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西下的夕陽,紅似血。

夾帶著淒涼的風吹拂而過。

她回來了,回到因為自己而走向滅亡的不列顛。

虛弱地躺在樹下,連呼吸都變得很困難,阿爾托莉雅摀著腹部的傷口,有一下沒一下地喘息。

很快地,會再次結束了吧。

而且是……真正的。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肉體受到了嚴重的砍傷,若不是與世界簽訂契約前往未來,她早就死亡了,現在也不過是願意面對了而已。

不論怎麼說服自己,果然還是有點苦澀,但她已經不會將希望寄託在聖杯上了。

她將會一個人死去。

孤獨……果然是這麼寂寞的事情,阿爾托莉雅嘆口氣。

就在這時。

「亞瑟王?」

阿爾托莉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前方帶著一點悲傷的神情走過來的,是貝迪威爾。

「我已經……將您的劍投至湖中了。」

原來,她回到了這個時間點。

發生了太多事情,直到這一刻阿爾托莉雅才想起來。

她命令貝迪威爾將王者之劍還給湖之女神,貝迪威爾無法做到,兩次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而這次他並未說謊,代表這個人終於願意接受自己的死亡了。

「貝迪威……爾……?」

阿爾托莉雅淚流滿面,無法阻止奔瀉的悲傷。

對不起、對不起,貝迪威爾。

她到底做了什麼?這麼殘酷的事情,為什麼她不能體諒這名忠誠騎士的內心感受?

「王!您怎麼了?很不舒服嗎?」

貝迪威爾慌張地衝到阿爾托莉雅的面前,小心意義地抹掉她的淚水。

「對不起,請您再撐一下,再一下就好了,很快地就可以見到士兵,您一定會沒事的。」

真是個傻瓜。

明明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得救,明明也認清了現實,卻還是努力安慰她。

這麼傻、又這麼溫柔的騎士,如果她早點發現就好了。

那麼她一定也能理解蘭斯洛特和格尼薇兒的難受,以及莫瑞德的期盼,她便不會將所有人逼到絕境,隨著不列顛葬生。

以前看不透的事情,她可以體會了。

「貝迪……威爾,有些困倦了……可以,靠在你的身上嗎……」

「啊、是的!不勝榮幸。」

離開的人,與被留下來的人,哪一邊比較痛苦?

看著身邊細心呵護著自己的騎士,她不禁想著,但自己死去後,對方究竟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甚至到了願意變成英靈,以求願望實現的地步。

『王,我只是希望,您能夠得到幸福。』

不行。

她,不能讓事情變成那個樣子。

不能讓悲劇一而在、在而三地重演。

「貝迪威爾……我很幸福。」

「王?」

「因為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是我最忠誠的騎士,所以……我很幸福。」

是的,正因為有貝迪威爾,她才能夠那沉重的職責中,偶爾獲得片刻的喘息。

「能夠認識你,是我的榮幸……」

貝迪威爾十分驚慌,並不明白為何王會突然說出這些話。

「我,真的……很幸福,這一刻才發現。」

她希望阻止貝迪威爾不要做傻事,不會走向變成英靈的未來。

不斷、不斷強調著這個人一生中最在乎的事情。

「貝迪威爾,你會一直在這裡吧,一直……」

聽到了死亡的腳步聲。

貝迪威爾也同樣發現了阿爾托莉雅越來越虛弱的模樣。

他深吸了一口氣,隱忍著淚水,用力點頭。

「是的,您的騎士──貝迪威爾,不論發生什麼事,絕不會拋下您的。」

阿爾托莉雅笑了。

那是,貝迪威爾首次看見,打從心底綻放而出、像普通人一樣,帶著真心的開懷笑容。

再也無法忍耐,他流下淚水。

「我……有點,累了呢……」

阿爾托莉雅說著,無力地嘆氣。

「稍微,想要睡一下……」

「……晚安,我的王,我會一直陪伴著您。」

貝迪威爾帶著泣音,十分溫柔地擁著阿爾托莉雅,希望她能夠感到舒適。

溫暖的擁抱,阿爾托莉雅安心地閉上了雙眼。

若她能再次睜開雙眼。

毫無疑問地,貝迪威爾一定會遵守他的承諾在她身邊,笑著吧。

最忠誠,也最善良。

只屬於她一個人的騎士。

=============================================

終於貼完了OwQ
這篇文章自從決定要跳坑後花了兩個禮拜寫完(明明還有其他一堆寫不完的坑,被我擱置了哈哈...
其實結局原本不是這樣的,最後應該還有一段死去的小貝被saber迎接到理想鄉
不過這段覺得用寫的怎麼樣也沒有想像中最好的FU><
雖然腦袋有畫面但是畫不出來,只好就斷在這裡了
即使如此牡蠣還是覺得我對小貝超好的XDDD

從來沒想過會去寫二創阿,阿嵐和牡蠣的推坑技術太強了XD
將貝王的愛徹底燃燒了,只剩下觀賞他人作品的熱情了(掩

於是要乖乖去寫其他自創了(抹汗
不忍說我超喜歡這篇文裡面的少年少女阿(炸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