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相遇的那一天,雷艾爾第一次知道什麼叫作心動。

宛如古典娃娃的少女,有著秀氣的面容,如瀑布一般輕輕以髮髻紮起、紫色的柔順直髮,笑容甜美,微微揚起的嘴角令內心抽動,當那炯炯有神的雙瞳望著自己時,他甚至在那一瞬間停止了思考。

好可愛的少女,一向對他人毫無興趣的雷艾爾,竟無法阻止砰跳的心。

想要接近、想要了解。

仍只是個少年的雷艾爾不可能知道這種心情該被稱作什麼。

「你好,殿下,我是妖族皇女,名為蓮花,請多指教。」

就連名字都十分美麗動聽,名為蓮花的少女輕拉起裙角彎身鞠躬,一舉一動都帶著高雅的氣質,令人難以移開目光。

臉蛋熱熱的,頰邊帶著微紅。

他張著嘴一開一闔,平時的冷靜自持全化為了泡沫消失殆盡,變得有些手足無措。

第一個開口讚嘆的是他的表兄、抑是貓族王位繼承人的祇丹。

「哇喔!煬煇,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可愛的妹妹,跟冷冰冰的你完全不同耶!你確定沒有認錯妹妹嗎?你好,我是祇丹,這邊這個像呆瓜的是雷艾爾,還有旁邊那個笑得很賊的是雷艾爾的弟弟黎明。」

「殿下,我什麼時候笑得很賊呀?」

說著十分失禮的話,不顧黎明的抱怨,祇丹呵呵笑了數聲,毫不避諱地敞開雙手將小小的少女擁進懷裡,這個舉動讓雷艾爾錯愕地瞪大眼。

「好好喔!人家也想要一個,這麼小這麼軟又這可愛。」

「我只有一個。」煬煇冷冷地說。

「那再生一個妹妹給我好了,我不指望老爸和老媽,他們能生下我已經是史上最大的奇蹟了。」

蓮花並未推開祇丹,只是優雅地淡笑著:「謝謝殿下的稱讚,蓮花不敢當。」

「好可愛好可愛,讓我越來越想要一隻了。」

祇丹像個小貓般開心地蹭了蹭對方,雷艾爾終於猛地回過神。

「殿、殿下!你……你你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啊?」祇丹一臉納悶:「你在生什麼氣啊?雷艾爾?蓮花又沒有拒絕。」

「但、但是,男女授受不親,這種事……」

「噗哧!現在什麼時代了,你怎麼這麼老古板呀?人家只是覺得她很可愛才抱抱她,又沒有做什麼不好的動作,煬煇也沒特別說什麼。」

祇丹的調笑讓雷艾爾氣得漲紅臉,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蓮花來回看著兩人,體貼地打圓場。

「祇丹殿下、雷艾爾殿下,若造成兩人的不快請見諒,蓮花並未覺得困擾,無須在意的。」

「妳……」

雖然知道蓮花是出自於善意才會這麼說,但她確實沒有避開祇丹的接觸,對於他人的擁抱竟仍是笑得那麼開心。

為何會如此不高興,年紀尚輕的他也說不上來,只覺得兩人親暱的模樣非常得礙眼。

一時,雷艾爾氣血上湧,氣得口不擇言:「身為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這麼隨便!即使身為皇女,妳以為殿下的高貴之姿勢可以輕易碰觸的嗎!」

「雷、雷艾爾?」

話一說出口,雷艾爾就後悔了。

口不擇言並沒有讓他的心情好過些,雖然在祇丹的驚呼聲下回過神、看到蓮花露出受傷的表情,心高氣傲的他怎麼樣也不可能低頭認錯。

雷艾爾心一痛,立刻轉身跑開,倉皇地逃離原處。

他好笨。

他覺得自己真是笨得可以。

明明認為那位少女非常可愛,明明想在她的面前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但他只會說出傷人的話。

看到對方和祇丹相處融洽,竟產生些微的厭惡。

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會也這些想法,不過是第一次見到的女孩子而已,他只知道這樣的情緒連自己都很討厭。

蓮花一定討厭他了,這個想法令他難過。

最糟糕的初次邂逅。





「蠢呆大哥,你在做什麼啊?」

「吵死了,白目小弟,不要管我。」

兄弟兩直接在王宮裡打起架來,行為舉止非常幼稚無聊。

「啊,那不是蓮花殿下嗎?」

黎明的驚呼讓雷艾爾眉頭一抽,發揮絕佳的反應能力迅速躲到一旁的角落縮起來,索性年幼嬌小,一根柱子就可以把他藏匿得很完美。

偷偷偏頭看去,蓮花依然姿態優雅,舉止投足皆帶著穩重,實在不像是未成年的少女,看見黎明,她禮貌地點頭致意。

「黎明殿下,你好,請問你的臉……?」

大概是黎明的模樣實在太狼狽了,蓮花不禁困惑地詢問。

「喔喔,因為被打了,這沒有什麼啦!都是某個笨蛋害的。」

你才是笨蛋!雷艾爾在角落瞪著他,很不高興黎明竟然在蓮花面前說他的不是。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你有看到雷艾爾殿下嗎?」

聽見對方提到自己,雷艾爾睜大雙眼,無法掩飾內心是有些竊喜的。

黎明瞄了眼蹲在角落的兄長:「我都不知道毒舌不輸我的蠢蛋大哥這麼受女生歡迎,怎麼了嗎?」

「上次好像讓他不高興了,雖然蓮花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但道歉還是必須的,可是雷艾爾殿下似乎……不太喜歡見到蓮花,這些天來都見不到面。」

說著,蓮花垂下頭,讓雷艾爾差點衝出來澄清自己怎麼可能會討厭人家!

但躲著對方卻是事實。

自從那天說錯話後,他一直耿耿於懷,用盡各種手段躲避蓮花,雖然被討厭大概是既定的事情,他仍不想在自己的惡行上多添一筆,也很怕看到厭惡的眼神。

現在聽見蓮花的話,他是蠻高興的,不過很怕自己再次出言不遜,乾脆撤底當縮頭烏龜。

發現黎明用著詭異的眼神看著自己,雷艾爾連忙揮手加搖頭,表示不要告訴人家他在這裡。

「喔……呵呵呵。」

黎明笑了幾聲,伸手一指:「吶,既然如此,他現在就在那裡,有什麼話你可以對他說了喔。」

三兩句話就出賣自己的大哥,雷艾爾瞬間往前撲倒。

見狀,蓮花趕緊奔上前去:「你、你不要緊吧?」

黎明非常沒良心地大笑出聲,雷艾爾摀著鼻子瞪了他一眼。

這個狠心沒人性的弟弟,居然害自己出糗,丟臉丟大了。

「雷艾爾殿下,這個手帕請用吧。」

蓮花淺淺微笑著,蹲在雷艾爾面前遞上繡有美麗花邊的粉色手帕。

他頓時變得滿臉通紅:「不、不用了,那個拿……拿拿拿開!」

「不需要客氣,趕快止血會比較好喔,來,我幫你。」

說著,蓮花那纖細白皙的小手捧著雷艾爾的臉蛋,體貼又溫柔地將手帕蓋在額頭的傷口上,細心擦拭。

雷艾爾已經尷尬到說不出話來,怔怔注視著那近在咫尺的秀麗容貌。

好可愛……不對,他到底在想什麼啊!

在暗罵自己恬不知恥食,蓮花已經將傷口擦拭乾淨了,她收起手帕,不在乎已經帶著髒汙,從懷中拿出一個OK蹦,小心翼翼地貼在傷口上。

「這樣就好了喔。」

蓮花笑著,輕輕拍著雷艾爾的肩膀,他不禁垂下頭。

看著自家兄長的臉上帶著可疑的紅暈,黎明偏偏頭,嘿嘿笑出聲。

「大哥,你該不會是愛上人家了吧?」

「什……」

雷艾爾一驚,發現蓮花帶著訝異的神色,忍不住大吼。

「怎、怎麼可能,黎明,你不要亂說話。」

「這麼快就有反應,看來我猜得沒有錯喔,呵呵呵,真想不到啊,大哥好早熟喔。」

「我才不會喜歡她!」

說著,雷艾爾激動地用力指著蓮花。

「反、反正,只要有男人,就會自己黏上去了吧,這種……不知羞恥的女人!我不會喜歡,絕對不會,你不要給我亂說話!」

「大哥……」

糟糕透頂。

雷艾爾這下子連看她的表情的那份勇氣都沒有了。

「我,那個……」

四周陷入一片沉寂,雷艾爾的目光到處飄移,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於是,他又逃走了。





「唉。」

躲在花園的一角,雷艾爾心情十分煩悶。

他跟黎明的身份有些敏感,再加上這張總是得罪他人的嘴巴,在王宮一直不太受歡迎,待他最親切的除了親弟弟黎明以外,就是祇丹了吧,雖然他也總是出口指責對方。

總是不自覺傷害別人,尤其是情緒一激動起來時,他很想改掉這個壞習慣,但怎麼樣都無法阻止自己亂說話。

千想萬想,他決定在蓮花回去以前,還是躲著別出來吧。

「啊,你在這裡呀?雷艾爾殿下。」

雷艾爾跌倒了。

蓮花不知何時環抱雙膝,蹲在雷艾爾面前,那依舊甜美可人的笑容讓他的心跳得很快。

不、不對!他只是不擅常跟女生相處,絕對不是因為喜歡!

「蓮、蓮、蓮花……殿下?妳怎、怎麼會在這裡!」

他躲藏的地方可是花園最偏僻最狹小的角落,還因此很放心對方絕對不會走到這裡來。

蓮花此刻所在之處正巧阻擋了唯一可以逃走的出口,他一時變得進退兩難。

「呵呵呵,有向祇丹殿下和黎明殿下詢問你可能會去的地方喔。」

「這、這樣……啊。」

說著,蓮花動作輕巧地坐在雷艾爾旁邊,輕輕拍掉裙上的灰塵。

感覺到對方如此靠近的氣息,甚至嗅得到髮上的清香,一個不小心還會碰到那置於草地上的小手,雷艾爾坐立難安,緩緩地往一旁挪去。

「雷艾爾殿下,我一直很在意,是不是我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情呢?如果是的話我一定會道歉的。」

「啊?什麼?沒、沒沒沒有這種事的,絕對沒有!」

怎麼可能會討厭?喜歡都來不及了。

啊混帳,他到底在想什麼!

雷艾爾繼續往旁邊挪移,僅管其實根本沒多少空間可以移動。

「雷艾爾殿下?」

「呃,那個、這個,我……」

緊張到握的手心都出了汗,雷艾爾小聲說:「我……很討厭吧,不懂得體貼別人然後說話又很難聽,所以,這個……」

即使知道是自己不好,道歉這種話還是很難說出口,越說,雷艾爾的聲音就越小。

「沒有這回事啊。」

意外的,蓮花笑著否定了。

「當然,一開始我真的有些意外,也很煩惱,但是我知道你沒有惡意,只是直言了點,比起那些說話不誠實的人,雷艾爾殿下你真是率直得讓我很訝異呢。」

「咦……」

「當然,為了彼此好,有些話確實還是想過了再說出口比較好呢。」

說著,蓮花雙手握住雷艾爾的手並輕輕抬起,似乎沒有瞧見對方在那瞬間紅透一張臉蛋的羞窘模樣。

「雷艾爾殿下一定沒問題的,因為你有一顆溫柔的心呢。」

「溫、溫柔?我?這……不、不可能的。」

「你不是一直因為說了一些不好的話而覺得抱歉嗎?放心吧,我不會介意的,反而希望雷艾爾殿下放下芥蒂,我們好好相處吧。」

蓮花的笑容令雷艾爾備感溫暖,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經點頭了。

見狀,蓮花笑得更開心了,紅撲撲的臉蛋更是可愛,洋溢著一股純真的氣息。

能獲得對方的諒解,還可以相處得這麼融洽真是太美好了。

雷艾爾傻呼呼地想,沒有自覺他此刻的表情看起來傻不隆冬的,蓮花甚至掩嘴偷笑一聲。

「對了,雷艾爾殿下,我聽說您很努力學習呢,您希望從政嗎?」

「咦?是的。」

提到這個話題,原本沉浸在蓮花的笑容的雷艾爾,精神變得很好。

「學習治理國家真的是一見非常有趣的事情,雖然我不是繼承人,但我也很想看看自己能為貓族做到什麼程度,如果能盡力輔佐國王,看見國家在自己的幫助下富裕起來,那種感覺很棒喔!」

雷艾爾一反平時的尖酸刻薄,握著拳熱情地訴說著自己的夢想。

「我的身份很敏感,也許很難獲得認同吧,但是我會努力實踐的,我想要看見一個大家都能笑得很幸福的國家。」

發現蓮花呆呆地看著自己,雷艾爾動作一滯,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興奮到站起身拼命揮拳,像個傻子一樣。

像是被潑了冷水,雷艾爾鬱卒地坐回去。

「對、對不起,我很奇怪吧,一說到夢想就停不下來了。」

「沒有這回事,有夢想很棒呢,希望你能夠順利。」

發覺蓮花的表情有些奇怪,雷艾爾困惑:「蓮花殿下,妳沒有……類似的夢想嗎?妳是妖族的巫女繼承人,也很有天分,應當沒有困難?還是說,你有其乖想要做的事情?」

「……」

「啊!如果我太多嘴的話,那個……」

「不,不用在意,我只是突然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蓮花的笑容有些無奈:「我很喜歡妖族喔,也很開心終有一天我能親自守護自己的國家,和哥哥一起努力,但我還是有其他想要的東西,但是,大概很困難吧。」

說著,蓮花垂下頭,神色透露著難過。

「不、不會的。」

忍不住的,雷艾爾大聲反駁:「妳一定可以實現的,真的!」

他說得篤定,語氣也十分認真。

蓮花微微一愣,看著對方激動的表情,她不禁揚起嘴角:「啊……說的也是,可以實現的話就好了,謝謝你。」

雷艾爾再度因為蓮花的笑容而恍惚傻笑。

突然,一個冰涼柔軟的東西輕輕貼上了額頭。

他怔愣住了,過了數秒,猛地瞪大雙眼。

「蓮、蓮蓮蓮蓮花殿下?」

「這是謝禮和祝福喔。」

親吻雷艾爾的額頭,蓮花笑著說。

雷艾爾雙頰紅得像番茄,驚恐地摀著額頭,羞到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這模樣讓對方笑得更開心了。

少女甜美的笑聲充滿著整座花園,帶著青春的氣息。

這是兩人的初遇。





然後,過了數年。



「蓮花殿下,妳到底在想什麼!」

瞪著一臉默不關己的少女,雷艾爾冷聲斥責:「為何要維護那名異世界人?我不管他是否是陛下的情人,他的存在已經帶給陛下太過嚴重的影響了,我不准這種軟弱無力又只會添麻煩的傢伙繼續留下來!」

「他的去留由陛下決定,雷艾爾殿下,我想這應該不是你能干涉的。」

「但若不是妳一開始的多此一舉,他早就死在荒郊野外了!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令陛下顏面受損!」雷艾爾大吼。

他不甘心,那個突然冒出來,以祇丹情人的身分厚臉皮居住在王宮的普通人類究竟有哪一點好?

為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得到蓮花的重視,而他,相處了這麼久,蓮花待他卻仍是不冷不熱。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蓮花面對他,笑容變得十分生疏,沒有過去的親近了。

這樣的轉變代表什麼,他不敢去想,只覺得很不舒服。

「難道說,妳對他有意?假裝幫助他,其實是要趁人之危破兩他們的感情在從中奪取?」

「雷艾爾殿下。」

蓮花打斷他的臆測:「我知道你雖然說話不留口德,可並非真心想傷害別人,但即使是你,說出這樣的話,我也是會不開心的。」

「妳……」

雷艾爾的臉色十分難看,指著蓮花想要說什麼,可最後只有冷哼一聲。

「好,很好,既然這樣就隨便妳了!」

他拂袖離去,僅丟下一句該死的人類。

蓮花不禁悄聲嘆息,沒有挽留對方的打算。

「幽辰,既然來了就快些進來吧。」

「……喔,好的。」

一名因雷艾爾用力推開門而有些嚇到,又很無辜遭到挨罵的黑髮男子站在門口,有些猶豫地來回看著蓮花和雷艾爾。

優雅地以手指梳著柔順的長髮,蓮花朝誤以為打擾到自己離幽辰微笑。

「不用在意那位說話不留口徳的木頭,免得再好的心情都會被打壞。」

不過,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

也許她不應該默默等待,必須找機會出手反擊。

這麼想著的蓮花,揚起嘴角,笑得一如以往甜美。

==========================================================

這是一篇似乎沒什麼戀愛感的賀文(我的乙女心呢...
不過,等我注意到時發現寫了五千字,所以我已經很滿足了(掩
明明是很喜歡的兒女,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哭

蓮花是很早以前構思幻雨角色的家人時就創作出來的孩子,當初是設定超黏人的小妹妹
會發展成氣質女孩完全是意外
雷艾爾是去年年底在寫咪丹本時稍微提到一點的人物(直到今年寫下集時才寫到他
黎明更不用說了,誕生日一個月都不到........差不多是在寫這篇賀文沒多久前
賀文是找出特定片段來寫,所以看起來可能有點霧遮遮
本來想寫咪丹本結束的兩人故事,不過感覺這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寫完的,因此就挑初遇來寫了(抹汗
初遇那邊蓮花是太和氣了才沒有討厭雷艾爾,但也沒有喜歡(那是很之後的事情了,要探討很花字數XD
之後兩人的故事會重新從咪丹以燦爛笑容要求雷艾爾生個繼承人給他開始吧XDD(畢竟咪丹和離同學生不出來阿XDDDD

是說我很喜歡這對兄弟ˊˇˋ
雷艾爾長大後是蠻嚴肅正經的人物,倒是黎明的個性跟以前一樣
兩兄弟唯一相像的就是同樣討厭咪丹本的主角、這裡的配角離幽辰XDDDD

然後,每次都一定要說的

親愛的阿鈴姊姊生日快樂阿!!!!!!!!!!!!!!!!!!!!!!!!
對不起這沒什麼乙女味,以後我還是寫BL給你吧(哭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