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大的訓練場內,只有一名米白色頭髮的少年與金髮女子,手持武器,對視。

瞬間,他們行動了。

刀劍相向、鏗鏘碰撞,清脆而沒有半點雜質的聲音,在在表現出對峙的激烈。

能與尊敬的王比劃,貝迪威爾覺得十分光榮,為了不令對方失望,他使出了自己真正的實力,一點也不敢懈怠。

喧喝一聲,雙手握緊劍柄,朝對方砍去。

面對襲擊而來的劍壓,女子仍不改色,目光專注。

然後,持劍的手輕輕揮動。

在最關鍵的時刻,女子擋下了少年的攻擊,這一點兩人都不意外。

刀鋒相觸,誰也不讓誰。

女子向前踏出了一步並使力,迫使少年向後退。

終於支撐不住,少年放鬆了力氣,狼狽地跌坐在地。

「貝迪威爾,你輸了。」

女子不冷不熱地說,並非嘲諷,只是陳述事實。

「是……實在丟臉,您特地撥坑指導,我卻是這般模樣。」

原本希望王能夠對他另眼相看,想不到他這麼快就被打敗了,貝迪威爾不免有些沮喪。

以為自己已經進步不少,過去的努力在王的面前依然只是徒勞無功。

被震開劍柄的手還有些麻痛,雖然王是女性,仍有著不容輕視的實力。

「不需要愧疚。」

王跪下身,與他平視。

嚴肅的五官緩和了下來,王扶起了因心情低落了頹下肩膀的貝迪威爾。

「你的攻擊十分認真、直率,與你交戰,讓我感受到那堅定不屈的精神,這是非常值得你去驕傲的,我的騎士。」

王微笑著,貝迪威爾看得差點失去了呼吸。

高貴帶刺,猶如玫瑰的王。

溫和親切,猶如百合的女子。

兩種極端的氣直,以一種十分巧妙的方式融合於一個人身上。

憶起了初次相遇的那一刻,貝迪威爾突然有些慌張,自己竟然會看著王到痴迷,一名正直的騎士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貝迪威爾?」

「不,沒什麼,真是不甚感激,王。」

侷促地推開王表示關懷的舉動,貝迪威爾覺得好難堪。

王真誠望著自己,雙眸清澄明亮。

僅僅注視,就能令他的心情平靜下來。

但是當王也看著他時,總會讓好不容易平復的內心狂跳起來。

並非不舒服、並非不快,單純只是難以面對倒映在那雙眸中的自己。

「令您費心關切,真是過意不去。」他苦笑著,行跪拜禮。

「貝迪威爾,抬起頭。」

王抬高貝迪威爾的下顎,並輕觸他的面頰,讓他能看著自己。

貝迪威爾想要移開視線,王卻不容許他躲避。

他微紅著臉,但王卻沒有注意到。

「你是我的騎士,不用如此拘謹,期待你繼續磨練自己的實力,未來伴隨於我左右的那刻。」

「啊……」

這是最大的肯定。

王認同他,願意讓他跟隨,一同奔赴戰場。

貝迪威爾十分感動,那份觸動滿溢胸腔,不能自己。

正因為如此……

「是的,我一定……傾盡全力。」

王再度揚起了一絲笑容,帶著讚許與鼓勵,堅定了貝迪威爾的決心。

正因為如此,他更是不能放鬆自己、輕易滿足,為了不愧於王的期待,他勢必要更加努力。

變強、變強、變得更強。

強到可以幫助王,與王並肩作戰,而不是無力地看著對方肩負著一切的背影。

即使,必須殘忍無情。



***



貝迪威爾想起了仍在年少時期數次與王比劃,並且得到承認的日子。

而現在的他,正實踐自己許下的諾言,以天生動作敏捷的優勢擾亂了敵人,甚至在明知道Rider與其Master的羈絆,數次打算致Master於死地。

鬼魅、讓人無法摸清計劃的舉動令Rider的行動受到了限制,在犀利的攻勢下終至被打敗。

「這種速度……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Rider的Master痛苦地喃喃,在不曉得寶具真名的情況下,怎麼樣也無法得知這名英靈的身分。

他的魔術、Rider的攻擊,在眼前的敵人看來,就像兒戲吧。

高深莫測的實力,這就是職階為三騎士之一,以敏捷和格鬥能力著稱的Lancer嗎?

「Master!」

Rider見情況不對,連忙帶上奄奄一息的Master逃走。

貝迪威爾還沒有動作,身為他的Master,少年耐不住性子,從暗處衝了出來破口大罵。

「笨蛋!你還在發什麼呆啊?難得的好機會,快點追殺過去,Lancer!」

不用少年提醒,貝迪威爾正有此意。

腳一墊,瞬間消失在原地。

敵人受傷,而他游刃有餘,Rider逃不走,貝迪威爾也不可能讓他們逃走。

即使卑鄙、即使大逆不道,為了挽回王的榮耀,他可以不顧一切。

這就是他,貝迪威爾如今的目標。

在黑暗中僅僅一瞥便找到了對方在位置,他一揮刀刃,握緊,向前奔馳,在一眨眼的時間內已追上對方,用力踩踏地面向上一跳。

手持利劍的右手舉高,握著槍柄的左手放低,劈砍。

措手不及的Rider被打倒在地,兩人看著神情漠然的貝迪威爾,表情都是充滿著不甘心與些微的恐懼。

「為了Master……」

以及,他的願望。

他的所作所為,全是為了能夠幫助那一位。

所以……

突然,揮刀的動作停了下來。

貝迪威爾意識到有一道氣息正快速往這裡接近,再過幾秒就會抵達現場,這個發現令他不得不將注意力從Rider身上移開,連他們趁機逃走也無暇阻止。

擁有這種速度的不會是普通人,說不定與自己同樣是Servant。

他屏氣凝神並閉上眼睛,在內心感受對方的位置。

風吹葉落,聲音……停止了。

然後,貝迪威爾向後轉並橫批,正好在胸口前方,刀鋒彼此撞擊,擦起一瞬間的火花。

黑暗中他們看不清楚彼此的模樣,憑藉著實力交戰,他們的速度與力量不相上下,不斷在四處製造出令人眼花撩亂,由刀與刀製造出來的光芒。

對方也許並未如此打算,畢竟最初根本沒有散發殺意。

但能展現出色的身手與自己交纏這麼久,便是Servant的證明,他沒有遲疑的理由。

無論是有懷有此意,只要是Servant,就是他的敵人。

貝迪威爾劍與槍並用,一邊抵擋、一邊展開攻勢,沒有華麗的招數、沒有多餘的試探,只有斬除對方的強烈決心。

拉開了距離,又快速接近。

「……?」

不知交戰了多少回合,漸漸的,貝迪威爾不禁開始困惑。

為什麼……他會有熟悉的感覺?

不僅如此,甚至還隱隱有些懷念,好似過去曾與這名Servant對戰過,這個氣勢、這個反應,以及不經意展露的習慣性動作,再清楚不過了。

怎麼可能?

這次參與聖杯戰爭的聖靈當中,有與自己同樣生在不列顛時代的人嗎?

那麼,會是誰?

貝迪威爾的行為開始變得慌張。

是誰、是誰,現在被他當作敵人廝殺的,究竟是誰?

蘭斯洛特?高文?還是……

只有一眨眼的時間而已。

兩人在同一時間停下動作,塵煙一揚,武器的鋒刃抵在對方的要害之處,但他們都面不改色。

月亮從雲層裡探出頭來,光芒灑落在兩人的位置,貝迪威爾看清了對方的模樣,手一抖,武器差點掉落在地。

然而這也無法清楚表達他此刻的震驚,心口抽涼,渾身顫抖不止。

「啊、啊……」

怎麼可能?

貝迪威爾的神色變了又變,想要張口,但那乾澀的喉嚨無法完整的訴說出一句話。

「亞瑟……王……」

=============================================

因為這是以小貝為視角的同人文,而且是短篇所以沒有設定其他Master和Servant(掩
Saber終於出場了~據說小貝會越來越可憐不過我倒是寫得很開心XD
男孩子是需要磨練的,然後他就會變成真男人._./

目前手邊的進度已經兩萬字~(歡呼
只剩兩段就完結,真是太好了嗚嗚,辛苦了兩個禮拜的成果OwQ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