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台上,秀氣的面容帶著沉穩。

柔和的鋼琴聲傳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動作優雅地在眾人面前拉起了小提琴。拉出第一聲的當下便讓眾人為之震懾,聲音很美,飽含著難以言喻的心情,令人動容,然而拉奏的主人卻沒有什麼表情,專注地將想要傾訴的一切透過小提琴傳達,即使他真正希望聽見的對象並不在這裡,不存在於他能夠到達的地方。

不例外地在一曲結束後聽見已經得到過無數次的掌聲,他也如同以往一樣,微微傾身示意,轉身離開不再留念的這裡。

他的呼喚無法讓那個人聽見。

他的心情無法向那個人傾訴。

只能藉由他唯一想得到的方式,在這個只剩自己一人的世界,不斷演奏著。

反反覆覆,僅此而已。





「看來這次應該也很有機會拿到前三名吧?只要多累積一些獎項,你就可以出國深造了呢!」

從音樂比賽會場一回家,南宮鏡就趴在床上,開心地翻著雜誌:「這幾年我們幾乎參加了所有知道的比賽,我從來沒有在短時間獲得這麼多名次,這都是小辰你的功勞,所以我就說你很有能力的,這下伯父應該說不出話來了吧?哈哈。」

「……嗯。」

喃喃回了句,離幽辰坐在一旁默默地翻著書籍,而且是過去沒有興趣的商業相關。

轉眼間,離幽辰和南宮鏡已升上大學,就讀商學院。離幽辰遵守和父親的約定以協助家族企業發展而努力,由於他成績優秀、表現有佳,對於他和南宮鏡不定時參加音樂比賽一事,父親雖然很生氣,卻也不再阻止,畢竟離幽辰每次都拿到前三名,並未因此讓離家蒙羞。

雖然發展順利,要達成目標指日可待,離幽辰卻不是相當開心,他所構築的未來早在多年前就少了一個人,其實是否成功都不重要了,連最喜歡的小提琴都漸漸缺少了熱情,總是以寂寞難耐的心情拉奏,想不到意外受到歡迎,他覺得很諷刺。

他也不清楚自己為何堅持下去,莫非是期待對方總有一天會回來?

離幽辰苦笑,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可能的,因為對方不存在於這世上的任何一處。

「小辰,你也夠了吧?」

突然,南宮鏡蹙眉說著:「這幾年你的模樣還真是像極了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不過那時至少還有點生氣,不同現在完全像個死人。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但大概猜得出來跟那孩子有關,顧慮你的心情我才沒有問你為什麼他不見了,不過你一直這樣我也快看不下去了,振作起來啊!消沉是改變不了任何事的,我以前就說過很多遍了吧?」

離幽辰動作一頓,表情十分複雜。

南宮鏡用書本敲了一下他的頭:「你的優點是溫柔,缺點就是思想太過黑暗,不管失去什麼都覺得天崩地裂,不會想要追回來,而且,把話攤開來說,兩個人想總比一個人想好一點啊!……真是的,好歹作朋友這麼久了,你卻還是一點也不信任我。」

「不,我只是……」離幽辰想要反駁,但仔細一想,或許南宮鏡說得沒有錯。

他做事太過被動,就是因為如此,才會愚蠢地放開那個人。

並沒有不信賴南宮鏡,只是覺得已經沒有任何解救的辦法了,坦白與否也不可能改變過去,乾脆保持一輩子的沉默。他的成績優秀只是因為自己不想讓自己有機會想到對方,才逼迫自己用書本忘記。

他也變得不太想回家,因為那裡充滿著許許多多的回憶。

如果說出來……他的心情會舒服些嗎?

「……我說什麼,你都會相信?」離幽辰嘆了口氣。

罷了,正因無法挽回、無法再次見到對方,說出來也無妨。

自己喜歡的名叫祇丹的少年不是人類,而是異界的貓族國王。據祇丹離去前所表示,兩人有機會相見是由於貓族存在著不滿年紀輕輕的祇丹繼位而引發叛亂,他在一場意外被捲入時空亂流昏過去並被打回原形,被正巧路過的自己看見。

真是不可思議,若是自己那時沒有發現倒落在草叢的祇丹,又或是發現了卻沒有搭理,他們就不會認識了吧。

離幽辰想著,將自己與祇丹認識的過程、以及是如何分開的全數說了出來。

分手的過程如今回想起來還是感到痛苦,祇丹坦白身份,自己卻拒絕相信,如果當時願意聆聽,緊緊抱住對方不讓他走,是否會有不同結果?

當身著奇裝異服的陌生男人劃破空間,當自己在醫院房間看見另一個世界、眾人齊身下跪恭迎祇丹的景象……到現在,自己仍是會認為祇丹只是想要離開而編造謊言。

這些都只是毫無意義的假設而已。

南宮鏡愣愣地聽著離幽辰說著不似現實的話,許久反應不過來。

腦袋空白了很久,南宮鏡才呆呆地回了一句:「……哇,小辰你真是厲害,想不到連另一個世界的國王都能把到。」

雖然早就知道祇丹來歷不明、身份可疑,可怎麼也想不到居然會是這回事。

「你相信?這種非現實的事情?」

「為什麼不相信?你又不會連這種事都要欺騙我,就算要找藉口,也不會選什麼魔法還是王的……真是不可思議,國王!國王耶!實在很難想像啊!以國王的尊嚴來看,他居然可以愛你愛到讓你上,你太厲害了,我敬佩你。」

「那些都沒有意義了。」離幽辰垂下頭:「祇丹已經回去了,就算同你說的,他願意讓我擁抱,那麼他又為何要離開?為什麼不能留在這裡?我們已經約定好了啊……待我完成與父親的約定,就可以永遠在一起的。」

「那也沒有辦法吧?他是國王不是嗎?」

「我不明白,因為是國王就無法選擇我?因為是國王,所以之前的約定都不算數?那麼我又算什麼?僅僅只是可以拋棄的人嗎?為什麼不能留下來?」

即使離幽辰知道是自己放開祇丹,但他同樣也想過,祇丹為什麼執意要走?

願意在離開之前花時間告訴他那些被當成謊言的解釋,卻不願意留在他身邊?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

南宮鏡搖搖手:「我們只是有錢人而已,並非統領一族的國王,所以你大概無法體會那種心情,那孩子沒辦法隨意拋棄王位的,之前恐怕是以為自己無法回去了才會答應你,可是既然他的臣子都找來了,他還能視而不見嗎?如果他是那種為了一己之私拋棄責任的人,我相信你絕對不會愛上他的。」

離幽辰一愣。

回想過去在他猶豫是否要參加音樂比賽、在他不知是否該在父親與眾客人面前證明自己對小提琴的熱愛,因為有祇丹的鼓勵他才能不放棄,想辦法堅持下去……

對啊!這樣的祇丹,不可能因為愛他就放棄責任於不顧的。

可就算知道,他還是沒辦法接受被留下來了。

南宮鏡也曉得離幽辰一像死心眼,想法又十分悲觀,無奈地搔搔頭。

「小辰,你這樣想太自私了,姑且不論祇丹是不是國王,他在那裡有親人和朋友的吧?為什麼你們相愛就一定是他要留下呢?如果他的臣子沒有找來,他原本還答應你留下了吧?祇丹不得不為了職責離開,為什麼你就不能追上去?退一百步來看,你其實對這個世界沒有牽掛吧?」

南宮鏡一針見血的指責,讓離幽辰像是被榔頭敲到那樣震驚。

他從來沒有想自己追上去的可能性,只有一味希望祇丹不要走。

「這件事我本來也覺得很不可思議,所以是不想特別提起的。」南宮鏡搔著臉:「你幾年前不是被砸下來的學校大鐘波及到嗎?其實你本來最大的機率不是死了就是變成植物人,雖然醫生說這是奇蹟,但好像是那孩子救了你的……我是這麼想的啦。」

離幽辰露出不解,南宮鏡說出那天所看見的一切。

當聽完後,離幽辰非常震驚。

只因為南宮鏡所提到的三名陌生男人,令他想到那天在病房看見的那些人。

「祇丹應該跟對方交換了什麼條件才救起你的,他看起來似乎有難言之隱,所以,我認為你真的不應該怪罪於他,就算只是不自覺這麼想,也對他很失禮。」

「但是他……沒有提起這件事,也未開口要求過我。」離幽辰苦悶地笑了聲:「在今天之前,我居然都沒有想到還有與他一同離開這條路可以選擇,他其實可以問我的,但是他沒有,就連暗示都沒有做過。明知道我誤解他,他卻沒有辯解。」

見離幽辰這麼難受的模樣,南宮鏡心情也不好,誰想無法料想得到祇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任憑他們兩個有多少權勢地位也無法尋回對方。

好空虛啊!正因為是發誓要用盡一生疼愛的對象,胸口才會這麼疼。

他已經不曉得這些年是怎麼渡過的,年少的不懂事讓他做了愚蠢的選擇。

離幽辰雙手交握,抵在額上,默默地落下淚來,他很久沒有痛哭過了。

「我好想見他,就算只有幻影也好,我想要見他,對他說聲抱歉,若我還有這份資格,我還想要伴隨他一輩子啊!」

「小辰……」

看著離幽辰,南宮鏡不曉得該如何安慰。

該說的話也都說了,可無奈的是,即使離幽辰後悔也沒有用。

「那麼,祈禱吧。」

既然事已成定局,自欺也好,只要這些話能夠成為堅持下去的力量。

「他不是因意外跌入這個世界的嗎?或許,未來的某一天會再度發生。」

離幽辰並不相信祈禱,他小時候祈求了很多事,沒有一件是神明幫助他實現的。

然而這一刻,他握緊雙手。

那一天祇丹受到傷害的模樣,至今仍刺痛著他。

想要再見到一次你,祇丹。

對不起,•對不起,那個時候我居然懷疑你。

明明決定要成為能夠保護你,可以讓你放心依賴的人,卻食言了。

突然,離幽辰的胸口發出光芒,這個異狀讓兩個人同時愣住。

「小辰?你胸前放了什麼東西?」

離幽辰愣了愣,從衣領内拿出祇丹送給他當作護身符的鈴鐺。

他曾想過要扔掉、徹底忘掉對方的,但一想到祇丹是帶著怎樣的表情綁在他的手腕上,一直無法真正動手。

最後他終於放棄,承認自己無法做到忘卻的事實,便當作項鍊戴在身上。

既然是祇丹的東西,擁有魔力也不值得意外,可是他不明白為什麼現在才出現變化?

還未理出個頭緒,離幽辰一怔,發現自己的身有漸漸變得淡薄。

「咦、咦?這究竟是怎麼了?」

離幽辰很慌張,但是南宮鏡卻在驚訝過後,對他露出一抹不捨的笑容。

「小辰,要幸福喔。」

「什麼意思?鏡……」

來不及道別,離幽辰瞬間消失蹤影。

望著只剩自己一人的房間,南宮鏡無奈地搔頭。

「真是的,這也真是突然啊……」

這一天開始,離幽辰便失蹤了。

在這個世上。

==========================================================

開始龜速連載下集試閱XD

如果說上集注重的是兩人感情的培養,下集就是離同學要如何延續兩人的未來吧
過了幾年離同學變成熟了,這集想讓他帥帥地保護咪丹XD
說到成熟,大概是失戀了所以離同學換髮型了(哪招阿

總之因為原創場已經結束很久,在CWT33以前慢慢連載
(雖然我已經寫完了._./<喂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