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於鳳麟的急躁,雅清柳不疾不徐地走著,對催促恍若未聞,最後鳳麟終於受不了了,抓了抓頭後便衝過來一把拉住對方往前衝。

「快一點,慢吞吞的,在這裡。」

雅清柳面不改色的低聲幾句,招喚風之精靈助自己一臂之力,若沒有這種程度的應變能力,他的手早在多年前就被鳳麟拉斷了。

其實只要用飛的或是瞬移就行了,為什麼要用跑的呢?不過這才像這個人的作風吧。

鳳麟帶著雅清柳走到一座森林裡的大樹下方,那似乎是活了千萬年的神木。

散發出微弱的光芒,四周淡藍色的霧氣散發出神聖的氣息。有一半陷入土壤的樹根扭曲交纏,從樹幹伸出的粗細不一的枝幹有如網狀一般,樹葉有如玻璃晶瑩。

他抬頭,無論將脖子仰得多直也看不見這棵神秘美麗樹木的樹頂。

輕鬆一跳捉住距自己最近的枝幹,鳳麟笑著朝雅清柳伸出手:「上來吧!」

明明只要驅使一點魔法就能輕鬆飛到樹頂了,但是在看到那雙手與豪邁的笑容時,雅清柳微微一睜,有些震懾,不知不覺將手放在上面,讓對方將自己拉上去。

他們花了一番功夫才穿越濃霧與雲層爬到靠近樹頂之處,鳳麟仍一馬當頭,輕盈地跳上去才幫住雅清柳上來。

距離地面的位置太高,空氣變得稀薄寒冷,體質天生柔弱的雅清柳忍不住閉眼打了個噴嚏,隨即感受到一件衣物批在身上,不用猜測便曉得是鳳麟的外套。

雅清柳嘆氣,望著鳳麟滿不在乎的側臉,再如何不畏寒也不該如此的,穿的衣服明明也不多,卻毫不猶豫先保護自己,真是個傻瓜。

傻得讓人心暖。

沒有注意到雅清柳的表情,專心望著遠方的鳳麟突然笑得相當開心,伸手指去。

「出現了,你看那邊!」

雅清柳回頭望去,瞬間說不出話來。

原本被遮住的陽光乍現,穿透雲層自前方視線散開。

同一時間,他們所在的神木出現了變化。

灑落在神木樹葉上的光點幻化成光之淚珠,吸收了光點的樹葉發出七彩的光芒,不斷閃爍,似乎在每一片葉子都融進了不同的色彩。

沙沙作響彷彿在歌唱,猶如仙境的景像帶來了難以言喻的衝擊與感動。

「這是……」

「上次我飛到這附近的時候發現的,想說一定要帶你過來看看怎麼樣?很漂亮吧?這個景象還會維持一陣子喔。」

真的是很美,可是,真正令雅清柳無法移開視線的,是這個人燦爛的笑容。

鳳麟總是露出不耐煩的模樣,很少笑得像個孩子般開懷,只有自己知道這樣的他是多麼耀眼。

若是讓其他人看見了,肯定會比以往更加受歡迎吧。

心有些抽痛,雅清柳知道這個笑容不會一輩子只給予自己。

突然,鳳麟將雅清柳攬在懷裡:「你怎麼還在發抖啊?靠過來吧,還有小心一點,可別又掉下去了。」

「等……呼喚自然精靈就好了。」

雅清柳有些許的慌張,趕緊喚出火精靈將四周的氣溫提高。

但鳳麟並沒有因此放開,扣緊雅清柳的肩膀,略帶不滿地抱怨:「不要亂動,不是每次摔下樹我都能正好救得了你。」

那是小時後的事情了吧……雅清柳苦澀地笑著。

他曾經為了幫助幼鳥回到窩裡兒爬樹,因為那時自己只能飛到三公尺的高度,結果一時失足而摔下去,幸虧鳳麟即時接住自己,否則不是重傷就能解決的。

靠在鳳麟的胸膛,雅清柳坐立難安。

明知道對方只是出自於單純的好意,煩惱這種事的自己,真是難堪。

好困擾,雅清柳悠悠一嘆,幾不可聞。

既是抗拒,卻又不想離開。

這份溫暖從來就不是只屬於自己的。

所以,請不要對他太過溫柔,這會令他無法沉溺在其中無可自拔。

「雅清柳,你有帶橫笛來嗎?」

「嗯。」雅清柳點頭。

其實他隨時都帶在身邊,這並不是代表他喜歡吹笛子,而是……

「太好了。」鳳麟很高興:「難得的機會,吹一首來聽聽,什麼都可以,我喜歡聽你的笛聲。」

而是……因為鳳麟表示喜歡,即使他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仍是片刻不離身。

雅清柳從懷中拿出橫笛,湊在嘴邊,輕輕地吸了一口氣。

鳳麟則雙手放在後腦勺,倚靠著粗幹閉眼傾聽。

那是帶點寂寞、不存在任何樂譜上、即興創作的旋律。

他不曉得自己是用什麼樣的感觸吹奏,又怎麼會奏出這樣的曲調,即使感到矛盾,他仍是面不改色,旋律中不帶遲疑。

在還未認識對方,雅清柳就已學習過不少種類的樂器,可以前他還沒有將橫笛隨時帶著,直到得知鳳麟在尋找弒母仇人後的一晚,再次撞見鳳麟夢見母親被殺而神智不清地哭喊。

他不曉得該怎麼做才好,這次怎麼樣也喚不醒。

情急之下,他在房間的盆栽摘下一片樹葉,放在唇邊吹奏。

意外的,鳳麟的情緒安穩下來,沉沉睡去。

而他在那一晚不斷地吹奏,直至凌晨。

知道這件事後鳳麟時常要雅清柳吹奏,他覺得自己不能總是帶著一片樹葉,便習慣在身上帶把笛子,有需要時就拿出來,而那個「需要」大部分是鳳麟要求。

『我喜歡你的笛聲,聽起來很舒服。』

一天,鳳麟誠懇地這麼表示,讓不曉得自己是否喜歡吹奏的雅清柳決定,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開這支笛子。

只要對方還需要自己,這就會是比性命還珍視的寶物。

即使未來無法在一起,對一族來說仍是個孩子的他們,還能夠以皇子、以朋友的身份相處幾百幾千年,在鳳麟即位娶妻前,自己還能有很長一段時間可以獨佔對方。

雅清柳安慰自己,不用太過著急,距離覺悟的日子很遙遠。

可是他沒有想到,這一天僅在短短數年之後便到來。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