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只分「自己」與「自己以外」。

他保護著自己,並拒絕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目光是否狹隘他不在乎,來往不斷的人群在他的眼裡除了十惡不赦再無其他,其實那些人並未對他釋出惡意……不,是連「表示」都不可能給予。

畢竟他只是一個隨處可見的小乞丐罷了。

究竟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已經不記得了,當注意到時天空已變成灰白一片,一點也不美麗。

他的雙瞳沒有疾病,是內心讓他變得無法尋覓美麗。

並非一開始就是如此,是過去讓他變得無法振作起來。

自從人生有了巨變後,他也想過也許到此為止了,很快就認清現實,默默等待自己無法撐下去、面臨死亡的那天。

但地獄似乎不太想收留他。

「喂!你叫什麼名字?」

他是沒有興趣知道眼前這名年歲與他差不多的男孩,是什麼時候蹲在面前的,但他不太喜歡對方興味盎然打量的目光。

好像把自己當作一個「東西」,而非人類。

男孩有著一頭燦金的短髮與炯炯有神的碧瞳,身穿的衣服十分華貴,一看便曉得兩人從性格到身世都是不同世界的人,對方為什麼會與自己攀話,怎麼想都是個難解的謎。

他不想搭理這莫名其妙的人,看了一後默默移開目光。

下一秒,他的頭被硬是扳了回來,男孩的臉湊上前,好像發現什麼珍寶一樣驚呼。

「好棒的眼神,這個我喜歡。」

說著,男孩敞開雙手抱住他,無視於他身上慘烈的髒污會弄髒自己,非常認真地宣布:「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所有物。」

他被嚇傻,男孩身邊的男人們也滿臉的錯愕。

「你……不要開玩笑!」

感覺自己被當作白痴耍弄,他氣得漲紅臉。

不是他不願意振作,而是現實容不得他,在體悟到這件事後他就心死了,決定今後就繼續平淡地生活到死,這個人憑什麼改變他?

看著男孩身上穿戴的無一不是名貴之物,他感到氣悶。

即使早一知道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還是不免有股名為忌妒的情緒產生。

「我沒有開玩笑啊!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你跟我回家就不需要煩惱吃的穿的住的,只要乖乖讓我養就好了,很棒的說。」

「養……你到底把我當什麼了?」

「寵物啊。」男孩回得很直接,彷彿這是天經地義的。

聞言,他二話不說就出手,把男孩一拳打在地上。

他怎麼會不懂寵物這個詞,又怎麼會不清楚貴族的惡趣味,把活生生、與自己相同的人類當成寵物,加以貶低作賤,甚至是虐待,哪天失了興致或玩壞了就輕易扔掉。

因為,他的親人親身體驗過。

也因此,他的處境才會變得悽慘不堪。

「殿……少爺!」

見自己服侍的主人被人冒犯,男人們橫眉一豎,抽出武器就要招呼過去,他也不害怕,睜著大大的雙眼兇恨瞪視。

他並沒有做錯什麼,就算沒有反擊的能力也不需要逃走。

死了也無所謂,如果這就是他的命運。

「不可以欺負他,你們都給我住手。」

滿是塵土地男孩哇哇大叫,搶先一步飛撲過去並緊緊抱住他,男人們手一抖,慶幸及時阻止自己,若不小心砍傷男孩,有十條命都不夠死。

彷彿沒注意到自己剛才差點命喪黃泉,男孩嘟嘴:「他是我的東西,誰都不可以動。」

「我不是你的東西!」

「沒關係,以後就是了。」

男孩笑嘻嘻地說,一點也不記恨剛才的事情,開心地蹭著他。

「少、少爺,他傷了您,再怎麼說都不應該……」

「我又沒有生氣有什麼關係,而且這只是人家在害羞嘛!怎麼可以因為這種小事就動手呢?」

「我沒有在害羞!放開我!」

他很用力想推開男孩,但對方像個八爪章魚,緊緊貼住他死都不肯放開。

到底自己招誰惹誰,為什麼男孩就是不肯放過他?

「不要,你是我的東西了,才不會放開呢。」

「你……」

他覺得自己快被氣到沒力了,對方的行為完全不是他有辦法適當作出應對的,不管如何反駁,男孩已經認定自己是所有物,說什麼都被當作耳邊風。

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古怪的人,若是他們曾有過交集倒也好說,但他不過是和其他乞丐一樣,安安靜靜地坐在這裡罷了。

而那些看似男孩的手下們,也只會在原地慌得不知所措,一點都幫不上忙,好歹也該把男孩拉起來諄諄教誨一番。

他咬著牙,一字一字地說:「我不知道你發了什麼瘋,總之我是不會當你的寵物!」

「你不想當我的寵物?」男孩眨眨眼:「為什麼?我會很疼你的喔,我還說過會照顧你的喔。」

「我才不要這種鬼東西!總之你快給我滾!」

聽到一個陌生男孩說會疼愛自己,如果覺得高興那一定有問題,更不用說貴族的話沒有一個可以相信的。

男孩沒有半點的不快,只是睜著大大的雙眼,一副完全沒有理解的樣子。

突然,男孩一個擊掌:「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我表現得不夠好對不對?沒關係沒關系,我馬上就給你看看我的決心!」

他根本沒搞清楚男孩想要做什麼,對方的臉頓時在眼前放大。

……啊?

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他丈二摸不著頭腦,一時無法對男孩的舉動作出反應,倒是男孩的手下很驚恐。

「少、少爺?您在做什麼啊!」

「做什麼?我在努力表現我喜歡他呀!」

男孩展露十足天真的笑顏,讓手下們頭昏目眩,差點各自往不同的方向昏過去。

「再怎麼樣……再怎麼樣,您也不、不該……不該親吻一個跟您年歲差不多的同性啊!」

男孩手下們的悲愴吶喊喚回他的神智。

對了,他被吻了,還是被一名男孩強吻了。

這個事實讓他很是驚愕,男生怎麼可以吻男生?就算他從未戀愛過,好歹也曉得這件事。

「有問題嗎?」

男孩十分不解,讓手下們很難將「問題大著」吼出來,他們的主子一向天兵,天兵到令旁人氣悶,但手下們突然覺得以前引發的事情也沒有多嚴重了。

至少,沒有比「親吻男性」嚴重。

「啊,他發呆的樣子好可愛喔!可是看起來還是不肯跟我回去耶,拿布袋吧。」

男孩笑著勾勾手,手下們即使悲嘆,對於這麼任性的主子也早有準備。

他們拿出不知一直收在哪裡的大布袋,用力往神遊太虛中的那人的頭上罩下去。

「這、這是在幹什麼?放開我!」

還在發愣之時就被布袋埋住,他一時相當驚慌,拼命掙扎,但數日未曾好好進食導致身體瘦弱的他怎麼可能敵得過堅強體狀的男人們?一個手刀就讓他眼前一暗,昏倒過去。

確定對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其中一名手下們繩子一收,往肩上一掛。

男孩非常滿意,笑得無比燦爛。

舉起纖細的手指,男孩往某個方向比去:「好了,帶著寵物一隻回家囉!」

瞬間,手下們對布袋裡昏死的某人的怨氣,全數轉化成深深的同情。





人生有什麼事是最悲慘的?

這一點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不同的尺,對雷璱來說,他的運氣好得跟泥濘的爛土有得比,先是家破人亡、淪為乞丐,然後又被一名貴族男孩撿回去當寵物。

對,就是寵物,以前的自己肯定是無法想像自己會有成為他人寵物的一天,他很想扯斷脖子上的項圈,可那不知道是用什麼製成的,怎麼樣也扯不掉,還勾了一條鐵鍊扣在牆上。

就算屁股下是軟綿綿的床,雷璱還是想發飆,更想殺了眼前那笑得像白痴的罪魁禍首。

這陣子都是過這種被囚禁的生活,他受夠了!

「來,小雷,啊──」

「啊你個大頭!」

他抬腿一掃,把遞過來的湯匙連同裝滿熱騰騰食物的碗命喪黃泉,看男孩不知所措的模樣,心情頓時變得比較好。

不小心把名字說出去是他的錯誤,男孩一直小雷小雷地叫他,讓他快煩死了。

還給他「啊」,啊什麼啊?他有手有腳的可以自己吃,可男孩卻說怕他會逃走,把四肢都固定住了,頂多只能像剛才作出簡單的反抗而已。

廢話,如果可以行動,他馬上就逃,作乞丐都比作寵物強大。

況且他也不屑對方的施捨,尤其在得知身分後。

弦月國的大王子睦淵,居然是笑得像白痴的臭小鬼,好在論定國家存亡的是一國神子的力量而不是國王,不然這個國家肯定就要滅亡了。

「小雷,你在生什麼氣?」

「不准叫我小雷!放開我!你這王八蛋王子,腦袋有洞耳朵還進水了不成?沒事在路邊抓個乞丐回家當寵物,你有毛病啊?」

「沒有病啊,因為我喜歡你嘛。」

雷璱氣到差點嘔血:「放你媽個屁!你以為我被男生說喜歡會很高興嗎?變態王子!」

睦淵咬著手指,垂著頭的模樣看起來無辜極了,雷璱一看就知道對方根本無法理解為什麼會被厭惡,沒有半點的同情。

貴族果然都自以為是,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任性妄為。

「小雷你好兇喔……」

「對待變態我不兇難不成還要像你一樣笑得像白痴嗎?變態!」

「人家不是變態,人家只是喜歡你呀!」

如果手可以動,雷璱一定會揉揉額。

變態果然無法溝通,變態加智障根本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奇妙物種,這傢伙長大後肯定是個禍害,就算朔月國的未來維系在神子身上,他覺得睦淵還是有本事搞掛一個國家。

突然,他感到一陣頭暈。

未妥善進食又浪費力氣大吼大叫,他不是鐵打不死身當然會暈。

「你不想放開我就快滾吧……我累了,不想應付變態。」雷璱說得全身無力。

只要睦淵還在這裡,他就沒辦法克制情緒衝動的自己,可情緒激動也只是壞了身體。

如果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在被這人發現以前,他就會先自殺了。

睦淵望了望雷璱,又望了望被灑了一地的食物,咬咬手指,一溜煙地離開了。

見狀,雷璱也鬆了口氣,他實在沒有心力應付一個行為和思想都很怪異的王子。

動了動手,綁得實在很緊,一個男孩不可能有這種力氣,肯定是那些手下們做的。

真是莫名奇妙,王子和手下都一樣無情。

人生順遂果然就是不同,居然有閒情逸致將主意打在一個乞丐上,他確實很忌妒,如果家人沒有被貴族凌虐致死,他的未來和夢想也不會被迫結束。

現在居然換成自己被貴族看上,真是倒楣透了。

過了一會,睦淵拿著一塊布和掃把畚箕回來,當著瞪大眼的雷璱的面開始笨手笨腳地清理。

「你、你在幹嘛?」

睦淵抬起頭,燦爛一笑:「打掃啊,不然臭臭的很難聞喔。」

「這個我知道!我是問你幹什麼親自動手?」那群手下死去哪裡了?

「噢。」一邊把碗的碎片和廚餘全掃進畚箕,睦淵一邊回答:「你不是討厭看到他們嗎?所以我就叫他們不要過來了。」

雷璱張口結舌……他是說過,因為那群人不時投以同情的目光,又在他對睦淵大吼大叫甚至出手時擺出「敢對殿下無禮你就死定了」的模樣,看得他一肚子火。

到底是誰對誰無禮?這寵物的身分他很樂意雙手奉上。

可他也沒想到總是罔顧他的意願的睦淵把那句抱怨聽進去了,雖然他說的其實是「我討厭你們,通通給我滾」。

開開心心還哼著歌,睦淵將髒汙清乾淨。

拿著清掃工具小跑步離開了一會後才再次進來並跳上床,然後就這麼抱著雷璱不放。

「喂!你做什麼?」

「好累喔,我想睡覺了。」

睦淵打個呵欠,窩進雷璱的懷裡,還蹭了蹭,讓雷璱雞皮疙瘩掉滿地。

「那就回你的房間睡啊!我才不要跟你擠在同一張床上!」

雷璱暴怒,這裡當然不是睦淵的房間,而是房間的內室,記得對方當初還興高采烈地說「這裡是你的窩喔」,他理所當然一個飛踢把人給踹到遠方。

「可是跟你一起睡比較舒服呀。」睦淵笑咪咪:「軟軟又香香,好舒服好好摸,抱在一起睡一輩子也沒有問題喔。」

雷璱實在太佩服自己聽到這些噁心話沒有當場昏倒,尤其對方還在自己身上亂摸,雖然睦淵似乎只是在調個最舒服的位置睡覺,他也快要吐了。

這死變態!他這輩子還沒作過什麼天理不容的惡事,為什麼偉大的龍神要這樣對待他?

被摸著摸著,他突然覺得有濕潤的觸感,不經意一瞥,發現睦淵的手指受了傷,把衣服給染紅了一圈。

「喂,你受傷啦?」

睦淵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大概是被割到了吧?小傷小傷,很快就會好了。」

隨便舔了舔又在身上亂抹一通後,他繼續抱著雷璱。

「喂!會細菌感染的!」

他這麼說當然不是擔心對方,而是不想要自己也被傳染,萬一傷口感染又引發了什麼樣的病,要知道他可是處在非常虛弱又硬撐著自己的情況下,很容易被連累的。

如果兩人不接觸也就算了,偏偏睦淵很喜歡亂摸他,不時還來個大大的擁抱,真是有夠煩人。

真想知道當今國王是什麼德性,可以把兒子教成這副模樣。

白痴就算了,還是個連乞丐都要撿回家當寵物,連男生都要吻的變態。

「小雷在關心我耶,好開心。」睦淵笑得十分甜蜜。

「我哪裡是在關心你啊?重死了你給我起來!」

「沒關系,我懂小雷的心意的,因為你是我最棒的寵物嘛!愛你喔!」

雷璱的惡言惡語照樣沒有嚇退對方,睦淵又打了個呵欠,先湊上唇親了一口,才滿意地沉沉睡去,絲毫沒有注意到被吻的倒楣鬼的臉色無比難看。

該死!這個死變態,總有一天一定要就地正法!

管他是不是王子,是不是未來的國王,變態就是要被消滅的!

現在只是親吻都讓他渾身不舒服到想吐,萬一以後對他亂來了就糟糕透頂。

他是不曉得兩個男的要怎麼亂來,但睦淵這個變態肯定有辦法做到,世間的常理在睦淵身上好像完全不管用。

不過……還是該先睡飽才能從長計議。





該死,睡不著。

半夜十分,雷璱睜開眼,露出空洞的眼神,在肚子頻頻傳來飢餓的叫聲,身上又壓著體型跟他差不多的睦淵之下,怎麼樣也無法睡好。

對方倒好,睡得舒舒服服還會打呼。

不行,再這樣下去他會餓死,原本餓死就算了,他可不想死在睦淵視線所及之處,這會讓他覺得自己很白痴。

餓、好餓啊……寧死也不要接受變態的施捨,可現在又能吃什麼?

突然,房門被人給推開,接著室內一亮。

他下意識轉過頭,然後瞪大眼,來回看著懷中的睦淵和來人。

「兩、兩個變態!」

「你這麼說我很受傷,請不要把我跟真正的變態相提並論好嗎?」

嘴裡說著抗議,但口氣卻很虛,雖然看起來想表現出憤怒,可那模樣怎麼看都弱得可以。

與睦淵有著同樣外貌的男孩端著一碗讓人胃口大開的雜燴粥,先放在一旁的桌上,拿出一個手銬將雷璱的手腕扣住,才小心意義地將鎖鍊拆掉,然後把碗端過去。

「喏,快吃吧,不然你真的會餓死喔。」

雷璱看著男孩,完全不清楚對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因為我哥哥的無厘頭,死得太冤枉而已,你不想被餵,那就自己吃吧!不過我不能放開你,我可不希望睦淵事後找我麻煩。」

被折騰幾天,他也確實快要忍耐不住了,而且他只是不想接受睦淵遞來的食物,這名男孩的態度稱不上和善,但也不會讓人厭惡。

想了許久,雷璱還是投降了,接過熱粥,一口一口慢慢吃食。

「呼!你可終於願意吃了,要是你就這樣死掉,睦淵會很難過的。」

難過?因為少了一個寵物嗎?反正對貴族來說,再撿一個也不難吧。

「你是誰?」

「睦淵的弟弟,我叫修奈斯。」

「雙胞胎?除了長相,你們差得真多。」

這種反差讓雷璱確信眼前的人絕對不是睦淵分裂了。

「對啊,哥哥很白痴,所以都是我這個同樣外貌的可憐弟弟受害,不過我真的沒想到他真的會撿一個人類當寵物,我還以為他沒有這方面的興趣呢。」

快速將粥全部吞進肚子裡,雷璱這才覺得舒服了點,也才有力氣作出抗議。

「先說清楚,我才不是他的寵物!」

「我知道,如果你說是,我還會覺得你腦袋怪怪的,不然就是本來就喜歡男生。」

誰喜歡男生來者了!雷璱大翻白眼,就算真的喜歡,也不會選一個智商打折扣都嫌太少的白痴。

「不過哥哥往後的日子應該難過了。」修奈斯瞄了眼雷璱:「難得他這麼喜歡一個人,但看來你不會這麼簡單喜歡上他。」

「廢話!聽到別人說會養你,最好高興得起來,你哪裡看到他喜歡我?他是說寵物好嗎!」

雷璱咬牙切齒:「王八蛋……我最痛恨你們這些把人當寵物的貴族!我雖然沒有比你們有錢,也是有自尊的!誰像你們只會把人類當作玩具,太過份了!」

「喂、喂、喂!你別罵到所有人,我也不喜歡把人類當寵物呀!而且……」

修奈斯偷偷瞄了眼雷璱憤怒到漲紅著臉的樣子,然後在內心劃十字,看得出來此人對貴族有著難以化解的芥蒂,只懂得用白痴示好的睦淵要走的將會是坎坷的路。

可憐的哥哥,請多加保重吧。

「好吧、好吧,你這麼想就算了,不過哥哥是不會放手的,所以我好心告訴你,你如果雙手雙腳想要得到自由,最好不要太反抗他喔,哥哥雖然笨蛋還是知道分寸,不會對你做太過份的事情的喔。」

說著,修奈斯先用鐵鍊將雷璱的雙手綁回去,再將手銬拿下來。

雷璱知道自己毫無反抗之力,就任由對方綁回去,反正被綁著跟被銬著一樣都無法逃走。

捧著碗,修奈斯離開前忍不住又說著:「對了,最後再跟你說一件事,哥哥沒有養人當寵物的興趣,你是第一個喔。」

看著修奈斯離開,雷璱一臉莫名奇妙。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怎麼想都想不出修奈斯為何這麼說,管他是不是第一個,管睦淵有沒有這種興趣,他還是被當成寵物了,有差嗎?

對方給他的印象比睦淵好是事實,至少修奈斯可以不用管他的,但還是特地帶了食物來。

不過,他還是覺得貴族很討厭,這一點在短時間內不可能會改變的。

吃飽喝足,雷璱也困倦了,看著還趴在他身上的煩人蟲,他決定今天還是好好睡上一場,明天還要應付這個變態呢。

他打了個呵欠,慢慢地沉沉睡去。

殊不知在他睡著後,睦淵立刻睜開眼睛,望著他的睡顏,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打從初次相遇並結下孽緣開始,雷璱只覺得睦淵是個變態。

喜歡抱他又親他的超級無敵大變態。

尤其在長大後,對方居然被龍神選定,成為弦月國的下任神子,不知恥硬是拐他成為服侍自己的侍從時,他更是覺得這傢伙無恥到了極點。

不恥睦淵的為人,但既然接下工作就必須做到最好,縱使抱怨連連他還是認真以待。

雖然在看到對方擺爛不做事時,他就很想一腳踹過去。

他總是覺得這個人不正經又沒大腦,喜歡耍弄他又沒有神子風範,實在愧對於一國的期待。

所以他從來沒有將睦淵口口聲聲的喜歡放在心裡、從來沒有和顏悅色過、也從來沒有注意到對方的真心。



直到……他失去了對方。


=======================================

給阿澍的生日禮物~主角們是為他量身打造的XDDD
所以小攻之後會變成無藥可救的戀眼鏡男(炸

其實這兩個人是自創橫東本的角色,所以他們是配角(而且不是出場很多的配角XD
說到自創橫東本,已經決定標題叫龍魂(看標題和這篇賀文大概可以知道一點世界觀吧XD
主角是橫東(廢話),副主角是京神(炸
另外還有兩對BL,一對是兄弟,最後一對就是這兩個人了~
當然不是沒有BG配對XDD比方說川札、仙埼,等等
(看不懂的人可以無視www有出現名字的都是寫APH時自創的城市擬人,因為捨不得被我拿過來用,最愛的當然就是橫東和京神了~
其實我已經寫完全集大綱了,不過因為預定五集所以一直沒去寫(還是先把手邊的短篇寫完吧...
龍魂打算帶點遺憾感,會開始挑戰悲戀,雖然還不會主角開刀,不過這對有可能.....www

反正只要阿澍點頭我就會狠下心了(還在猶豫XD


最後最後..........

親愛的阿澍生日快樂阿!!!!!!!!我永遠愛你嘿~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