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清柳‧靈日,精靈族皇子,為當今國王蘭德列維‧靈日與其妻伊美妮亞的獨子,個性承襲父親的冷淡,且為人十分孤僻,平日除了身為皇子的基本學習,就是留在圖書館看書或是與自然精靈溝通,可這也並非他的喜好,只是不曉得該做什麼罷了。

他的學習能力很強,卻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這也是蘭德列維擔心的地方,因為不是疾病只是天性使然,也無從治療。

對於這點,雅清柳是相當有自覺的,由於身邊沒有同齡的朋友,親戚關係不甚親密,他一直是獨自一人,雖然為了改變而嘗試做了不少事,遺憾的是沒有任何改善。

雅清柳從未想過自己會有所改變。

但是有一天,他被父王叫去私下長談,希望他以使者的身分拜訪龍族王宮一陣子,當成學習即可。

聽見這件事他有些困惑,即使統領神界的三名國王交情匪淺,怎麼會突然派遣他,且一去便是一陣子?

蘭德列維有些困擾:「你也曉得,龍后前些日子被殺害了吧?」

雅清柳點點頭,這件事的嚴重性之高早已傳遍了神界,說不定連魔界都知道了,他不需要特別探聽有能聽到一些風聲。

劇說龍后是溫柔善良的女性,這一代的國王也沒有后宮,應當不是與人結怨,或許是遷怒,可事件發生得非常突然,兇手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也缺乏線索,龍王為此十分震怒。

「佛爾利亞……也就是龍王雖然已經冷靜下來,但是皇子卻從那件事開始變得容易生事,經常打架,或許是年紀尚幼失去了母親而受到嘲笑,佛爾利亞非常困擾,無論如何勸阻也毫無辦法。龍族皇子個性上較為叛逆,也未有同齡友人,雖然你與他在年齡上有些差距,畢竟身份相同,希望你能跟他做個朋友,將他導向正道。」

「父王,我認為這是天方夜譚。」雅清柳的語氣非常認真。

小小年就就能說出天方夜譚這四個字,可以想見他到底有多老成。

「……無妨,能交上朋友就是萬幸了。」

問題是他認為個性南轅北轍的他們是不會有當成朋友的一天。

雖然這麼想,雅清柳也沒有特別想要拒絕的念頭,反正龍宮應當有書籍,當作打發時間也未必不可,至於能否結交朋友,他不是很在乎。

失去重要的家人嗎……雅清柳突然想到,父王以前似乎失去過兩個家人,一個是重要的父親,另一個是關係親密的表哥,也許正是因為有過這樣的經驗,現在才會想要幫助對方吧。

雅清柳同意前往龍宮,一向嚴肅的蘭德列維鬆了口氣。

於是三天後,他在數名護衛的陪同下拜訪龍宮,龍族王佛爾利亞‧龍翔白是名富有威嚴的嚴峻男人,擁有會讓人不自覺畏懼的氣勢,但才七歲的雅清柳坦蕩地直視對方,一點也沒有害怕的神色,這讓佛爾利亞在觀察幾分鐘後緩和了表情。

「蘭德列維之子,感謝你的到來,朕的兒子還請你費心了。」

怎麼說得好像對方年紀比自己年幼似的,這真的是跟六歲小孩的對話嗎?

雅清柳也不曉得該如何費心,他覺得自己是來這裡當食客的,而且怎麼會有人想找同樣不擅長人際的他幫忙,龍族皇子到底引發了多大的問題,才會讓龍族王這麼堅持?

他一直認為一定是走投無路了才會需要自己出面。

懷著神情瞧不出端倪的困惑,雅清柳隨著佛爾利亞前往龍族皇子的房間,且這時才得知龍族皇子還不曉得自己的到來,因為預料到對方不會答應,佛爾利亞似乎打算先斬後奏。

「鳳麟!快點出來,有貴客。」

敲了兩下門,佛爾利亞中氣十足地吼道,裡面立刻傳出摔倒的聲音,在一陣匆忙的奔跑後門被一腳踹開,佛爾利亞像是早有心理準備,在前一刻站到一旁,免於被門打中的下場。

從裡面闖出來的少年帶著一臉兇狠,差點撞上原本站在佛爾利亞身後的雅清柳,他雙眼放大一些,不否認自己難得被嚇到了。

「做什麼啊?老爸!」

少年的口氣非常不善,深綠色的短髮四處亂翹,在少年的搔弄之下更是雜亂無章,身上到處都是貼著藥布的傷口,看起來像是才剛打過一場十分精彩的架。

老爸?雅清柳愣了一會才想到這應該是在稱呼龍王。

「沒規沒矩的,叫父王!」佛爾利亞扳著一張臉:「你又打架了?不是叫你別四處生事?帶著一身自己招惹的傷真是丟盡皇族的臉了,像什麼話?鳳麟,還不快去治療!」

同樣身為皇子,怎麼兩個孩子的個性和禮貌會差這麼多?

「才不要咧!我自己的問題我會解決,每次都靠醫生,到頭來還不是要被那群王八蛋嘲笑?哼!老子才不幹呢,這麼丟臉的事情,而且男人就是要靠傷口的數量來證明男子氣概的!」

雅清柳完全無法理解,一身的傷口在他看來狼狽極了,看來龍族皇子是擁有奇妙思想的生物。

佛爾利亞也露出對方根本不能溝通的疲憊:「……算了,你的問題朕稍後再來說教,你還不快來招呼遠從精靈界拜訪的客人,鳳麟,這孩子是精靈王的獨子,雅清柳‧靈日。」

鳳麟左右看了看,好一會兒才低下頭看見嬌小的雅清柳,兩人對看了一會兒,他蹙眉拎起對方。

「這小東西是什麼玩意?」

「你實在太膽大包天了!還不快點放下這孩子,存心想氣死朕嗎!」

鳳麟揚揚眉,左右晃了晃,手中的「小東西」也任由他在半空中搖來搖去,這麼沒禮貌的行為讓佛爾利亞差點氣得吐血。

「鳳麟!你沒聽到朕的命令嗎?把他放下!如此對待精靈族第一皇子太失禮了!」

「他自己都沒說什麼了,你這老頭這麼囉嗦做啥啊?」

看著父子倆同樣火氣十足的對嘴,被當作玩具的雅清柳倒是十分冷靜,在他看來鳳麟也沒有惡意,雖然看起來的確不怎麼喜歡他,但會有這個行為只是天性使然,或許還帶著一點想要氣壞龍王的目的。

天性使然……天生就是這麼沒有禮貌,這是無藥可救的,四肢旋空的雅清柳默想。

不喜歡也罷,他並沒有希望對方喜歡自己,雅清柳向來不勉強別人的,何況自己也沒有喜歡鳳麟,頂多對那超級不體貼的對待有點不曉得該如何反應而已。

「所以這小東西來這裡幹嘛?精靈族第一皇子?你……該不會是要我跟他培養感情?」

「沒錯,精靈王蘭德列維以交流學習的名義暫時託付這個孩子,你必須以龍族代表的身份好好款待他,千萬不可以像剛才那樣失禮了。」

「什麼!」

鳳麟立刻丟下雅清柳,大聲抗議:「我才不要,為什麼我要做這種婆婆媽媽的事,又不是女人!」

被丟下去的雅清柳不慌不忙地小跳了幾步,平安落地。

「反正你平時也沒做正經事,連皇子應當學習都十分馬虎,你就給朕收收心,專心照顧這孩子,時時刻刻帶著他。他要來這裡居住一個月,若是朕發現有任何損傷,絕不輕饒。」

「死老頭!你在打什麼主意?」

「你不該稱朕為老頭,而是父王。」

「我管你那麼多!」

鳳麟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時時刻刻帶著……開玩笑,出門多不方便,這麼小不隆咚的很礙手礙腳耶!好像一個不注意就會被踩死。」

「那麼就安分留在王宮吧,這樣就能隨時關照他了。」

「等一下,所以我吃喝拉撒睡都要跟他在一起?我又不是變態!」

佛爾利亞冷眼一瞥:「說話別這麼難聽沒教養,精靈皇子年紀尚幼,一個人極不安全,一起生活有問題?這孩子跟你同性。」

「我最討厭小孩了,才不要跟他相處一個月,把他送回去,不認識也沒差!」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這孩子交給你,待會護送他的侍衛會將行李送過來,朕再說一次,不准失禮!」

「什麼?等一下!老爸……」

佛爾利亞頭也不回,拂袖而去。

鳳麟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氣得著實不輕,他怎麼曉得今天突然要當一個這麼小的孩子的褓母,父王還強迫他接受,根本不理會他的抗議。

噁心死了!居然要他做這麼娘娘腔的事情!

鳳麟煩躁地亂搔頭髮,轉頭一看,身為一切的原因居然安靜又乖巧地盯著自己看。

乖巧有屁用,還不一樣是個超級大麻煩。

無視佛爾利亞的叮囑,鳳麟拎起雅清柳的後領往房間一丟,氣憤地摔上門,而有了之前經驗的雅清柳則及時驅使魔法,讓自己低空飛了幾十公分後穩穩地站住。

「喂!你這傢伙,給我識相點閃一邊去,不准打擾我,否則要你好看!……切!以為有老爸照你就放肆了。」

討厭灰塵染身的雅清柳拍拍衣服,不用鳳麟提醒,他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既然對方這麼嫌棄他,那麼就在一旁念書吧!好在早已準備了幾本還未看完的。

過了幾十分鐘,專心念書的雅清柳突然想到有件事還沒有做,跳下椅子,將皺褶的衣服拉整齊,緩步走到趴在床上睡得像死人一般的鳳麟旁邊,拉拉他的衣角。

沒有反應。

他又拉了幾下,還是沒有反應。

雅清柳想了想,只好爬上床,拼命拍打鳳麟的臉,後者被有如蚊子的力氣打了幾下後終於被吵醒。

近在咫尺的臉蛋似乎讓對方嚇了一跳,「哇」的大叫一聲往後退正好摔下床,痛得爆出一堆粗口,而始作俑者的乖乖地坐在床上盯著他瞧,沒什麼反應。

剛才鳳麟是不是有一瞬變得滿臉通紅?雅清柳偏著頭想。

「幹、幹什麼啦?你沒事爬上我的床做什麼,不是叫你不要打擾我嗎!媽的……痛死我了!」

「雅清柳。」

「啊?」鳳麟丈二摸不著頭腦,他剛才說什麼?

「雅清柳‧靈日,不是喂。」雅清柳抬頭:「父王告誡,要有禮貌。」

他自己的個性雖然也很不討喜,但聽話還是有的,初次見面要先打聲招呼才是乖孩子。

雅清柳回得很認真,可是鳳麟只覺得一陣氣血上湧。

其實對方也沒做什麼壞事,但一想到佛爾利亞交代的工作,就覺得雅清柳面目可憎著實欠扁,而且還為了什麼狗屁禮貌把他吵醒……鳳麟努力忍住怒氣,拼命深呼吸、吐氣,告訴自己必須冷靜。

可惜最終仍以失敗告終。

「你叫什麼名字干我屁事!」

他還是第一次被人怒罵,雅清柳默想。

===================================================

寫這段的當下有很多話想說,可是當開始貼試閱時反而說不出話來了XD
今天寫完本子番外,終於正式完稿了!!!
然後等小K畫完圖後,就可以貼幾張插圖試閱了
上次討論過後,會有幾張的漫畫喔~~~

不過那個太糟糕了所以不能貼上來X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