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外貌約十四、五歲左右的美麗少年坐在矮牆上,倚靠著柱子淺眠。

即頸不過肩、水藍色的半長髮輕搔著面頰,令感到有些麻癢的他動了動眼皮,如女子般濃密的長睫毛也隨之晃動,一向清冷的表情此刻卻帶著純真,若將少年錯認成女子,一點也不會奇怪。

七彩光點圍繞在他的身邊,自然精靈愉快地舞動,一會兒晃到攤在書本上的手心,一會兒輕撫著髮絲。

少年無論被如何干擾,最終仍睡得深沉。

金黃色的陽光穿透牆外的樹林灑落,眼前的景象美得像畫,讓人不忍心喚醒對方。

不過有個人例外,當發現熟睡的少年後,他馬上踏步十分大聲地跑了過去,右手放在矮牆上用力一跳,雙腿跨到牆外坐了上去。

「喂!雅清柳,別睡啦!」

說著便不甚客氣地拍打少年的臉頰,索性仍懂得放輕力氣,沒有將白皙柔軟的臉蛋打出一個紅印。

結實帶著厚繭的溫暖手掌讓少年輕吟一聲,才不甘不願地睜開眼。

「你為什麼要打擾我睡眠?」雅清柳的口氣帶著不耐:「你怎麼突然拜訪精靈族了?鳳麟。」

鳳麟的臉上一點也沒有擾人清夢的愧疚:「當然是來找你的啊!不然老子沒事來這種會誤以為有一堆女人的地方做啥?」

「這是毀謗,說話小心點,大部份精靈族的容貌只是較為秀氣。」

「哪裡啊?媽的你們精靈是怎樣?真是有夠恐怖,長那麼漂亮要死了!」

這番話卻讓正好經過的幾名精靈蹙眉,但粗魯的用詞雅清柳已經習慣,並不會覺得哪裡不妥。

已經二十歲左右的鳳麟褪去了童氣,帶著成年人的魅力,粗獷的臉上帶著英氣的劍眉,仍是凌亂的髮絲留長了些,肌膚黝黑、肌肉結實,不同於身為精靈的雅清柳似乎帶著靈氣與神聖的白皙纖細。

「你還是這麼討厭女性啊……」

闔上書,雅清柳楊起嘴角:「怎麼?是被女性追求才會逃到我這兒來?難得有人看得起你,試著交往不是很好嗎?」

「你是什麼意思啊?笑話我喔?」

「確實如此,我並不否認,難得你變得聰明了。」

「聽得令人不爽,氣死人了,我實在搞不懂她們在幹嘛,好幾個都自己黏上來真是快嚇死我了……唔!好恐怖,我絕對不想碰她們,還說要交往?饒了我吧。」鳳麟作出滿臉的厭惡。

自從知道對方討厭女人後,雅清柳已經聽了不少女人有多麻煩的發言了,他有些莞爾。

想不到兩人不知不覺已經相識了七年的歲月,以前甚至無法想像會有變成朋友的一天,畢竟他們性格南轅北轍,觀念也不太一樣。

他們的父王相當開心,因為鳳麟之後變很少打架鬧事,即使總是在抱怨,最後仍是認真學習作為皇子需知曉的一切。

而且雅清柳雖然在一個月後就回到精靈族,但鳳麟三不五時就會把他抓出去冒險,說是要鍛鍊體力和魔力,總是讓他在那天晚上趴在床上全身無力。

是真心還是找藉口他不曉得,實力有被逼得變強倒是真的。

「你這麼說,以後不打算迎娶王后了嗎?未來的龍王陛下?」

鳳麟有些苦惱:「這個……到時再說吧,我實在對女人毫無辦法……喂!你就只會說我,未來的精靈王陛下也會成親吧?」

「……如果我的願望終究沒有實現的話,我會考慮。」雅清柳臉色一暗,喃喃。

「啊?什麼願望?」

「沒什麼,你不用在意,都只是一些自己幻想的夢而已。」

雅清柳搖搖頭,發現鳳麟身上未處理的有傷口,攏起眉間:「倒是你怎麼又帶著傷?又打架了嗎?」

「這次不是我的錯喔!是那些傢伙自己要跑來圍毆我的,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可以逃走?所以我就把他們通通打趴了,費我我一番功夫,累死人了。」

「真是個笨蛋。」

面對不曉得第幾次相同的理由,雅清柳嘆氣。

即使嘴上不饒人,他仍是雙手握著鳳麟的大掌,以有如歌唱般的甜美嗓音低聲幾句,傷口很快便癒合。

他的願望遙不可及,甚至不過是癡人說夢罷了,若說出去了肯定是皇室醜聞,所以雅清柳從來沒有對任何坦白。

「喜歡著鳳麟」這種事,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會擁有這樣的心情也是相當怪異的,鳳麟雖然長相帥氣,可措詞不好聽、口氣很差、動作粗魯、腦袋也不好,可以說是個超級大笨蛋。

也不曉得是從什麼時候,當自己意會過來時,目光已經隨著對方打轉了。

「喂,你不要緊吧?臉色很差?」鳳麟困惑地碰觸雅清柳的額頭:「奇怪,沒有發燙啊,你心情不好嗎?」

接受鳳麟的關心,雅清柳想著,也許自己只是眷戀於這個人不經意會展現出來的體貼而已。

變得會去想念,還有各種討人厭的負面思想。

他不想破壞兩人的關係,不希望被鳳麟看不起,維持打鬧拌嘴的朋友就好了。

但是偶爾……偶爾,他還是會說著試探性的話,就像剛才一樣,曉得鳳麟並不願意迎娶王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仍鬆了口氣。

「一定是因為你在這種地方睡覺的緣故,我說你幹嘛不回房去?睡在這裡很容易著涼的耶!而且還有危險,你這小鬼實在太大意了。」

「危險?誰要加害於我?」

鳳麟搔搔頭:「呃……很多吧,誰叫你沒事長得那麼娘做什麼,萬一被偷襲了怎麼辦?」

將下巴靠在手背上,雅清柳開口:「那個人也包括你嗎?」

「啊?」鳳麟嚇了很大一跳:「你、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開玩笑的。」

雅清柳優雅地挪移身子,扶著柱子走下矮牆:「你多心了,無論如何我還是個男人,不會有人想要偷襲我的。」

他永遠不可能跟鳳麟有不一樣的關係,雅清柳順了順頰邊的髮絲,表情看不出異樣。

「所以呢?你有什麼事?」

「啊?……喔對了!我要找你去一個地方玩,前些天發現的,超棒的地方,我第一個帶你去看,怎麼樣?夠朋友吧!哈哈!」

鳳麟開心地說著,粗魯地抓住雅清柳就走,無視於周遭的反感目光,對於大部分的精靈來說,實在難以接受鳳麟粗暴又毫無氣質的行為舉止。

見狀,雅清柳只有嘆氣。

即使被捉住的地方有些疼痛,他也悶不吭聲跟隨著對方,沒有推開,反倒回握那隻手,這時便慶幸自己還算個孩子,即使兩人簽手也不會招來異樣的注目。

若能永遠當個孩子該有多好。

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