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天,他一如往常地尋找王。

在王宮內看不見對方的身影,連城內都大致找過了,雖然有些納悶與懷疑,他還是出城找找看,最後在林內的一棵樹下瞧見倚著樹幹,正在淺眠的王。

毫無防備的模樣,令貝迪威爾又生氣又憂心。

真是太大意了,若是被敵人襲擊了,該怎麼辦呢?

「一定要在王醒過來後,耐心勸誡一番。」

貝迪威爾這麼想著,卻又在看到王異常疲憊的睡容後,不禁打消了主意。

王畢竟仍是一名女子。

是為了國家與眾多百姓,寧可犧牲幸福與自由、奉獻一生的女子。

即使再如何英勇饒戰,也是會疲累的吧……

王平時的英姿竟也不小心誤導了他,認為她絕對沒問題的,可為了讓眾人這麼想並毫不猶豫地跟隨,王到底費了多大的精力守護這個形象?

「我也真是太失禮了。」

感到些許的心疼,貝迪威爾偷偷靠近了王,傾下身偷偷打量著對方。

好長的睫毛,雖然因為長年的征戰,肌膚不如一般女子來得白皙,他還是覺得很美麗。

畢竟一開始,他就是為王神聖高傲的魅力目眩神迷。

凝視對方,貝迪威爾一時恍神了。

這樣的王,不曉得褪去了盔甲,以普通女性的容貌面世,又會是怎樣的風采?

「貝迪威爾?」

突然,王睜開了雙眼,嚇了他好大一跳,手足無措了起來。

「啊,王,不好意思,您已經醒過來了嗎?」

意識到自己剛才居然在想那麼失禮的事情,還被對方發現自己正偷偷觀察她,貝迪威爾臉一紅。

但王只用著一絲倦怠瞧了他一眼,神色沒有半點的責怪。

「嗯,但似乎還有些疲累,讓你費心了,貝迪威爾。」

「咦?」

「在這個地方休息似乎不妥,你特地為我著想,謝謝。」

「不,沒這回事的……您的恩德,不勝感激。」

王沒有責備他的失態,還特地向他道謝,貝迪威爾不禁覺得慚愧,但又十分感動,畢竟能得到王的謝意是非常光榮的事情。

「王,您儘管放心地稍作休息吧,貝迪威爾會一直留在這裡伴著您的。」

「嗯,謝謝你,這個地方很舒服……那麼,我就再歇息一會。」

說著,王緩緩地閉上如天空一般的藍色雙眸,平穩地陷入了沉睡。

貝迪威爾地坐在一旁守護著對方,想不到王不過幾秒又睡著,到底強打起精神多久了?

沒有發現的他,真是慚愧,應該多去注意王的身體狀況的,若能盡早給予建言並請王保重身體,一定不會演變至此吧。

一邊想著,貝迪威爾默默地轉頭看著太過困倦而不小心靠在自己身上的王。

威震四方的亞瑟王,此刻卻像個普通的少女。

他不禁勾起了嘴角,享受這份寧靜。

幸福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他笑著,雙頰帶著一點紅暈。

「……咦?這個樣子,不就代表我……」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

理解了自己的心情,貝迪威爾一時有些苦澀,但也很快就釋懷了。

也許他早就知道自己對於王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這是沒辦法的,她是王,他則是騎士,除了君臣以外,不再有任何關係,王不是他可以褻瀆的。

能相伴於側,便該滿足了。

「王,能侍奉您,是我一輩子的驕傲。」

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事情,他也不會捨棄她。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