威爾抱著頭,面露痛苦,意識十分混亂。

王、王啊。

完美的、無暇的亞瑟王啊。

他一直不願相信,但是,王確實已接受了死神的邀請。

貝迪威爾的記憶,一直停留在心如刀割的那一天,直到少年這麼說才終於想起一切。

王的死,他的離去,迎接的末日。

那對少年來說,是非常非常久以前的事情了。

是的,那一天,在忍痛接受亞瑟王已不在的事實,痛哭一場後,心灰意冷的他便隱居了起來,曾經的雄心壯志、滿腔熱懷,隨著對方的逝世而封閉。

年少時他會交付自己的劍,除了騎士的憧憬,更重要的,是對亞瑟王的崇敬。

除了那一位,他不會再效忠於任何人。

『懷著懊悔的忠誠騎士,貝迪威爾啊!』

然後,他聽到了來自世界的話語。

『若期望將既定的歷史逆轉,便與英靈之座簽訂契約吧。』

『簽訂契約……嗎?』

『沒錯,如此,你將有機會實現願望,相對的,死後仍必須一直戰鬥,不斷地、不斷地……反反覆覆,沒有終結之日,你可願意?』

貝迪威爾沒有拒絕。

這不是詛咒,而是最後的一線生機。

比起因愚昧而換取的悔恨,這個實現願望必須付出的代價,太少太少了。

他簽訂了契約,進入了英靈座,一直等待著參與戰役的機會。

直到……他接受了這名少年的招喚。

「不,記憶影響了思緒,反應遲鈍了些許。」

憶起生前改變他的那個契機,貝迪威爾向一直瞪著他的少年這麼說。

「喔。」明明是遲鈍了不只一些,少年冷哼:「還以為我不幸招喚出雖然是Lancer,卻是個白痴的Servant呢!那麼,你知道我們該做什麼了吧?」

「是的,贏得戰爭,獲得聖杯。」

聖杯戰爭,七名被聖杯選中的魔法師御主(Master),與被御主招喚的從者(Servant)訂立契約,七組陣營互相廝殺的殘酷戰役,僅剩的一組將可以得到能實現一切願望的神器──聖杯。

成為從者的,便是名為英靈的存在,在這場戰爭被分為七個職階:劍兵Saber、槍兵Lancer、弓兵Archer、騎兵Rider、魔術師Caster、暗殺者Assassin、狂戰士Berserker。

而他,正是以Lancer之名而被招喚出來,槍之座英靈。

「那就好,聖杯戰爭,我絕對不能輸!」少年的面容變得扭曲:「好不容易等到了這一天,為了復興沒落的家族,不論如何我都要贏得這場戰爭,看著吧!我是很出色的,一定要證明自己的實力,絕對不會像父親那樣無能!居然被他們搞到走投無路的地步……開什麼玩笑。」

少年握著拳頭,低聲吼道,貝迪威爾則靜靜地跪在一旁,不發一語。

「Lancer,我命令你幫助我,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獲得勝利!」

貝迪威爾怔愣,少年的口氣十分嚴厲,表現出不容他拒絕的強硬。

「做什麼不回答,你不願意是嗎?那麼,就算要我使用令咒,也要逼你點頭不可!」

令咒,那是御主專用的印記,僅此三次,對從者有絕對命令的權利。

貝迪威爾精神繃緊,少年認真的神情讓他知道這並不只是威嚇而已,就算必須犧牲一次的機會,也會在此使用。

但是,少年不是他效忠的對象。

即使是他在這場戰爭必須服從的Master,卻無法令他心悅誠服。

他的王,永遠是那一位。

以女性之姿穿上盔甲,仰頭挺胸,高傲地站在前方的亞瑟王。

若對少年下跪了,有違他的誓約、他的自尊,以及,王的信賴。

那是,身為騎士的貝迪威爾,無法忍受的事情。

『貝迪威爾……』

可這一刻,他想起了倚靠在自己懷裡,氣力喪盡的王。

那位聽到自己勝利,即使表情透露著顯而易見的遺憾,卻帶著放心的口氣離開世間的王。

無情到曾為了戰勝而拋棄一座村子,卻也曾露出溫柔淺笑的王。

為了跟隨的眾多部下,即使渾身浴血也不曾放棄,執著奮戰的王。

「不,我會協助你的,我的……Master。」

貝迪威爾恭敬地行了個禮,隨後,聽到少年滿意地輕哼。

王,他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Master,他以不違反騎士精神與宣誓話語為前提,幫助對方。

正如同少年打算利用自己贏得聖杯,貝迪威爾為了拯救因戰爭而日漸疲憊,終至殞落的亞瑟王,也可以利用少年。

他不自私,這是互利。

自己與少年都希望實現願望,他們的利益是一致的。

「喂,話又說回來,你的真名是什麼?」

說著,少年拾起了置於地面的酒杯:「這個是目前我唯一能找到的聖遺物了,可就算有能夠招喚英靈的道具,還是搞不清楚你是誰。」

「我的真名是貝迪威爾,Master。」

他沒有隱瞞的必要,誠實以待也能獲得少年的信任。

少年不敢置信:「貝迪威爾,莫非是……亞瑟王最忠誠的圓桌騎士?」

「是。」但,他還是令王喪命了。

「既然是忠貞不二的騎士,那就好辦了,如果你真的如傳聞中那樣聽話,就可不準背叛我啊!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Lancer。」

他不會背叛的,但,那是對於亞瑟王。

為了斬斷終結,不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會贏得聖杯。

「我明白了,Master。」

王,請您等待著。

這一次,絕不會讓您失望的。

=============================================

其實原本是有預設少年的身份的,因為各種原因用少年兩個字代替了XD
Saber的主人的也是,不過這兩位小主人的身分在我心中是不會改變的吧
不忍說我很喜歡少年這孩子(喂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