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幽辰不曉得自己昏睡了多久,醒來時一陣痠痛侵襲全身。

腦袋昏昏沉沉的,他花了好幾分鐘的適應才有力氣了解目前自身的處境。

一抬頭,他愣住了。

「呃……這裡是哪裡?」

夜晚的森林寧靜得恐怖,只有偶爾吹來的冷風,他甚至聽不見蟲鳥鳴叫。

不知是否是自己多心,似乎有不少注視著這裡的目光,可他環顧四周也不見任何人影。

離幽辰搔著頭,揹著小提琴盒站起身,鈴鐺隨著他的動作叮鈴作響。

試著去回想,他也只記得鈴鐺突然發光,而自己的身影也越發淡薄,之後就失去了意識,南宮鏡在最後對他說的話印象深刻,他不明白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幸福……失去了祇丹的日子還有什麼幸福可言?

還未有個打算,四周突然傳出沙沙數聲。

眨眼前,離幽辰的面前出現三個陌生男人,帶著好奇的目光打量。

無法反應過來的離幽辰在怔愣數秒後,內心不禁漏跳一拍,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

這三個男人並非人類,在他們的頰邊有著一對貓耳,雙臀之間也帶著一條尾巴。

他們擁有和祇丹一樣的非人特徵。

「這個人是誰?他不是我們一族,而且還有人類的味道。」

男人們露出狐疑的表情討論起來。

「可是沒有聽說人類有派遣使者,就算是私事,也應該不會被我們發現,人族王怎麼可能會派出這麼彆腳的使者?你看,他全身上下都有破綻,好像隨便一打就死了。」

「……喂,等等,該不會是那些叛亂者的同黨吧?」

離幽辰發現當對方說完這句話後,氣氛突然改變,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們……在說什麼啊?

「那些叛亂者打著自以為高尚的名號,害我們生活不得安寧,陛下也不早點解決,不曉得在拖什麼,如果這個人類是同黨,乾脆我們先把他解決吧!搞不好柔弱的模樣是裝出來的。」

離幽辰後退幾步,跟步步逼近的男人們拉開距離,他可以從對方的表情看見強烈的殺意,儘管完全聽不懂他們討論的內容。

可才退不了幾步,眼前便消失了兩名男人,同一時間出現在左後跟右後方。

他被包圍了?

「小心點,不曉得他會耍什麼招數!」

男人們伸出手,寒光一閃,化為尖爪,離幽辰知道以那銳利的程度,揮到自己身上肯定會立刻被四分五裂。

「你、你們……請等一下。」

聽見離幽辰開口,男人們的表情更是戒慎了,雖然有點懼於那致命的尖爪,但他可不希望才還未證實自己的猜測並見到祇丹前,就死得這麼冤枉。

「你們是貓族嗎?不曉得你們是否認識祇丹?」

「祇……丹?祇、祇丹‧貓夜陛下?」

男人們露出驚恐與憤怒:「他居然直呼陛下的名諱!真是膽大妄為,果然是叛亂者!」

「殺了他!不能再任由他們興風作浪了!」

離幽辰瞪大眼,怎麼會知道自己的發言更是堅定男人們要殺了自己的想法,雖然知道祇丹是國王,可是名字早已念成習慣,一時間忘記祇丹的身份是必須改變稱呼的。

他想要逃走卻無路可退,面對男人們充斥的殺意,只能在原地乾著急。

莫非他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

「三位貓族的先生們,請稍等。」

柔和甜美的少女嗓音消弭了男人們的殺意。

隨著沉穩的步伐,一名身穿華麗服飾、挽著古典髮型、紫色長髮的美麗少女帶著笑意出現在眾人面前,她擁有一雙尖銳的耳朵,雙瞳似乎帶著足以誘惑人的魔力,其餘與人類無異。

這名少女又是誰?

男人們先是困惑,過了幾秒,各個露出震驚。

「您……莫非是……妖族的皇女,妖族陛下的皇妹,將是歷任最出色的巫女,蓮花‧妖月殿下?」

「說不上是最出色,我沒有那麼優秀,先生真是過獎了,但我確實將會繼承母后守護妖族。」

蓮花優雅地掩嘴輕笑,以正式的用語說話,舉止帶著成熟的魅力,隱隱透露著不可侵犯的純真氣質,並不會給人嬌柔造作的感覺。

「皇女殿下,您為何會單身一人來到此處?實在太危險了啊。」

「這的確是我的疏失,十分抱歉讓各位擔心了,但是,這名人類是貓族陛下的友人,因時空亂流才會意外誤闖到此處,能否請各位放過他呢?我會負起責任帶領他拜訪陛下的。」蓮花禮貌地微微拉起裙襬欠身。

男人們為難地對看一眼,若這句話是由離幽辰所說,他們絕對不會相信,然而卻是身為妖族皇女的蓮花出面解釋,他們沒有懷疑的理由。

「蓮花殿下,您確定這名人類不是叛亂者?」

「是的,此人名喚離幽辰,是陛下的恩人兼友人。」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離幽辰原本一直默默的站著不敢輕易開口,當蓮花這麼說,他驚奇地看向對方,可只換來一抹不明的微笑。

再三確認離幽辰無害,男人們猶豫一會便離開了。

看著雖然不清楚理由但確實解救了自己的蓮花,離幽辰不曉得該說什麼。

「請問,您是……?」

蓮花輕笑:「你好,離幽辰殿下,我是妖族王煬煇‧妖月的皇妹蓮花,耳聞你已久,我一直很想親眼看看能讓祇丹陛下朝思暮想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今日一件果真如我所想,是十分出色的人物,難怪陛下心心念念著你,不過……心靈支柱抑是摧毀殆盡的絆腳石,缺少你相伴,陛下活著跟死了並沒有差別。」

聽見蓮花說祇丹想念自己,離幽辰不免雀躍,但是後面的評論又讓他很驚慌。

「什麼意思?祇丹發生什麼事了?」

「陛下將八成的心留給您,倚賴剩下過活實在太過辛苦,何況還必須憂心叛亂,若你這時出現在陛下面前只會干擾他……離幽辰殿下,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陛下對我而言與親哥哥無異,我不希望他繼續受到傷害,來到這個世界是奇蹟也是命運,如果你想要回去,我會幫助你,但同時也會阻礙你與陛下碰面。」

這麼說的蓮花,笑容中終於帶著王族的威嚴。

他因此被震懾住,一會,才明白了蓮花的意思。

如果自己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就不要給祇丹無謂的希望。

這是否代表祇丹是真的不捨離開,亦代表他在祇丹心中真的有一份地位?

離幽辰很想相信,堅守多年的愛情並非只有自己。

「為什麼您會知道這麼多?是……他說的嗎?」

蓮花搖搖頭:「連魔王陛下和國王哥哥都不知情的事情,祇丹陛下怎麼會跟我說?我是必須繼承母后守護一族的巫女,只要占卜,多少能夠了解,能及時來到此處也是如此,你不需要太過驚訝,而且請放心,我並沒有向其他人坦白……那麼,離幽辰殿下,你的回答是?」

答案,其實根本不需要花時間思考。

南宮鏡說的沒有錯,他對原本的世界並未有特別留戀,見不到南宮鏡他會想念,但是失去祇丹的難受卻是沒有辦法忍耐的。

祇丹無法為他留下,那麼他就跟祇丹走。

「我要留下來。」離幽辰回答:「為了不會再度後悔,不會再度體會沒有他在身邊的空虛,我想要留下來陪伴他。」

即使拋棄原有的一切也無所謂。

即使過去的的努力將化為泡影。

蓮花鬆了口氣:「很高興你有這份心意,其實你若要回去也無妨,謝謝你願意陪伴祇丹陛下,離幽辰殿下,那麼請到王宮去吧。」

「呃……不需要叫我殿下的,蓮花皇女,我沒有這份資格。」

「哎呀,可你是祇丹陛下的情人呢,陛下用情甚深,絕不會另娶皇后,將來臣子見到你可都要以王族之禮相待的!」

見離幽辰滿臉通紅,蓮花笑得更開心了:「那麼,就喚你一聲幽辰吧!你也直接稱我蓮花就行,我其實比你年長呢!而且你的地位將不如從前,別人不會覺得於禮不合的。」

「我……」

曉得蓮花沒有惡意,但離幽辰還是難以回應。

什麼樣的地位都不重要,他只想快點見到多年未見的祇丹,說聲抱歉。

然後……若是可以,他想恢復以往的關係,再一次以所有的情意疼愛他深深喜歡的這個人。

=======================================

N年前就決定要有的角色,直到咪丹本才設定好個性和外貌的蓮花妹妹~
原本是很愛撒嬌和黏著哥哥的小妹妹,後來才多設定了長大後帶著古典氣質,說話也比較正式
雖然只是配角,但是在咪丹本的立場相當重要,幫了離同學很多忙030/

這孩子並不是腐女,只是用占卜偷偷得知了很多事情,所以才決定要幫助兩人重修舊好XDDDD

之後還會出現一些離同學生命中的貴人~
某方面來說他真的是幸運的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