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關係打從初遇就十分糟糕,可惜自從那天開始,他們無時無刻都必須在一起。

比起幾近爆走的鳳麟,雅清柳的心情倒是蠻輕鬆的。

他只要去圖書館晃個一圈,拿起最中意的書籍後跟著鳳麟走,假如對方停下腳步,自顧自地不曉得在忙什麼時,他就乖乖坐在一旁看書,累了也不要緊,他可以把書當成枕頭窩在一旁休息,反正鳳麟也從來沒有拋下他過。

鳳麟脾氣暴躁動作粗魯還經常口出惡言,但雅清柳倒是蠻欣賞對方的,相處一陣子就知道鳳麟心腸挺善良的,會經常打架除了一部分是個性容易被激怒,其實大半都是為了保護弱小、又不擅於爭論才會直接出手。

這是在鳳麟打架時,很有自知之明躲在一邊不出去添麻煩的雅清柳觀察到的。

雖然每天都要聽不下數十次抱怨「你很煩」、「不要跟過來」等等,但終究沒有不管他。

「閃邊去啦!你這個死小鬼!黏著我不放是怎樣!」

氣憤指著抱著一本厚厚的書本、尾隨自己的雅清柳,鳳麟總覺得自己是在對著空氣罵人,因為雅清柳一如往常沉默寡言。

「……」

可以肯定的是,鳳麟真的很討厭他,父王與龍王希望兩人好好相處真是太困難了,雅清柳想著。

有時他真的不能理解,依照鳳麟叛逆的程度,大可無視龍王的命令不搭理的,討厭他卻又聽話地把他帶在身邊,到底是什麼意思?

雖然他們開始一同生活的前幾天,鳳麟認命地留在王宮,只是似乎靜不下來,到處亂走而已。

隨著鳳麟在城外繞了幾圈,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雅清柳不明所以看著對方一臉失望。

「該死,明明隱約感覺到了,怎麼會找不到?」

有時他會想,這個人每天跑出去到底在找什麼?

其實原來是不太在意這種事的,畢竟兩人非親非故,不過是彼此的父王善自希望他們結交朋友而已。

若不是初次見面的那一晚見著「那個場景」,或許他也不會那麼聽話,乖乖跟著鳳麟到處走。

「找什麼?」

「跟你這死小鬼一點關係都沒有啦!……氣死人了,虧我花了一個早上結果還是沒有用,媽的我累死了!」

「我不是死小鬼。」

「你給我閉上嘴啦!」

鳳麟挫敗地跌坐在地上,拼命騷亂頭髮,過了好一會兒,突然仰天長嘆並向後倒去。

「我要睡一下,不准吵我,否則要你好看!給我安靜一點,自己在一旁找事做!」

咦?雅清柳愣愣地看著鳳麟在說完後真的一手撐頭,沒幾秒就沉沉睡去,他小跑步過去,拍了對方幾下,毫無反應。

也感到疲累的雅清柳呆呆地坐在地上,摸摸有點空虛的肚子。

現在已經是下午了,可是鳳麟不打算回宮吃飯嗎?

他晃頭晃腦,如果自己擅自回去的話,不曉得龍王會不會怪罪這個人?記得有次他不小心遭到鳳麟挑起的群架的波及,臉上受了點傷,結果鳳麟被打屁股還聽訓了好幾個小時。

還是等待吧,說不定一會兒對方就醒了。

揉揉眼睛,雅清柳打了個呵欠,耳尖聽到附近有水聲。

「去洗個臉好了。」看了看熟睡的鳳麟,他這麼決定。

雅清柳討厭流汗,有點潔癖的個性要在大太陽下晃這麼久,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但他還是聽從了兩位陛下的請求。

在附近找到清澈可見底的河流,波光粼粼,看起來很清爽的樣子,他蹲下來,雙手捧了一點冰涼的河水打在自己臉上,閉緊眼甩了甩。

來回數次後,他總算覺得舒服多了。

走了半天的路實在不是一個孩子能吃得消的,何況他的體力原本就比較弱,雅清柳決定之後要更認真練習飛行術,雖然他天資聰敏,很多東西一學就會,可年幼的他在學習上仍是有受到限制。

想著,雅清柳打算起身回去。

「嚇!」

轉頭的瞬間,竟然發現一個與他差不多嬌小,罩著一件黑色斗篷的小孩不知何時蹲在他的旁邊。

對方似乎也同他想要洗臉,很安靜蹲著捧水清洗,但雅清柳在意的不是這點,而是兩人距離如此近,他居然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人。

這個孩子看起來一點生氣也沒有。

毫無存在感,絕對的零,虛薄得難以查覺。

「你是……?」

臉蛋從帽子裡可約略瞥見,頭髮雜亂,其中一隻眼睛綁著繃帶,不知是否因為受傷,但五官十分秀氣,雖然他仍無辨別對方的性別。孩子沒有任何表情,比起雅清柳要更冷漠許多,表情正如同給予他人的感覺,是如死人般沒有一絲生氣。

兩人沉默地對看許久,孩子突然從懷中拿出一條手帕,遞上去。

發現對方沒有惡意,雅清柳猶豫一會,便接了過來。

孩子的表情似乎變得稍微緩和,又拿出另一條手帕擦拭著沾滿水珠的臉。

想了想,他先將臉擦乾淨,才禮貌道謝:「謝謝你,請問你是龍族的人嗎?」

龍族?

不可能,這孩子從五官、髮色、雙眸,乃至氣息都沒有龍族的特徵,就算是混血也不應該是如此,由於剛才出現得太過突然,他現在才注意到孩子與這裡格格不入的感覺。

雅清柳微微睜大眼……遲疑地伸出手撥開孩子頰間的頭髮,圓潤的耳朵絕非龍族。

他們並不是在人族,根本不需要隱藏了異族的特徵。

那麼,這個他感覺不到生氣的孩子究竟是誰?又是在這裡做什麼?

雅清柳還沒理出一個頭緒,身邊突然捲起一陣狂風,待消散後出現鳳麟氣喘吁吁的模樣,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們……不,他發現了,鳳麟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身邊的孩子。

憤怒取代驚愕,鳳麟衝上前,越過雅清柳,將孩子用力壓在地上並掐住對方纖細的脖子。

雅清柳被這個舉動震得跌坐在地上,不明白鳳麟是怎麼了,居然對小孩子釋出殺意。

「終於被我找到了!那天只有我見過你,沒有人比我更熟悉你那令人厭惡的無心氣息,哼!算你膽大,居然敢還留在龍族,弒母之仇……我要從你身上討回來!」

孩子雙手抓住掐著自己的大手,張著嘴,沒有表情的臉上首次出現一絲痛苦。

「你別衝動,是否是哪裡弄錯了?」

「閉嘴,這跟你這小鬼沒有關係!」

鳳麟看也不看,把想要勸阻的雅清柳用力推開。

「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別以為用孩子的模樣我就會手下留情,殺害老媽就要有被我追殺到天涯海角的覺悟!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

掐住脖子的手收緊,孩子嗆咳幾聲,顫抖地伸出手。

瞬間,鳳麟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開,一抬頭便看到孩子跌跌撞撞地跑走。

「不准逃!」

鳳麟被氣得失去了理智,滿腦子都是想要報仇,強大的氣從體內爆發而出,濃縮過的魔法匯聚在掌上,手一揚,全數往嬌小的孩子擊去。

一陣大爆炸捲起巨風塵土,雜草與枝葉狂亂擺動,經過數十秒才再度歸於靜止。

眼前只出現大形凹洞,孩子已不見蹤影。

見到這副情況,鳳麟悔恨地跪倒在地,拼命用手撞擊著地面。

「該死、該死,又被他給逃走了嗎?在沒有見到屍體前,我是不會相信他已經死了的!追了這麼久……居然,又是這種結果嗎?氣死我了!」

即使手指已經噴出鮮血,鳳麟仍沒有停下,一逕敲打的地面,臉上是濃濃的自責。

一雙小手握住他鮮血淋漓的手。

「幹什麼!都叫你不準妨礙我了!說到底為什麼你會跟那種傢伙……」

鳳麟轉頭正想破口大罵,在發現雅清柳的模樣後,一怔。

白皙的肌膚沾著灰塵,裸露在外的肌膚四處有著大小不一的傷痕,華麗的衣裳也破破爛爛的,鳳麟正想問對方怎麼比自己狼狽,馬上想到自己剛才數次將人推開。

「呃,我……那個……」一向大剌剌又不太體恤人的鳳麟難得說不出話來。

即使情況比鳳麟慘烈,即使滿身的髒汙讓他十分不舒服,很想找個地方清洗乾淨,雅清柳還是先制止這人自殘的舉動。

是什麼原因他也無法理解,卻知道自己不太想看到鳳麟這個樣子。

內心悶悶的,不太舒服。

一抹柔和的光自手中浮現而出,鳳麟那原本變得血肉模糊的手慢慢地癒合,接著,雅清柳握起另一隻手治療,很快地便治癒了鳳麟受的傷。

雅清柳跪坐在地上,依然用那雙清澈冷靜的雙眼盯著鳳麟瞧,瞧得對方一抖,有些不自在了起來,不禁有些許的愧疚。

相較於自己的急躁與衝動,雅清柳的成熟真的讓他臉紅。

「你這個大白痴!治療我幹嘛,你先搞定自己啦!」

雅清柳眨眨眼,對方沒有提醒,他都快忘記自己也帶傷了,真是難以想像鳳麟會說出這麼體貼的話……雖然口氣不怎麼樣。

鳳麟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治療好自己的雅清柳身上,袖子在胸前打了個結。

算不上潔淨的衣服,雅清柳應該會感到不適的,但看到鳳麟愧疚的模樣,他少見地不去在意乾淨與否的問題。

「那、那個,你的衣服太破爛了,這樣回去很難看,所以你就先這樣,不准嫌棄啊!我……」

說著,鳳麟頹下臉:「我……總是做事不經大腦,對不起……」

雅清柳沒料到鳳麟會跟他道歉,想了想,伸手摸摸對方的頭。

「你幹嘛啊?」

「安慰。」雅清柳說得認真:「你還在生氣?」

「咦?這倒是沒有,就算生氣……也是對我自己而已啦。」

鳳麟胡亂抓著頭:「好不容易找到殺害老媽的傢伙,結果卻沒有成功報仇,而且還連累到你……我總是這麼沒用,都已經在老媽的目前發誓了,要是她看到我這個樣子一定會很失望的……可惡!」

這麼脆弱的鳳麟他是第二次見到,初次相遇那一晚,他就被夢囈著的鳳麟吵醒。

因為做了惡夢,神智不清的鳳麟錯把他當成母親,擁著他哭泣。

『對不起,母親,對不起……』

他不知道鳳麟為何這麼說,那一刻,他才曉得眼前這個人也有這一面。

無法否認的,內心確實受到衝擊。

看起來對一切毫不在意,總是打架鬧事,喪母一事卻早已在內心烙下深深的傷痕。

粗魯、說話難聽,但總是努力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弱小,大概就是因為曾受到傷害吧。

只是一個很笨拙、做事不懂得要領的人。

沒有任何事能在雅清柳的內心激起滔天巨浪般的波盪,鳳麟那毫不掩飾的感情衝擊著他。

也許,這就是活著的感覺,所以總是對周遭漠不關心的他,才沒有排斥留在鳳麟的身邊,甚至願意在心中拿出一點空間關心這非親非故,同為皇子的人。

瞧見鳳麟如此落寞的樣子,雅清柳腦袋晃來晃去,不曉得該怎麼安慰對方。

他伸出手,念了一串咒文,兩人的四周頓時出現七彩的光點。

猶如置身在仙境一般的美景讓鳳麟說不出話來,七彩光點飄浮在空中,帶著暖意,隱隱約約聽到精靈們嘻笑的聲音,他情不自禁地觸摸,光點盤據在手掌附近,很快地又離開。

不自覺地,鳳麟留下淚來。

「她說過……會給我個弟弟或妹妹,那時我還覺得她很煩,沒事多個孩子做什麼?我又不喜歡那種軟趴趴的東西,可是現在我卻很後悔,老媽是好意希望我和老爸快樂,可我說話這麼難聽,而且她在世時我從來沒有孝順過……混帳,該死的!」

鳳麟握緊拳頭,神情痛苦。

「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幫她報仇了,可是卻還是讓那個混蛋逃走!」

雅清柳難得手足無措,尤其在瞧見那滾燙的淚水不斷滑落時,更是露出少見的慌張。

即使大家都誇獎他很聰明,這種時候卻不知道該如何行動。

是他做錯了嗎?原以為呼喚自然精靈應該會讓鳳麟開心點的。

想到那一晚,雅清柳用那小小的雙手抱緊鳳麟,輕輕拍著背,這個舉動讓鳳麟有些錯愕,不過最終仍是回抱那小小的身軀。

這是不擅表達的雅清柳,用盡力氣給予的安慰。

「我認為母親應該不會希望你為她報仇,而是活得開心。」雅清柳絞盡腦汁,緩緩開口:「我不會阻止你,因為那是你的決定,只是……」

半垂著眼皮,雅清柳輕聲嘆息。

「只是希望你能更重視自己,珍惜自己,好好地活下去。」

就算像個小大人,雅清柳仍是孩子,對於情感仍是懵懂無知。

所以也不可能會會曉得自己為什麼要說這些話。

然而他們確實是在這一刻,加深了彼此的關係。

但若是早知道這份溫暖之後會發生變化,或許雅清柳寧可他們從不相識。

==========================================

跟咪丹下集不同,鳳柳的感情戲份會比較多
其實個人比較喜歡鬥嘴的部分,不過那邊不是整本的重點,所以大概不會很多,有點可惜就是了
因為整本已經九萬字了啊,劇情再增加實在太可怕了XD
上次嘗試初步排版,預估有250頁,我整個這樣:._.
再加上小K十五張左右的圖,感覺一整個豐富阿~希望成品不會愧對他的期待X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