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夢嗎?

王確實是在他的面前斷氣的,因為無法說服自己,貝迪威爾一次又一次的探查呼吸,聽著心跳,並拼命呼喚。

『王、王!王啊……!』

喊到喉乾、喊到沙啞,喊到再也無法吐露出一個字。

一直一直喊著,咳嗽吐血也毫不在意,一切只為了一個最純粹的願望……看著王清醒過來。

過了許久都沒有得到回應,他才終於死心。

淚徹底流乾了,取代而之的是滂沱大雨。

他默默地跪在原地,神情木然,徬徨無措地望著陰暗的天空。

好像被嘲笑了一樣,告訴自己他的努力只是枉然。

他比誰都要無法相信這件事,卻也比誰都要先覺悟到這件事。

可是……可是現在站在眼前的女子,那帶著信念的神情、那高貴美麗的容貌、那無所不懼的姿態,都是他所熟悉的那一位。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女子看著貝迪威爾,也露出不敢置信,但他更希望她神色不變,那麼自己就有理由自我說服。

「貝迪……威爾?」

啊……一直欺騙自己的那道聲音,如玻璃一般破碎了。

「Saber!沒事吧?」

這時,一名少女氣喘吁吁地跑過來,看到兩人僵持不下的,她只花了幾秒就從怔愣的表情反應過來,右手向前方伸直,左手則緊緊握著右手腕。

「想不到真的在這裡遇到Servant,Saber說得果然沒有錯。」少女戒慎著:「拿著槍的英靈,莫非是Lancer嗎?沒有看到Master呢……無妨,反正殺了Servant才是最重要的。」

少女喃喃著一串咒語,手掌前方以螺旋狀捲起一顆魔法能量形成的圓球。

「Master,請等一下。」

一邊維持住魔法,被出聲制止的少女一臉不解:「為什麼?難得有打倒敵人的機會,我會掩護妳的,像之前一樣,儘管放手去做就好了啊,Saber。」

女子──阿爾托莉雅・潘德拉根,貝迪威爾效忠之大不列顛亞瑟王,抑是這場聖杯戰爭被招喚出來的Servant。

Saber,劍之座英靈。

得知這件事,貝迪威爾無聲地哀鳴。

他早該知道的,王是不可能願意接受不列顛以那種方式結束,若有跟世界簽訂契約、實現願望的機會,又怎麼會拒絕的?

只是萬萬料不到,兩人會在這種情況下重逢。

身為Saber的王,與身為Lancer的貝迪威爾,在這場聖杯戰爭的關係除了敵人以外,再無其他。

真是諷刺至極。

「貝迪威爾,你是否擁有即使把武器指著我也要實現的願望?那麼,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Saber挺起胸膛,望著他,表情微怒,令貝迪威爾非常慌張。

「王,我是……」

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

為什麼,要訴說著宛如被背叛的指責?

不、不是這樣的。

他有想要得到的事物,即使犧牲與他相同的Servant也不會放棄,正因為所有英靈與他一樣,大家也都有了覺悟,不是贏、便是輸,更沒有留下後路的必要。

但是不論如何,貝迪威爾都不會背棄王。

比誰都要理解王的信念,比誰都要崇敬王的無情與溫柔。

他希望王可以理解,自己是不可能與王敵對的,但是王的神情令他的心跌落谷底。

「Saber,我感覺到帶有魔力之人的接近,說不定是Lancer的Master,不趕快處理他的話情勢不一定會對我們有利!」

見兩人的神色有異,一旁的少女挑起眉。

「我明白了,Master。」

Saber點點頭,作出似乎是握緊武器的動作,而在她的兩手之間,什麼也看不到。

貝迪威爾聽見鏗鏘的聲音,卻沒有瞧見Saber握著什麼東西。

「貝迪威爾,Lancer啊,你與我都是帶著相同的理由參戰的,那麼,你可也做好覺悟了吧?」

「王……」

「接招吧!」

不給貝迪威爾解釋的時間,Saber向前方衝了過去,他只愣了很短暫的時間,回應……不,在大腦還未給予指令,身體就有了動作,驚險地擋下了攻擊。

「手持刀與槍的Lancer……那是什麼啊?聽都沒有聽過。」

在一旁謹慎並專注看著兩人對戰的少女困惑地喃喃。

你來我往,一來一回。

撇除以真名呼喚寶具,Saber確實沒有半點的留情,完完全全展現出她的實力。

相較Saber,貝迪威爾只顧著防禦的模樣顯得很狼狽,他不但要擋住Saber,要阻止可能會在迴避時不慎出手回擊的自己,更遑論他根本看不見Saber握著什麼武器。

為什麼要隱藏武器的模樣?

Master覺得他看起來很傻,還特地提醒不要說出自己的真名,以免被查出弱點,那麼Saber也是一樣的嗎?

只要顯現就能猜出身分的武器,莫非是……

「你在做什麼!貝迪威爾,你不正是因為有願望才會被招喚至此的嗎?你的覺悟難道就只有這麼點程度?」

「王!我的願望只是……」貝迪威爾頓時止聲。

將槍與劍十字交叉,硬生生地將Saber揮下的武器擋在半空中。

「我……只是……」

他說不出口,這種無言以對的心情,大概……正是失落吧。

看著現在的王,眼前這一位以英靈Saber稱呼的亞瑟王,貝迪威爾感到徬徨。

如果,他的願望、他的所作所為全是為了王。

那麼,王呢?

王的願望究竟是什麼?

他,會不會又像那一天一樣,擅自解讀了王的意思?

「Lancer!你這個大笨蛋!到底在搞什麼鬼啊?」

一聲怒吼打斷了兩人僵持不下的對戰。

少年抓狂地衝出來,橫眉豎目:「還不快點把她給我打倒!躲來躲去的像什麼話,虧你還是Lancer,難不成只是擺好看的花瓶嗎?」

他一逕地對著貝迪威爾開罵,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下,早就注意到少年接近的少女機警地喚出數顆魔球,手指一伸,全朝向少年擊去。

貝迪威爾再也顧不得Saber,顛起腳轉換方向朝少年急奔而去,在千鈞一髮之下將少年帶開,魔球在地面上炸開,而單手抱著少年的貝迪威爾在眨眼間以躍至屋頂。

他並非是想要拯救少年。

只是若失去了Master,情況將會非常不利。

少女不敢置信:「不會吧?好快的速度,這傢伙根本不弱嘛!那剛才怎麼會被Saber打得節節敗退?」

「Lancer,快點放開本少爺,把她們兩個殺了!」

少年拼命掙扎,並指著少女和Saber下了命令。

貝迪威爾十分為難,他當然不可能殺死Saber,但是現在不管說什麼,少年都聽不進去吧。

最後,他神色複雜地看了Saber,瞬間消失在原地。

「笨蛋笨蛋,你這個大白痴,我是要你給我幹架不是要你逃啊!啊啊啊啊啊──頭昏眼花了,無藥可救的蠢蛋……噁。」少年摀著嘴。

「十分抱歉,Master,現在與Saber交戰並非明智之舉。」

為了不讓兩人有追上來的機會,貝迪威爾拼了全力急速奔馳,完全無視於少年逐漸虛弱的抱怨。

意外的是他並沒有感受到Saber追上來的跡象,這讓他不禁鬆了口氣,畢竟在釐清整件事以前,他是沒有辦法與Saber抱著殺死對方的決心對戰的。

然而就算清楚了……還是無法下手吧。

貝迪威爾苦笑,不知是嘲笑自己,還是命運。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