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幽辰已經有數天沒有碰見祇丹了,無論詢問誰都只會得到「沒有碰見」的答案,但身為一名國王不可能這麼多天都不出現,若不是眾人不肯坦白以待,就是對方故意躲避,他認為應該是兩者皆有。

表面上是以貴客的身分留在貓族王宮,但他能強烈感受到自己確實不受到歡迎,只能一邊心急於找不到祇丹,一邊又對眾貓族的敵意忐忑不安。

「幽辰,你無須焦急。」

唯一向他釋出善意的蓮花安慰:「魔界最近的情勢非常不安定,如果沒有緊急到必須要親自前往的要事,祇丹陛下不太可能離開貓族,像我的國王哥哥留在妖族處理許多政務,就連魔王陛下也早就已經回去了呢。」

「是……反叛者的事情嗎?」

「啊呀!陛下連這件事都有告訴你嗎?正是如此,三位陛下們是反叛者的目標,必須顧慮到生命安危,當然也包括身為王室血脈又是國王哥哥的弱點的我。」

「那麼,妳留在這裡不是很危險嗎?」

離幽辰憂心地問,他當然不會不知道蓮花是為了誰才留下來的。

「呵呵!請不用擔心,我懂得自保。」蓮花說:「祇丹陛下的處境比我危險更多,這陣子遭遇了許多刺客,所幸那些人雖然身手敏捷可實力不強,所以陛下全都成功擊退了,但不能因此大意呢。」

「什麼!妳說……刺客?」

離幽辰一驚:「祇丹他……沒有受傷吧?」

「哎呀,你沒有聽清楚我剛才說的話呢!不用擔心,祇丹陛下從來沒有受過重傷。」

「……也就是說,還是曾經受傷過了?」

蓮花苦笑:「這個時候就瞞不過你了,是的,陛下畢竟不是萬能,無法完全防範不知會從何襲擊而來的刺客,這也是沒辦法事情,如此不安的情況恐怕必須持續到叛亂結束。」

祇丹竟是一直身處在生命安全遭受到威脅的地位嗎?

那麼,渴望與對方永遠在一起的自己,是否需要抱持著隨時都會失去的覺悟?

若是不能變強、不能帶給祇丹幫助,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他就只能待在一旁,為了自身的毫無作為而慚愧懊悔。

胸口一緊,離幽辰捉著胸前的衣服。

好難受,他不曉得該如何做才是正確的。

「吶!我說過了,請不要太過心急喔,幽辰。」

蓮花拍了兩下手,在喚回離幽辰的神智後笑了笑:「匆促是無法心想事成的,你現在需要的是仔細思考,而後付諸實行喔。」

「我明白,但是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就算想要改變也不清楚從哪個方向開始。」

或許是曾經迷茫過、做錯過,他變得遲疑了。

「那是因為你的心還猶疑不定吧,原來如此,最優先的應該是堅定自己的決心了。」

蓮花偏頭思考:「這樣的話……也是好事吧,如果你有自信不論看到什麼也不會受到動搖的話,想要與我一同尋找陛下嗎?」

「妳知道祇丹在哪裡?」

「嗯,大概知道喔!原本擔心你會無法接受,我才會決定等待陛下辦完事情,但是現在,我想要賭不同的可能性。」

蓮花笑著站起身,朝著並不是聽得很明白的離幽辰伸出白皙的小手,擺出邀請的姿勢。

「吶,要跟著我過來嗎?」

離幽辰點點頭,毫不考慮地握住蓮花的手,即使不清楚蓮花打算讓他看到什麼,但現在的他只想要見到祇丹。

蓮花輕墊起腳轉身,將他拉出房間。

他們避開了所有的人來到宮內人煙最稀少的走廊,並拐彎進了牆壁之間僅能容納一個人的通道,穿越過後來到一個大廳。

離幽辰一邊跟隨著蓮花一邊納悶地張望四周,隱約察覺這裡不是一般人能夠來的地方,不禁感到一陣心虛,儘管他什麼壞事也沒有做。

蓮花在其中一處停下腳步,面對牆壁喃喃自語,伸出手指。

光芒浮現在手指尖端,她畫出複雜的光線圖騰,待完畢後圖騰浮動,印在牆壁上。

瞬間,牆壁消失了一塊。

「蓮花,請問這個是?我們是要去哪裡?」

「是一間密室,以前我偷偷跟著國王哥哥,又將他們只做了一次的圖騰記起來才會知道喔,雖然之後被叨念了一番呢。」蓮花解釋:「因為最近很多刺客,我才會猜測祇丹陛下如果想要躲避你,應該會在這裡,走吧。」

門在他們進去後就消失了,並自動點燃了燈辨識。

「要注意喔,這裡有階梯,請小心腳步。」

狹窄的階梯間只有兩人的腳步聲,小心翼翼步下階梯的同時,離幽辰摀著胸口,無法抑制噗通噗通狂跳的心臟,他確實相當緊張,因為蓮花一直沒有正面回答自己的問題。

祇丹究竟在這麼陰暗潮濕的地方做什麼?

「咦?好像有聲音?」離幽辰將雙手放在耳後,仔細聆聽。

那似乎是落及地面的水聲,以及……人的喘氣?

他想要詢問,但蓮花及使聽見他開口也不作回應,安靜地走著,他也只能繼續跟隨。

直到他們終於走到階梯的最底端,蓮花才回過頭。

「蓮花?」

也許是因為光線不明,他彷彿在對方的神情中看到了冷意。

「果然沒有錯呢……陛下就在那裡,幽辰,那就是真相,你能夠接受嗎?」說著,蓮花伸出手指比著前方。

離幽辰在那裡,見到了這輩子沒有想過會看到的景象。

「還是不願意招供嗎?能夠容納足以攻占魔界三足的基地究竟在哪裡?」

以稚氣嗓音說出來的話語,冷酷得令人不自覺發抖,而回應他的是男人氣若游絲的喘息。

那是祇丹。

是曾經鼓勵他實現夢想、笑得天真燦爛的少年,也是曾經接受他的懷抱、教導他何謂珍惜的戀人,可卻也是……統領一族的國王。

一時間,離幽辰對於國王與普通人的界線感到茫然了,到底哪一個才是祇丹真正的面貌?是不曾了解過祇丹的自己看漏了,又或者兩個都是?

「真有勇氣,朕佩服你寧可忍受刑求也不願意低頭的毅力,雖然在肉體的傷害有限,但這段時間,我可也研究了不少控制心靈的魔法,像大祭司借用了他的魔力,你想見識心底深處的恐懼嗎?」

說著,祇丹舉起刀:「而且,你可是身負著意圖謀殺國王的罪刑,其實即使將你公開處行,人民也會是覺得理所當然的吧?」

男人依然沒有回應,或許是早已喪失了應聲的力氣。

橘色的雙瞳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祇丹的神情讓離幽辰內心一緊,看得他的心好疼好痛。

忍不住地,離幽辰出聲呼喚:「祇丹……」

握著刀柄的手一顫,祇丹緩緩地轉過頭。

從一開始的冷漠,在看到離幽辰和蓮花的瞬間變得茫然,雙眼不再是黯淡無光,他愣愣地望著兩人,似乎是無法立刻作出適當的反應。

這一瞬間,離幽辰明白了一件事情。

「祇丹,我是……」

匡噹,劍因鬆手而掉落在地,祇丹露出濃濃的驚恐與不敢置信,他閃過離幽辰的碰觸,發顫的雙手捧著頭呻吟了數聲。

「不、不要……」

「祇丹?」

「不要────!」

「啊,祇丹,等等……」

祇丹頭也不回地離去,可以發現他的腳步多麼匆促。

見狀,離幽辰不知所措,他沒想到祇丹的反應會突然變得這麼激烈。

蓮花嘆氣:「還愣著什麼呢?不追上去嗎?」

「但是他……」

「你曾說過不想再度後悔,那時的決心,哪去了?」蓮花說:「有緣穿越時空相會,既然你已經不打算回去了,不做點什麼不就太可惜了嗎?或是說……在看見這樣的陛下後,你的感情終究還是受到動搖,決定放棄他了?」

「我怎麼會……!」

不待離幽辰反駁,蓮花拿出一朵人造花瓣:「不需要對我解釋,你真正需要將心情傳達的對象是陛下,吶!這個送給你,若是陛下不願意見你,把他捏碎即可,快走吧。」

接過花瓣,離幽辰只猶豫了十分短暫的時間,他握緊拳頭,尾隨祇丹而去。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