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似幻、降下紛飛白雪的那天,他抱著那名男孩,第一次流下了名為悲傷的晶瑩淚水。

孩子滿身汙垢,被棄置在郊外,他沒有厭惡,有的只是深深的懊悔。

即使身處在世界最為骯髒黑暗的地方,即使因天生的血色雙瞳而被視為罪惡、被親人拋棄,孩子也不曾怨天尤人,唯一的念頭便是活下去,活出自己的天空。

孩子從不在乎他身分不明,總是笑得開懷,告訴他,他們是朋友。

為了讓被誤以為心情不好的他打起精神,不斷不斷地開心說話,甚至努力作出親手製作禮物贈送,不好意思地說成品不太好看。

『我總有一天要離開這裡,等我離開後,哥哥還會再來找我對吧?』

孩子誤會他是無處可去的幽靈,這麼說著。

『所以,我們約好了喔!』

真心表露善意的話語,變成了靈魂的誓言。

他忽略了那身子孱弱的模樣,孩子還在未實現約定就死去了。

而他,也只能環抱著那已經失去生息的身軀,對自己許下了一生的束縛,如同言靈之鎖。

想要再次見到孩子。

不論是彼此是什麼身分,都想要再一次相遇。

道歉以後,用盡一切心力保護對方,而非視而不見。

曾經錯過的命運將會連繫在一起。



然後,他們相遇了。

認出那經過輪迴轉世,已成長為青年的那一天,是他第二次失去對方。

青年受到詛咒所苦,遭到鑲進體內的聖石之魂的操控。

知道青年已經無法得救,就算猶豫過、掙扎過,他也只能在毫無辦法之下親手將對方斬殺。

擁著皮膚些微潰爛的青年,他不曉得該說什麼才是對的。

二度害死了最重要的人,也許受到詛咒的不是青年,而是自己。

『一定……會再去找你。』

對著青年,也對自己說著。

這是早就決定好的事情。

『鷯哥哥……』

死去的前一剎那,青年輕喃著,也許連青年自己也不清楚為何道出的話。

那是他的名字。

只有那名在雪花紛飛的冬天死去的孩子會這麼稱呼他。



第一世、第二世……

一次又一次地等待,一次又一次地看著對方死去。

他不明白這是什麼樣的感情。

也許,只是一種不知發洩於何處的執著。

在漫長的數千年尋找著那道身影,越來越徬徨,儘管如此也從來沒有想過放棄。

好想見到、好想見到,在現實與夢境不斷呼喊著那個人。



然後……直到第三世。

那名孩子的第三世。

他帶著那份稱不上是快樂,卻也不想遺忘的痛苦記憶,又一次地找到了對方。

看著遭到暴力對待而懼怕他人,被鐵鍊綑綁,此刻縮到角落以驚懼的神情望著自己的少年。

他鬆了口氣,不在乎少年是否擁有前兩世的記憶,也不介意少年害怕自己。

因為,少年還活著。

這樣便足夠了。

「朕是……統領神界的神族王,鷯‧神帝湘。」

他走近少年,將那瘦弱的身子擁進懷裡。

「朕來帶你走了,小望。」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