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Saber!左邊!」

貝迪威爾推開Saber,一劍揮開Archer射出來的弓箭,並舉起槍以旋轉擋開緊接而來的連環攻擊。

他目光銳利,謹慎地找出攻擊的軌道,驚險地避開了大部分的危機。

「貝迪威爾,小心Caster的法陣!」

Saber的警告讓貝迪威爾一驚,立刻向後跳開數步,而剛才站著的地方猛然炸開。

Archer和Caster都擅於遠攻,而且攻擊力十分強大,即使好不容易將距離拉近,很快的就會因為各種原因被迫遠離。

貝迪威爾一邊保命一邊不自覺地注意Saber的情況就已經分身乏術,根本無暇多想如何靠近兩人。

Saber也同樣無法靠近兩人,本以為要對付遠攻的敵人,只要想辦法靠近就好了,然而真正的情況是他們無能為力。

「Lancer!你再繼續花費力氣幫Saber擋刀我滅了你!不要浪費我的魔力啊!」一旁的少年忍不住大吼。

貝迪威爾也明白Saber並不是軟弱的騎士,一定也辦法擋下大半的攻擊,可一旦看到Saber有危險,他就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

無法克制想要保護對方的那份衝動,待注意到時,已經趕到對方身前了。

他很傻,真的非常傻。

已經快找不到可以信賴的信念了,只剩下頑強的執著。

很快的少年也會注意到這件事,他沒有理由迴避了。

自從遇到王的那一刻,他就應該要知道這件禮所當然的事情。

既然如此……

「Saber,您是否有能夠遠距離一擊殺死Servant的方法?」

「並非沒有,但是……」

「那麼,就是有的意思吧,足夠了。」

貝迪威爾知道Saber的遲疑,面對敵人毫不間斷,來勢洶洶且默契十足的攻勢,很難順利發揮。

「我會去干擾他們,剩下的就拜託您了,只要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您就有出手攻擊的機會。」

這句幾乎可以說是送死的話讓Saber一驚,忍不住斥聲:「獨自一人面對兩個敵人,太貿然了!」

「是,您說的沒有錯。」

貝迪威爾目光堅定:「但是,也只有這個辦法了,請放心,我不會再次失敗。」

那雙眼眸所透露的,到底是什麼感情?

Saber竟有些震懾,只能在原地怔愣,來不及阻止他的衝動。

「貝迪威爾?」

他下了決心,很早以前就該這麼做了。

自己是騎士,不是王,是不會被允許用自己的眼光加以批判,那只不過是傲慢而已,既然身為騎士,他便該輔佐對方。

盡己所能,做到自己能力所及的程度。

貝迪威爾握緊武器,目露嚴肅,他必須擁護Saber,讓她能毫無顧忌地展現實力,即使必須以一敵二也不會退縮。

一手持劍,一手持槍,那是他的武器。

『你明明是Lancer,為什麼拿劍啊?這樣不是很奇怪嗎?讓我想到以前好像有出現一個拿劍的Archer,你沒有比他正常到哪裡去。』

『那是……』

那是代表他貝迪威爾,最重要的事物。

他敏捷地避開Archer如雨般的弓箭,僅擦出了數個傷痕。

巧妙地讓Caster的目標也放在自己身上,拿下了主導這場戰役的權利,只要他們認為自己是不可輕忽的敵人,就不會費神注意Saber。

「混蛋!快點住手Lancer!你是想死嗎?」

貝迪威爾不顧少年的叫罵,獨自對上了兩個強大的敵人,他知道少年不會用令咒的,馬上就會發現他的目的。

即使被打得遍體鱗傷也不退縮,貝迪威爾有不容退卻的理由。

一切都很順利。

鬼魅的速度確實擾亂了敵方,他們甚至忘記了另一邊還有Saber。

漸漸的,他們開始畏懼。

貝迪威爾與剛才截然不同的身手,讓他們首次感到驚慌。

明明他身上的傷比Archer和Caster都要來得嚴重許多,他們卻開始焦急。

這是,貝迪威爾用盡生命換來的結果。

「貝迪威爾,讓開!」

即使在激戰之中,貝迪威爾也能清楚聽見那熟悉的,來自於王的命令。

他下意識閃開,同一時間,Saber舉起綻放出金黃色之光的劍,髮絲隨風飄揚。

Archer和Caster這時才注意到那不詳的光芒、聖暉之劍、凝聚至此的強大力量,但已經來不及逃走,想要保護自己,卻突然喪失了防禦的能力。

然後,她揮下劍,狂爆的氣流向前方擊去。

Caster僅一擊喪命,Archer則是受到波及,難逃一死,在叫喊與悔恨之下消失。

Saber挺直站著,以傲人的姿態瞬間殺死兩名Servant,沒有半點的開心,反倒是認真地目送敵人的逝去。

見到這副景象,貝迪威爾十分激動,幾近落淚。

這般神聖美麗、又帶著高傲的模樣,正是亞瑟王啊。

不到勝利,絕不放棄。

即使戰勝,也不自滿。

亞瑟王正式擁有吸引眾人目光,為之欽慕並跟隨的魅力。

她不會放下任何一名一同奮戰的戰士,以絕對的自信帶領子民。

雖然隨著接踵而至的戰爭,不少人開始懷疑亞瑟王不明白人心,在她為了獲勝犧牲了一座村子後,更是充滿著不滿的聲浪。

不少人開始懷有離開王的想法,可不包括他。

貝迪威爾無論如何都不會這麼做,即使是盲目的忠誠,只要王決心走這條路,他會認同,並且跟隨。

因為他知道,王為了因戰爭而逝去的子民,都是懷著說不出的悲傷。

王不無情,只是在毫無辦法之下才作出抉擇。

他了解的,一直、一直……

「貝迪威爾,你沒有事吧?」

消滅了兩名Servant,Saber沒有去追趕逃走的Master,只是回過頭、走到貝迪威爾身邊,毫無表情地問著。

可僅只如此,貝迪威爾就滿足了。

「是……您無須費心,這點小傷並不礙事。」

「那麼便好。」

彷彿回到了過去,他好開心,開心到無可自拔。

貝迪威爾含著淚水笑著,作夢都沒有想過,還會有這麼一天。

「辛苦你們了,Saber,還有Lancer,雖然過程艱辛,但總算沒有白費……如此一來,剩下的Servant就只有你們了。」

說著,少女面對少年:「臨時戰線結束,我們已經是敵人了喔。」

「要打嗎?妳這傢伙……」

「不、不用了,看在連手成功的份上,今天就到底為止吧!Saber那一擊就用盡了全力,Lancer則是受到重傷,待雙方休息過後,約個時間另外再戰,沒有問題吧。」

少年沒有回應,少女便當作他同意了,笑了笑,招呼了Saber一聲。

「Saber,我們走吧。」

「是的,Master。」

Saber點點頭,看了貝迪威爾一眼,跟上了少女的腳步,緩緩離去。

面露兇光弟盯著兩人的背影,直至失去蹤影,少年一臉不甘。

「終於……到最後了。」

是的,終於只剩下他和王了,貝迪威爾在內心嘆氣。

遲早他都必須面對的,如今,逃不了了。

「終於被我等到這一刻了,我不論如何都要獲勝!」少年握緊拳頭:「Lancer!你給我聽清楚了,我不管你和Saber有過什麼過往,要是你手下留情,休怪我使用最後手段!」

「……」

聽著這道命令,貝迪威爾垂下頭。

已經不需要過問,若是您會如何做了吧?

您一定……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迷失方向。

王……

=============================================

認真覺得,多愁善感正是造成小貝在這裡變成幸運E的Lancer的原因XD
好快就最終戰了(因為是短篇啊,是短篇喔~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