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您是認真的嗎?」

當得知王打算親自率領軍隊剷除反叛者莫瑞德的勢力,貝迪威爾知道這已經事無法改變的事情,可在圓桌會議結束後,還是忍不住快步追上離去的王。

這次的戰役太危險了,他有預感將會喪失比以往更多的同伴,就算是帶領他們戰勝無數艱辛戰場的王,也不一定能夠倖存。

他知道抱持疑慮的自己是非常不敬的,可因戰爭的不安,導致他對於王不敗象徵的堅定信念都不禁出現了裂痕。

「莫瑞德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也有責任,不可能坐視不管的。」

「但是……!」

「保護子民是身為騎士與王的我,應該做的事情,即便是我的外甥,也不會手下留情,不列顛不會交給他,這個負擔對他來說還是太過沉重了。」

「這太危險了!這件事……不是您的責任啊!已經為國家、為所有人犧牲了這麼多,為什麼您還要逼迫自己呢?」

明明付出了這麼多,卻開始無法得到他人的理解。

他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離去,連勸說他們回來都沒辦法做到。

只剩下少部分的同伴留存,王不可能沒有任何感觸。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王還是不肯改變嗎?

這樣太不公平了。

「明知道可能會喪命……您還是要去嗎?」

「是的,如果因為害怕就放棄,這種事情是我無法忍受的,無須遭到指責,我第一個無法原諒自己。」

「可難道、難道您……放棄了自己了嗎?」

「這並不是放棄,貝迪威爾,我沒有放棄過任何事。」

瞧見亞瑟王如同以往那般的眼神與話語,貝迪威爾說不出話來。

是呢,因為您從來沒有把自己放在追求的目標上吧。

您的答案,真的……從未改變。

貝迪威爾有些羨慕信念始終如一的人生,卻又不免感到深深的悲哀……和無力。

***

自久遠的回憶醒了過來。

貝迪威爾睜開眼,望著站在前方的Saber。

兩名Master約好時間地點,在決戰之日當天準時抵達現場,少年少女將所有的希望交付於Servant,勝敗決定誰能夠獲得聖杯,擁有實現願望的機會。

就在這一天、這一刻,他與王正式對立。。

王露出的神情不同於自己的迷惘,那是他永遠也無法理解的執念,曾以為對於自身的願望絕對不會被任何事情所動搖,可並非如此。

是他太有自信了,才會得到這樣的下場。

報應。

大概,所有知曉他的處境的人,都會給予同樣的評價。

這是無法避免的,或許應該說早在他遇見王時,就隱隱知道無論多麼努力想要避開,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

他,貝迪威爾執著於勝利,無法容忍自己再次失敗,遲早都會面對王。

這場戰爭不過是將它提早了,並給予更多的思考時間。

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為此痛苦了很久很久,但也終於找到了屬於他的答案。

迷失在自己構築的深淵裡徘徊了這麼久,也該清醒過來了。

如同王一般,為這個決定作出覺悟。

希望與絕望猶如天秤,既然終究要犧牲一人……

「Lancer!你在做什麼?真的不想認真打嗎!」

少年怒吼而出的話,大概也同樣是Saber和少女想要問的,貝迪威爾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朝Saber出手,一味地逃避正面對峙,最多也只有保護自己避免重傷,但也僅僅如此而已。

隨著時間的流逝,位居下風的他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看得也令人驚心。

可不論貝迪威爾受了多少傷,他的表情也沒有改變,是一種領悟了什麼事情所表現出來的模樣。

「貝迪威爾,你這是在看不起我嗎?抑或是侮辱我的實力?為什麼不肯與我光明正大地交鋒!」

少年的怒火、王的氣憤,這些都是貝迪威爾能夠預料的。

但他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即使王無法諒解也……不要緊。

Saber揮刀,強大的氣流捲向貝迪威爾並擊飛而出。

貝迪威爾摔至地上後咳了數聲,表情與其說是痛苦,不如說是沉重。

王是拼死應戰也不見得能夠勝過的對象,刻意放水的貝迪威爾能撐到現在,全是因那出色的反應能力。

「王,請容我……在最後的最後,再問您一件事。」

他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什麼又是錯誤的。

只是想要再次向眼前這名偉大的亞瑟王,詢問同樣的問題。

「即使面臨的是滅亡的結局,您依然不悔初衷……嗎?」

「自是當然。」

Saber不明白貝迪威爾為何會問出摸不著頭腦、這麼突然的事情,她仍是堅定地點頭。

「沒有什麼比毀滅還要更淒慘的了,為此,導致不列顛的生命終止的我獻上自己是理所當然的,為了僅存的機會,我即使喪命也在所不惜。」

貝迪威爾笑了。

對於王永遠不變的回答,像個男孩一般微微笑著。

「Master。」

然後,朝著遠方的少年開口:「您若是想要獲得勝利,就用令咒強迫我服從吧。」

「貝迪威爾?」

Saber大驚,少女也同樣不能理解,少年則先是一怔後,氣得漲紅臉。

「你這是什麼意思!果然不想打嗎?還需要用到令咒才肯服從於我嗎!」

「以言語難以說明的事情,就親眼看仔細吧,您不是不願輸嗎?不用令咒的話,您一定會後悔的。」

「……唔!」

令咒是絕對無法抵抗的,少年摸著手背上的咒文,不明白貝迪威爾在打著什麼樣的主意,居然聳恿自己以令咒脅迫。

可是,他想要獲勝,非常渴望。

無論如何都要得到聖杯證明自己的實力、復興家族,做到長輩們做不到的事情。

「Lancer!我以令咒對你發出命令,給我殺了Saber!」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