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副身軀淌出銀白色的血液倒下之時,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掌管在時間與空間流逝的無數生命,統帥冥族的最高領袖,冥界之神的魂魄受到了嚴重創傷。

他祕密籌畫許久,堅持了數不清的歲月,與活在不同的時空裡各式各樣的種族簽訂契約、索取代價,就是為了這一刻。

以他們最珍貴的代價凝聚而成破滅之劍,具有能夠斬斷既定秩序的能力,即便對方是冥神,也無法逃過死亡的結局。

而冥界種族一旦死亡,就什麼也沒有了,更不可能有轉世的機會。

「緋……你這個……傢伙……」

「呵呵,成為冥王的印記,我終於拿到了啊。」

「你竟然……就為了這樣的東西……欺騙我嗎!」

銀色、閃著點點白光,彷彿有生命力的冥王之血沾染在大廳四周,以及緋那狂妄又邪魅的臉蛋。

他笑著,從對方身上取走了印記,以陶醉的眼神凝視。

好久了、好久了,就是為了這一刻。

對於那即將消逝,面露憤恨嘶啞著的冥王不帶任何同情。

即使,他們曾經是十分親密的情侶,甚至無數次交換了彼此的身體。

但這一切不過是緋為了達成目的所做的假象,又怎麼會贈與感情?

「就為了這個?真是失禮,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寶物,為了它,我忍耐你、討好你,甚至願意跟你上床,做那些連發洩性慾都稱不上的性愛,就是為了能不斷索取代價,累積足以消滅你的龐大力量,取代你成為冥王。」

只要將這個人調教到對他全心信賴,無論做什麼也不會被懷疑。

也因此,就算自己擁有的力量強大到難以忽視,冥王也未曾想過會被消滅。

真是愚蠢的傢伙,他可從來不愛冥王。

「你就安心地去死吧,彩湘,冥界由我來掌管。」

「別……開玩笑了,你知道成為冥王是、是什麼意思嗎!」

見冥王的身體泛出光芒,開始波離,緋仰頭大笑。

「那有什麼關係,你又怎麼能了解我真正的願望?又怎麼能體會我壓抑了這麼久的渴求?我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你以為我會輕言放棄嗎?」

冥王的驚愕與不甘,看在他的眼裡只有可笑罷了,畢竟這個人只是他的工具。

身子搖搖欲墜,為了殺死冥王付出了大量的氣力,但緋的表情是得意的。

當冥王逝去的前一刻,以最後的力量喚出憤怒的利劍攻擊緋。

他沒有躲、沒有防備。

在看見搶在他行動以前便將之抵擋,有著水藍色短髮的美麗男人,緋揚起了與面對冥王時截然不同的溫柔的笑容。

「笑什麼呢?緋大人,四周都是空隙,您是在跟小的開玩笑嗎?實在是讓人笑不出來。」

「由里,你在擔心我嗎?我好高興。」

單手環抱著由里,緋在那柔軟的髮絲輕輕一吻。

這個人,這個名為由里的純潔男人才是自己真正渴求許久的對象。

「我詛咒你!」

見到這樣的場面,冥王瘋狂大吼。

「我詛咒你死得比我還要悲慘!我詛咒你們!」

直到負面的言語隨著主人一同消失殆盡,緋也未改神色,反倒是由里不快地蹙眉。

「您到底在想什麼,何必殺死冥王大人?引發了這場戰爭,造成無數的死傷,您滿意了?」

「不這麼做,我就沒辦法取得他的力量,何況我從未喜歡過他,他的死對我來說不痛不癢,更不用提他身邊的小角色。」

「真是惡劣的人,玩弄他人身心,您真是下流。」

「沒錯,因為我喜歡的是你。」

由里冷下臉:「您是想將殺人的罪惡推卸到小的身上嗎?您實在是多此以舉,身為執行者,小的早已聽令殺死許多人了。」

「沒這回事,是我自己想要得到你。」

所以他才要成為冥王,如此就能扭轉由里的未來,從空之一族重新挑選出除了死,再也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的執行者。

「呵,我可真是有價值呢。」由里自嘲:「一旦成為冥王,除了被殺死,你的生命也沒有終止的一天了,只能一直作為穩固時空的祭品,痛苦、痛苦,一直痛苦,看著身邊的人死去,卻無法終結自己,這樣真的值得?」

「值得。」

緋毫不猶豫地將印記植入自己的身體。

在光芒散盡的瞬間,緋的氣質改變,那是屬於冥界之神、時空之鎖的模樣。

身上的傷口癒合,但兩人都明白,再次看見緋的血液,將會是純粹的銀,猶如前代冥王。

望見那閃著深邃目光的雙瞳,由里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曾問過你,如果我成為冥王,改寫既有的規則,你是否願意正眼看我。」

那是在由里認為緋是個光說不做、自以為是的男人。

「放棄未來、放棄輪迴轉世的機會,對我來說都不算什麼,但是……」

那時由里笑著說等作夢再說也不遲。

如果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自己是否會說出不一樣的話?

「由里,你願意陪在我身邊,與我一同見證時空崩落之日嗎?」

與當時相同認真的表情,與當時不一樣的覺悟。

這是他們的約定,一個只有緋放在心底,花費數萬年才實現的約定。

為了得到由里,為了讓由里活下去,緋願意捨棄自由,被禁錮在只有空虛的繁華王宮。

緋已經不是滿口說著付出卻從來不肯真正實踐的孩子了。

那麼,他呢?

這個人為他做到這種地步,他又該如何回應?

「……陪在你身邊,也未嘗不可。」

緋曾經強硬奪走他的身體,對於這個人,他應當只有厭惡,可這時卻溢滿了不一樣的心情。

「但是你可不要誤會了,這不是愛,只是一種補償而已。」由里移開目光:「你要我,我就將自己給你,但僅僅只有如此而已,我無法給你更多。」

緋立刻將由里擁進懷裡。

「沒關係,先這樣就好,先這個樣子……就足夠了,由里。」

由里張著口,最終,只有咬唇不語。

愛是什麼?

他不曉得,因為自己只愛過一個人。

為了職責而生,為了愛人而死的兄弟。

如果,想要追隨對方死亡的感情叫作愛情。

那麼願意獻出自己以弭平這個人的寂寞,那樣的不捨,又該被稱作什麼?

尤因,如果你還活著,一定能夠解答我的疑問吧。

==============================================

因為小K感冒,於是我立刻寫出一篇短篇給他......然後不知不覺寫了兩千字,究竟...?
這篇文是先前的短篇此時此刻過了大概千萬年的時間吧,總之很久了,久到幻雨的故事結束,大家都找到幸福了,包括等了小受數千年才找到人家的某人(喂

不用對緋的渣有意見,因為我已經有意見過了XDDDD
但是為了收集力量,緋一定要這樣做(不管怎樣都瞞不了的),只能說冥王真倒楣,請安息吧
反正小K也不介意緋這麼渣~

然後之後還會寫一篇由里真正接受緋的賀文吧

提到尤因,我知道沒半個人記住他
他是之前出的遊戲破滅離時的女主角千亞的前戀人
很悲慘地死掉了,你也安息吧(合掌
蠻想寫尤因和由里以前的故事..........有機會再說吧._.(默默填其他坑去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