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不過,若是讓碧提亞姊姊見到你,她可是會很不開心的,你要小心喔,雖然她不是壞人。」

碧提亞?誰?

隨著蓮花,離幽辰順利離開森林,猶豫再三,他忍不住詢問。

「不好意思,我對這個世界並不熟,請問這裡是?」

「魔界,魔族生活的世界,魔界由三大種族統領,魔族、貓族、妖族,其中魔族更是位於所有種族的頂端。我的王兄是妖族國王,至於祇丹陛下就是貓族國王了。人類種族生活在異界,與你所在的異世界定義並不一樣喔,你的世界被切斷與這裡的聯繫,幾乎沒有交集,只有強制打開或偶爾時空亂流才能前往,但機率也不高。」

離幽辰確實聽說過祇丹會掉落到他的世界的理由,就是被捲入時空亂流。

「我剛才說的人類異界,與這裡有著緊密的聯繫,擁有可通行的時空門,你可以當作原本是同一個世界卻分開了,必須通過溝通的橋梁才能來往,而這種異界的存在除了人界,還有天界,那是光明種族的住處。」

既然都有魔界了,還有天界的存在並不奇怪,應該說若是只有魔族他反而會覺得古怪。

離幽辰聽得有些模糊,但大致能理解異界關係。

應該就像因板塊運動分開的兩塊大陸,必須靠飛機或船才能來往的感覺吧。

來到貓族居住的城鎮,他發現這座城的建築物與衣著服飾等比較偏向西方,與記憶中所知的歐洲過去的人類生活相去不遠,唯一的差別大概是種族都有著與祇丹相同的特徵。

這令他心情非常激動,祇丹就在這裡,相隔多年,他們終於能夠見面了。

然而雀躍的同時,離幽辰也感受到四周投射過來的目光,看的肯定不會是異族的蓮花,而是身為人類的自己,他似乎隱隱約約聽見「這裡怎麼會有人類」、「有什麼企圖嗎」等等評論,有的甚至不帶善意,與一開始遇見的三名男人一樣,他走著走著不禁低下頭,覺得很不自在。

他無愧於任何人,並沒有做對不起他們的事情,可這些人令自己有被公審的感覺。

「抬起頭,你不需要低賤自己,並沒有顏面無光這回事喔。」

一逕走在前方的蓮花回頭,笑著鼓勵離幽辰:「你可是陛下最重要的人喔,與他們是無法比擬的,不用因為對方的惡意就畏縮行走。而且,你可是我蓮花帶來的人呢!要有自信一些……來,看吧,王宮已經到了喔。」

蓮花舉起纖細白皙的小手指著前方,座落於前方的貓族王宮。

離幽辰仰起頭,無法掩飾驚愕,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可實際看到還是令他十分震撼,難以想像有如孩子般天真無邪的祇丹就住在這麼雄偉的建築物裡,真的……是貨真價實的一族之王。

突然,離幽辰感到些許的不安,祇丹與他是不同世界和地位的人,真的還願意接受他嗎?

在離幽辰猶豫的時候,蓮花已經向門口的守衛打聲招呼。

「你好,我是妖族的皇女蓮花‧妖月,有事通知陛下,請問祇丹陛下方便會面嗎?」

「啊!皇女殿下,您好!」守衛禮貌地行禮:「陛下應該仍與魔王陛下一起商討要事,不好意思讓您等待通報,請讓我為您帶路吧?……呃,請問,您身後的人類是?」

發現對方看著自己,離幽辰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他是陛下重要的人類朋友,此行便是這位先生與陛下有約,但是魔界現在十分不安全,因此由擁有足以信賴的結界能力的我隨同。」

「……啊,是這樣……」

守衛半信半疑,但既然蓮花都這麼說了,他也無法將來歷可疑的離幽辰擋在門外。

若真是陛下的客人,他可賠罪不起。

「那麼,皇女殿下、人類的客人,這邊請。」

恭敬擺手,蓮花點頭並向離幽辰示意,兩人便與守衛進入王宮內。

離幽辰想將祇丹從小生活的地方盡收眼裡,望著華麗的王宮,有股抑鬱悶在心裡,雖然蓮花安慰他不用在意,他仍是覺得自己是格格不入的存在,彷彿能看到無形的隔閡,可是為了見到盼望多年的人,即使不自在他還是沒有退縮。

他沒有忘記那天祇丹離去的背影,以及眾人一齊跪下高喊陛下的模樣。

離幽辰捉住胸口前的衣領,心揪緊了,那是他不認識的祇丹,背負著期待的國王姿態。

這便是南宮鏡話裡的含意吧,國王和貴族終究是不一樣的。

「國王陛下、魔王陛下,萬安!」

聽見守衛的道安,因環顧四周而背對著他們的離幽辰一怔。

「祇丹陛下,許久不見,還有霜泉陛下,國王哥哥真是受您照顧了。」

蓮花禮貌致意,接著是陌生的聲音,那是語氣柔和的男人。

「妳也許久不見了,蓮花殿下,巫女的修行十分辛苦吧?希望妳不要勉強,不然弄壞身體就不好了……啊,妳怎麼會獨自在這裡呢?真是太危險了,煬煇或凱爾沒有一起來嗎?」

「感謝您的關心,基礎的自保能力我還是有的,國王哥哥還是很繁忙,身為體貼的妹妹,隨意外出是不好意思打擾他的,而凱爾哥哥依然漫不經心,怎麼會想這麼多呢?我也不是一個人,祇丹陛下,我帶來了您的客人。」

蓮花輕聲一笑,接著,響起了離幽辰思念已久的童聲。

「客人?朕不記得今天有會面的預約。」

祇丹!離幽辰激動地回頭,差點就要驚喊而出。

比記憶中長了一些的橘髮仍是有些雜亂,稚氣的童顏已成熟許多,讓離幽辰傷感的,是那總是笑得開懷的面容,此刻卻帶著嚴肅與一絲陰沉,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眸竟如此暗淡無色。

而「朕」……那是國王的自稱。

由於將注意力放在蓮花身上,祇丹並沒有注意到離兩人有好幾步路距離的離幽辰。

「呵呵,因為是臨時的客人哪!雖然曉得會打擾陛下,蓮花仍是覺得有必要將對方帶過來,哪!祇丹陛下,客人就在那裡。」

祇丹這時才將目光移過來,當看見露出複雜神情的離幽辰時,他怔住了。

以為是認錯,祇丹愣愣地看著離幽辰很久。

瞬間,他倒吸一口氣,滿臉驚愕和恐懼,並沒有分毫的開心。

意識到自己似乎不受歡迎的離幽辰並沒有立刻上前抱住對方,只覺得十分苦澀。

霜泉來回看著各藏心事的兩人,困惑:「祇丹,這位……你認識嗎?」

倒退一步,祇丹目光閃爍,不知該如何回答。

許久沒看見對方情緒這麼激動,即使不是開心的表情,霜泉也覺得欣慰,然而對象竟是一名他從未見過的人類,又覺得很是怪異,認他怎麼樣也猜不出兩人的關係。

他再仔細看了看離幽辰……似乎,有些眼熟?

「祇丹陛下,您怎麼了?是否需要與他私下聊聊?難得有遠從異世界來的貴客呢。」明知道祇丹在掙扎什麼,蓮花卻從容不迫地詢問。

祇丹想要質問,可腦袋一片混亂,一時間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原以為不會再見面,為什麼離幽辰會在這裡?

「異世界?」

霜泉搜尋著模糊的記憶:「莫非這位……是祇丹你剛回來時,一直呼喚著你的那名人類?」

祇丹臉色難看,垂下頭沉默一會。

突然,他抬起頭,用著令人難以想見的冷酷微微一笑。

「是的,陛下,這一位叫作離幽辰,是我滯留在異界時相當照顧我的人類,是我的恩人──蓮花殿下,他為何會出現這裡?」

聞言,離幽辰十分震驚。

這不是祇丹會露出的表情,不是他記憶中會使用的語氣。

瞇起的雙眼帶著高傲與疏離,微微揚起的笑容有著明顯的嘲諷,除了那張成長了些的外貌,一切都是他陌生的模樣。

數年的時間足以改變一個人的個性嗎?他希望反駁這個猜測,但祇丹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他下意識退後一步,完全沒辦法開口詢問。

這就是國王的威嚴?

「或許是又遭遇的時空亂流引起的巧合,我拜訪貓族前正好遇見他,經由占卜得知此人是您的舊識,便將他帶來了,希望您不會見怪。」面對這個狀況,蓮花回得從容不迫。

「嗯,辛苦妳了,朕稍後在處理。」

祇丹點點頭,說完後看向一旁的守衛,冷聲斥責:「招待兩人致休息室吧,還站在那邊愣什麼?別怠慢了。」

聽見陛下的命下,守衛趕緊跪下:「是!」

「抱歉,陛下,那件事以後在商討,朕有事先離開。」

「啊,好的,可你不是……」

祇丹搖搖頭,在霜泉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制止還未說完的話,霜泉似乎仍是無法理解,但至少已經明白對方不希望繼續這個話題。

祇丹連在最後看一眼離幽辰都沒有就離開了,而他,並沒有追上去。

離幽辰已經在對方的態度查覺到了疏離,儘管不明白是為什麼。

「朕也先離開了,蓮花殿下,妳請多保重。」

「好的,魔王陛下。」

待已經看不見霜泉的背影後,無法忍下種種的疑惑不解的離幽辰終於開口。

「蓮花,請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指的是什麼?」

「為什麼祇丹會變成這個樣子?又為什麼他……要表現得這麼生疏?我們明明、明明該是……」離幽辰突然說不下去。

他們的相愛,或許早已變成了過去式。

曾經的背叛,或許使得祇丹再也不相信他,而放棄了那場愛情。

離幽辰覺得相當難過,但是他無法責怪祇丹,畢竟都是自己造成的。

「你在說什麼呢?」想了想,蓮花露出恍然:「對了,因為你認識的是過去的他,所以大概不清楚,但這就是祇丹陛下原本的模樣喔。」

「咦?」

「正確說,是陛下這幾年來表現出來的樣子,他是國王喔,可不能讓人看見軟弱哪!你記憶中的陛下很早以前就消失了。」

看見離幽辰震驚的面容,蓮花補充:「也可能是祇丹陛下不願意讓人瞧見過去的面貌吧!依照陛下原本的個性,即使強勢,也不可能冷酷至此。」

那是代表……不希望與過去、包括自己作牽扯嗎?

「你打算放棄了嗎?」

「不……我只是覺得很悲哀而已,這就是報應吧?過去沒有珍惜,等到他不需要我了才開始掙扎,我真的很可笑。」

「誰說的?我倒是很欣賞你呢。」蓮花說:「放心吧,我相信陛下其實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先休息一晚再另作打算吧,我會幫助你的──哪,守衛大人可是很苦惱是否要打斷我們的話題喔。」

守衛尷尬一笑:「那麼……不好意思,兩位客人,請隨我往這裡走。」

離幽辰點頭。

只是在隨著蓮花和守衛朝反方向離去前,轉頭看著空蕩的長廊,腦海裡浮現那懷念又陌生的嬌小背影,輕輕嘆了一口氣。

祇丹,我們……還有復合的機會嗎?

=====================================================

這邊後面跟原本的其實有差XD因為燁月的建議,我決定讓離同學看一下小咪的威嚴~
不過離同學經過幾年的分離,他的不離不棄是確定的,只是在他們小小糾結一下
只有一點點而已(被打
因為這集的重點不在兩人感情的培養嘛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