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迪……威爾,貝迪威爾!」

軀體化作金黃色的如粒子般的光芒,自眾人的眼前漸漸變得透明,Saber想要捉住,卻只能看著對方消失,怎麼樣也捉不住逝去的他。

Saber跪在地上,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此刻的心情。

她看著眾多的騎士為了她倒下,盡己所能獻上祝福,這是身為帶領他們的國王唯一能做到的。

但是為什麼,貝迪威爾的死亡讓她連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有誰能夠明白這種感受?

「貝迪威爾……你這個笨蛋。」

見到這副景象,少女不忍心,默默地遞上了手帕。

Saber沒有接過,只是緩慢地……真的,非常緩慢地,以手指摸上了臉頰。

這是淚水?

她……居然為了對方哭泣?

這份滲進骨子裡的感覺,就是心痛嗎?

「Saber,那個人……對你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人嗎?」

少女輕聲問著,而Saber沉默了一會,喃喃:「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得到聖杯。」

為了不讓這個犧牲變成白費,Saber是這麼想的。

貝迪威爾死去前的容顏一直在腦海裡徘徊不去,可沒有退路的她只能繼續往前,不能就此回頭。

「喂,妳們兩個,有沒有聽到什麼?」

少年輸給了少女,即使很不甘心,但就算殺了兩人也無濟於事,他只能放棄追究因貝迪威爾刻意放水而落得的下場,何況人已不在。

比起來,四周的氣氛突然令他發寒的這一點,更讓人在意。

「……Master!」Saber最先反應過來,將少女護在身後,神情嚴肅。

那是,鼓動的聲音。

噗通、噗通的,宛如心臟的脈動。

堅硬的地面不斷冒出軟似肉塊,像氣泡一樣的圓球團。

大地震動不止,驚覺抬頭,天空已變成一片不詳的血紅。

瞬間,鮮紅色的血水以他們的上空為中心點,弧形如瀑布一般驟降。

「那、那是什麼?」

少女十分驚恐,這個異像是她前所未見的。

少年觀察了一會,有些遲疑地說:「莫非是……聖杯?」

「怎麼可能!聖杯是實現願望的寶物,是不可能……這種……像是被詛咒了一樣。」

「我曾聽說未完成的形態是這個模樣,我本來也以為只是開玩笑,但是……」

少年和少女的對話讓Saber驚慌不安。

這就是她殷殷期盼,能為她帶來希望的聖杯?

「好巨大的能量啊……真不愧是能將英靈招喚到現世的寶物,以這種情況來看,不論什麼願望都有辦法實現吧。」少年嘲諷地扯了扯嘴角。

「不要開玩笑了!這麼邪惡的東西,它實現願望的方式到底……」

兩人爭執不休,眼前的景像讓他們的思緒變得混亂不清,一時失去了準確的判斷力。

天空那不斷降下血色瀑布的中心點,不知何時形成的黑色螺旋並產生洞孔之處,猛然灑下黑色的泥土,淹沒了它們的所在。

那一刻,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識。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