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貝迪威爾沒想到最後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為了實現願望,他與她,勢必要犧牲另一個人,聖杯是需要七名Servant當作祭品才能觸發的聖物,無論哪一方獲勝,只要向聖杯許願,最終的下場是相同的。

差別只在於,是否實現了願望。

若是為了王,他很願意奉獻自己,但是王卻不僅僅只是要恢復不列顛,甚至連「亞瑟王」之名都要埋葬。

貝迪威爾沒辦法接受,他不想臣服於其他的王,「亞瑟王」對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朝亞瑟王下跪的那一刻,便決定只是奉於她。

但,難道他要為此而犧牲王嗎?

口口聲聲說著忠誠,卻為了自身的願望放棄王,即使那份願望是為了王著想,他也沒辦法接受。

貝迪威爾很痛苦、很徬徨,他已經不曉得參與聖杯戰爭是否為錯誤的決定。

「我要殺了Saber!還要她的Master給我陪葬!」

然而,不論貝迪威爾多麼不希望與王對峙,一心想要獲得勝利的少年卻不這麼想。

「那個死八婆竟敢這麼囂張,說什麼我是膽小鬼又很弱,本少爺起能容忍她放肆!」少年氣得直指貝迪威爾:「Lancer!你到底還要觀察到什麼時候?本少爺命令你把她們給我滅了!」

「Master……現在似乎還不太妥當。」

「之前你就是這麼說的,現在你還是這樣說,到底有沒有心在勝利上?好不容易把喪家之犬Rider殺死,磨磨蹭蹭的在幹什麼啊?」

貝迪威爾沉默了會:「……無論如何,Saber與其主人強大的實力確實不應等閒視之。Master,請恕我直言,為了一時的情緒而輕率大意,可能會遭遇您不期望的下場,對於立刻攻擊一事,請您深思。」

即使面露冷靜,但貝迪威爾是十分慌張的。

為了說服已經對自己起了疑心的少年,在訴說著理由之時,他必須將表面功夫做到完美。

「你說的是有道理……」

少年不禁認同貝迪威爾的勸言,他會這麼衝動,也是對方太過囂張所致。

「可我說你,不會其實想要將勝利讓給Saber吧?如果是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少年惡狠狠地警告,雖然覺得貝迪威爾說得有理,對方的表情也毫無異色,但他還是對那一晚耿耿於懷。

而且,Master和Servant在特殊的情況下可以夢到此的過去。

他在夢裡看見了貝迪威爾和Saber,就算還不清楚彼此的關係,至少可以確定兩人認識。

「沒有這回事的,Master,我一定會為您奪得聖杯。」

對於是否認識Saber一事,貝迪威爾對他撒謊了。

作為一名Servant,竟敢對他如此不忠,這是少年無法容忍的事情。

少年想要問清楚,可貝迪威爾既然撒謊就表示不會坦白,他可以使用令咒,但命令貝迪威爾說出實話,又覺得有點浪費。

想要得知兩人的關係,只是怕貝迪威爾違抗自己下不了手,與其現在使用,不如……

「哼,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再說一次,我奉勸你最好別給我亂來,不要忘記我還擁有三次的令咒,如果反抗我,我就使用它強迫你執行,自己給我看著辦吧!」

「……」

正巧這個時候想起了門鈴,少年也就不再繼續咄咄逼人。

他冷哼一聲,前去應門,但在開門時愣了很短暫的時間,隨即爆出了怒吼。

「死八婆!妳怎麼會找到這裡的?」

「只要曉得你的身份,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你住在哪裡?」

來到此地的,正是Saber與其Master。

見到此刻一反常態、身穿西裝面露嚴肅的Saber,貝迪威爾有說不出的複雜與辛酸,但仍是作出漠不關心的模樣。

Saber也帶著彷彿什麼也為發生過的表情,僅點頭示意,讓他查覺到那不易察覺的冷漠。

對於上次的逆言與不歡而散,果然仍是梗梗與懷嗎……

貝迪威爾苦笑,他不怪王,畢竟是自己無禮再先,可假若那日重演,他也不打算收回說過的話。

「放下你的敵意吧,我們不是來找碴的。」少女聳聳肩:「自從Saber打敗Assassin後,你們也打敗Rider了吧?根據最新情報,Archer也打敗Berserker囉!現在殘存的Servant只剩下四組了。」

「……妳想說什麼?」

「既然你這麼不耐煩,我就直接進入重點吧!Archer和Caster連手了,如果單獨對上他們將會極度不利,為了曾獲勝的機會,你要不要跟我組成臨時戰線?只到打敗他們為止。」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我要跟妳這八婆……」

「那麼你是想獨自面對兩個敵人?不管你再怎麼有自信,都沒辦法否認兩個人的獲勝機會比一個人要來得高吧?」

少年一時說不出話,只有惡狠狠地瞪視,正因為少女說得沒錯,才更是讓他啞口無言。

他還在猶豫是否該回應,貝迪威爾忽然開口:「Master,請答應吧。」

「Lancer!」

「Archer和Caster都是十分難纏的對手,連手將對我們不利,與Saber一同作戰能減少風險,希望您能多加考慮這份邀請。」

少女的邀請正合貝迪威爾的意,只要能成功打敗另外兩名的人,剩下的就只有他與王了。

他還有很多時間考慮自己在聖杯戰爭的立場與選擇,能夠釐清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事物。

就算必須放棄,也能確保王一定能獲得勝利。

王還是沒有直視他。

貝迪威爾垂下頭,也知道自己不應該再遲疑下去了,信念與忠義,他一定要設法找出一個答案。

為了貫徹自己的誓言。

以及,為了守護比起自己更在乎不列顛,太過溫柔也太過殘酷的王。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