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祇丹,等一下!」

深怕對方會一個不注意離開自己的視線,離幽辰這時也顧不得會引來注視,用最快的速度追趕,所幸沿路並未遇到多少人,可祇丹也從一開始的快走,到最後乾脆用跑的,無論離幽辰如何努力,對方終究還是成功閃進門內。

離幽辰轉了兩下門把,果然被鎖上了。

「祇丹,拜託你開門,聽我說一下,祇丹!」

「……說什麼?」

把自己關在門內,祇丹坐在門邊,將臉埋在膝上拼命喘氣。

並非因為奔跑的疲累,而是情緒的激動。

「你不是……看到了嗎?那麼,就不需要我解釋了。」

祇丹大笑:「哈哈!對啊,你明明都看到了,這就是現在的我,你認識的祇丹已經死了,你很失望吧?很反感吧?根本就不需要特地追過來,你不欠我什麼。」

「祇丹,你誤會了!」

「我沒有誤會!誤會的人是你,我早就不可能像過去盡情玩樂、盡情歡笑,那是無知!是假裝純真無邪,其實愚蠢的東西!我是國王啊,我明明都已經做好覺悟了,你為什麼要出現!」

離幽辰出現得太突然了,讓他措手不及。

重逢的那刻,他慌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離幽辰會在這裡?原以為感應到對方和鈴鐺的氣息,只是自己太想念對方的錯覺而已。

鈴鐺?

突然,祇丹倚靠在門口,無聲且虛弱地笑了。

「啊……我知道了,正因為我送給你的鈴鐺運存我的魔力,才會少見地出現共鳴的情況,使你不小心捲入被打開的時空之流,否則哪有這麼巧的事情?異世界這麼多,怎麼會正好出現在這裡?……哈、哈哈,沒想到我無心的舉動居然帶給你麻煩了。」

拼命敲著門,離幽辰著急了:「什麼麻煩?你到底在說什麼?」

「不用擔心,就算你厭惡我,我還是會想辦法送你回去的,不管要花幾年,一定……這次,我不會再拖累你了。」

「回去?」聽見這句話,離幽辰竄起一股惡寒。

要回到沒有祇丹的世界,只能經由虛幻的夢裡相見?

不,他不要!

離幽辰捏碎手裡的花瓣,立刻消失在原處,一眨眼已現身至祇丹眼前。

兩人皆嚇了一跳,但是離幽辰的動作更快,在祇丹反應過來前就緊緊將他抱在懷裡。

「你……放開我!」

「祇丹,你還在怨我嗎?因為我沒有相信你的話,你在憎恨我嗎?」

那次的錯誤讓他無數次的後悔、無數次的自責,好久好久,到了無法分辨是非的程度,怪罪於祇丹的無情對他而言比較輕鬆,他不希望,卻又不自覺這麼想,而南宮鏡的話將他打回了現實。

原本以為是即使想通卻也無法挽回的事情,不知是否為上天願意再給他一個機會,竟讓他穿越了時空,他一直不相信神明,可是現在他非常感謝。

事隔多年,能再一次擁抱祇丹,真的是萬幸。

但一想到祇丹有意把他送回去,離幽辰就無法忍受。

不要了,那個沒有祇丹的世界,他不想要了。

他也覺得不過遇到情傷就過得有如行屍走肉的自己相當懦弱,但是那又怎麼樣?

承認自己懦弱吧,無所謂的,因為他曾失去的,是決心要呵護一輩子的戀人。

好不容易碰面了,他怎麼可能願意回去?

肩上的小提琴盒不知何時滑落到地上,擁抱懷中那瘦小的身軀微微顫抖,離幽辰不明白為什麼祇丹一直要將他推開。如果沒有南宮鏡,他根本不知道祇丹的付出,如果沒有蓮花,他也同樣不曉得祇丹也思思念念著他。

比起什麼也不說的祇丹,離幽辰情願相信他們。

他將祇丹用力壓倒在地上,在祇丹的驚愕下,雙唇霸道地印了上去。

「做什麼……嗚……」

接吻堵住了祇丹的抗議,舌頭也不留情地滑進去與之翻攪,祇丹的思緒完全炸開了,以前可從來沒有從接吻就開始粗暴,離幽辰總是像是在對待易碎品那樣細心呵護,哪裡曉得會有這麼一天。

不曉得過了多久,離幽辰才放開他,眸中閃著一絲深邃。

光是接吻身體就變熱了,祇丹被吻得滿臉通紅,不停喘氣。

「為……為什麼……」

離幽辰低下頭:「我想要詢問你原因,儘管是必須用這麼卑劣的方式。」

不然,你不肯回答的吧?離幽辰在內心苦笑,親吻著祇丹的臉龐,一路吻到敏感的貓耳輕咬,果然發現祇丹顫抖了一下。

明知道離幽辰打算做什麼,祇丹卻沒有多作抵抗,僅僅只有偏過頭。

懷念且溫熱的雙唇在身上留下紅色的痕跡,離幽辰吸吮著白裸的頸部,拉扯自己的領子,解開領帶扔至一旁,比祇丹健壯、帶著陽剛氣味的胸口呈現在面前,祇丹被吸引得無法移開目光,胸膛比記憶中來得厚實,帶著成熟的魅力。

然後離幽辰褪去祇丹的上衣,雙手放了上去撫摸,溫熱手掌的觸摸讓祇丹不禁溢出呻吟。

如同自己變得健壯,祇丹的身體也變得修長了,再也不像未成年的少年。

弱點被握在對方手上,久未人事的祇丹馬上投降,破碎地喊叫。

好羞恥,好丟臉,可他還是產生反應。

「告我我答案。」離幽辰低聲說:「否則,我會一直這樣折磨你。」

離幽辰變了,變得明白如何壓抑憐惜和渴望,如何利用肌膚相親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這個改變讓祇丹不知所措,相對於自己的急迫,離幽辰顯得十分從容。

他嘗試用尾巴攀住離幽辰的手臂想要拉開,可被撫摸得全身無力的祇丹怎麼樣也拉不走折磨自己的手。

「祇丹,你真的希望我回去嗎?告訴我。」

祇丹的嘴巴一張一闔……好不容易,咬著下唇撇過頭:「當、當然……你不是……一直想要、想要回去嗎?」

「不要在意我想什麼!」離幽辰說:「我只要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真的這麼想趕我走?這麼恨我?可若是討厭我的話,你會讓我碰你嗎?若只是沉溺於慾望,你會離開我後都沒有被人碰過?」

「我不認為你無慾無求,祇丹,算我求你好嗎?告訴我你真正想要的,別人無論對我說什麼再多,在沒有得到你親口的回答前,我很不安啊!」

帶著泣音的懇求讓祇丹驚慌了,他不明白為什麼離幽辰會一直這麼問。

「因、因為……」

他想要什麼,重要嗎?

祇丹雙眼迷濛,腦袋也在離幽辰雙手的挑逗下變得瘋狂混亂。

他摀住雙眼,哭出來。

「因為你會回去啊!就算我希望你留下來,這裡也不是你的世界啊!我都沒辦法跟你走了,怎麼能要你陪著我?我知道以我的能力絕對可以把你綁在我的身邊,可是、可是……可是我不要啊!我不想被你鄙視,如果要一直看著你討厭的表情,我還不如去死好了,在事情變成這樣之前,我要趕快放你回去啊!」

然後,拜託對方不會再出現在他的面前了,這樣會讓他抱持著無謂的希望。

如果一定要失去,他寧可一開始就不要得到。

好不容易才逐漸習慣沒有這個人的世界,為什麼會發生變數?

「但是為什麼你會出現?為什麼還會被你看見我審問犯人的樣子啊?」

最醜陋的模樣已經被對方看見,真是糟糕透頂。

在數年前回到原本的世界後,為了忘卻悲傷,也為了成為稱職的國王,他拋開了幼稚、拋開了無知,開始學習什麼叫作汙濁,也徹底了解到同時擁有白與黑的重要性。

「……」

祇丹的哭喊讓離幽辰停下動作,這番話讓他更加確定自己並沒有料錯。

「我確實有點震驚,因為我沒有想過你會有這樣的一面。」

望著祇丹雙眼立刻表露的受傷,離幽辰苦笑:「但是我無法諒解的是自己,你會變成這樣說到底也是我的錯。」

「不……」

「聽我說完,祇丹,我知道你是國王,也許還有很多事情事我一時無法接受的,但我希望你願意告訴我。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不了解身為國王的覺悟,但我會試著改變,因為我會猶豫、會煩惱,但是我的選擇到最後都還會是你。」

瞧見祇丹審問犯人,除了驚訝,還有更多的悲傷,與懊悔。

從祇丹的冷酷裡能夠發現了明顯的壓抑,他不希望祇丹是逼迫自己做這些事情的。

如果終有一天必須習慣,他願意陪著對方一起學習。

離幽辰微微顫抖,忍著快要奔洩的激動,一字一句地問著。

「祇丹,你的願望是什麼?」

雙手攀上離幽辰的背脊,祇丹終於崩潰。

「留下來陪我!幽辰,我要你留下來陪我,我知道這個要求很任性,可是我不想再一個人了,我想要你抱我、愛我,給我可以喘息的懷抱!」

離幽辰立刻覆上自己的唇將祇丹定在地面上,與他激烈擁吻。

那是一種帶著甜蜜的酸苦感受,許久不曾感受到的激情愛意,所以祇丹才會沒有從這個人的懷中逃開,就算會失去,他也想要再擁有離幽辰一次,在那溫暖的胸膛好好休息。

他們吻著彼此的雙唇、舌頭,用盡一切的感情交換津液。

「你這個笨蛋。」離幽辰嘆息:「你什麼都不說,我怎麼會知道你想要什麼?我甚至以為你是討厭我了才會失信離開,你曉得我之後過的是怎樣的日子嗎?」

祇丹顫抖著身體,拼命喘息,與離幽辰雙手交握。

「那個家留有我們的回憶,我根本待不下去,我數次都想把你留下來的衣服和鈴鐺扔掉……我怎麼可能下得了手?那陣子每天都會夢到你,一直一直,不斷夢見我們相處過的一切,醒來時懷中空盪盪的,我才知道我再也無法遇見你了,你曉得我多麼痛苦嗎?」

「什麼是困擾?笨蛋,你不問我,怎麼知道我的答案?」

「你沒有辦法留下來,我可以跟你走啊!留在你身邊比什麼都來得重要,我甚至可以狠心割捨掉過去的生活!」

「可、可你的……夢想……」

「我的夢想?」離幽辰苦笑:「我的夢想,原本就是為了你構築的,我其實不需要在音樂界功成名就,我只要有你願意聽我拉奏小提琴就好了。」

輕輕抹掉祇丹的淚水,離幽辰停下動作,輕柔地低喃。

「你偶爾也該自私一點,把我束縛在你的四周也無所謂的……祇丹,我愛你,請讓我跟你在一起,直至終老,好嗎?我想要傾盡一生疼愛你。」

祇丹無法抑制不斷湧出的淚水,他以為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他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是離幽辰卻說要留下來,若說是夢、是幻覺,那麼此刻正身體緊緊結合的感觸又是那麼真實。

他好高興、好開心,原來,真的有幸福的存在。

雙腿攀上對方的腰際,身體貼合得更緊密,祇丹懷抱住離幽辰的背部:「幽辰,抱我。」

離幽辰笑了:「樂意之至。」

熊熊烈火侵蝕他們,但兩人都沒有逃,接受最原始的渴望交換彼此。雖然之前的溫柔甜盡心坎裡,但這種彷彿要將所有燃燒殆盡的索求更令寂寞數年的祇丹心動。

他們擁著對方喘息,離幽辰體貼地輕撫祇丹的背幫他順了順紊亂的呼吸。

腦中嗡嗡作響了一陣,祇丹才有餘力張開眼睛,不帶責怪地抱怨:「你變得……好多。」

「哪裡?」

「變成熟,也變強壯了。」想了想,祇丹嘟起嘴巴:「也變得霸道,心機深沉了,以前你都不會這麼折磨我的。」

「……是啊,我變得貪心了,只是擁抱還不夠,我想要融入你的身體、血液,將你的執著破壞殆盡,你就不會傻得推開我了。」

離幽辰抱著祇丹坐起身,露出苦澀:「不過,我更是傻得徹底,因為我們之中最先推開對方的,是我。」

「幽辰……」祇丹心一痛。

不想再放開了,是離幽辰願意留在自己身邊的,之後就算對方後悔他也不放開了。

他的生命太長太長,沒有離幽辰相伴,他肯定會瘋掉的。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我不要王后,我只想要你而已!」

祇丹緊攀住離幽辰,紅撲撲的臉埋在對方肩上。

「嗯,我也是。」離幽辰嘆氣:「只是,我可能什麼都無法幫助你,現下也沒有錢財。」

真困擾啊,想不到一無所有的變成了自己。

不過,至少他挽回了最重要的戀人,離幽辰來回撫摸著祇丹的背。

「那……用你的身體付就好了嘛!」祇丹嘟著嘴喃喃。

離幽辰愣了愣,突然大笑出聲。

「笑什麼啦!」

祇丹氣得用尾巴拼命拍打離幽辰的臉,後者笑著將尾巴捉住,親吻。

他懷中的小傢伙還記得自己以前不小心脫口而出的玩笑話呢。

能夠擁著對方,那種滿足與甜蜜……幸福,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希望這種日子不會褪色,離幽辰想著。

既然都要留下來,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他在心中下了決定。

============================================

本來這章有糟糕的,我想應該都看得出來我把他刪減了(掩
整本除了番外就這裡糟糕(跟超糟糕的鳳柳本不同的純情XD),所以兒童不宜的部份就留給本子吧~
和好後接下來就看離同學怎麼變強吧XD
(天才的離同學真讓我超(忌妒)羨慕的ˊ_>ˋ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