祇丹終於變回活潑開朗的模樣。

當看見多年來難得一見的笑容時,幾乎所有看著他長大年長官員一齊掉淚。

眾人無視自身形象,圍在祇丹身邊痛哭流涕,過去曾批評祇丹年幼無知毫無國王威嚴的官員,是在他變得沉默寡言後最自責、也是現在哭得最慘烈的一群。

好像看到不得了的景象……這是被當作隱形人、默默站在一旁的離幽辰內心感觸。

其實祇丹雖然年紀尚輕,但並沒有不受歡迎,也許只是眾人期望很高,先前才會如此苛刻以待也不一定,而判亂者又是比較極端的一群。

不過這都只是猜測,畢竟自己只是個外人,還不是很了解這個世界的價值觀。

離幽辰希望能早日融入祇丹的生活,尤其是發現貓族官員對於他的存在開始議論紛紛,而且原因跟之前不同以後。

應該不少人都知道他們的關係了吧?

離幽辰很苦惱,自己被怎麼貶低都無所謂,原本為了祇丹的立場他希望能暫時保密,但對方似乎不太在意這一點,即使在公眾場合遇到,若不是在討論要事就會來個擁抱。

起先他還有點錯愕,四周的目光也刺得他很痛,但不知怎麼的沒有多少人找他麻煩,最多也只是瞪個幾眼就撇開頭了。

既然大家都當作視而不見,離幽辰只好苦笑著回抱行為舉止又回到有如孩子一般天真無邪的祇丹。

但他曉得在必要的時候,祇丹還是會作出如刑求犯人的殘酷事。

並不是反感,而是想要去了解,希望可以分擔祇丹數年來累積的壓力和疲累。

而且都知道自己在貓族不受歡迎了,離幽辰覺得就算眾人無法接受他們的戀人關係,至少要先獲得認同。

「該怎麼辦才好呢……」

離幽辰有些煩惱地站在書櫃前,雖然詢問到書庫的位置,但一時也不知道讀什麼才能對從政有幫助,他一連拿下幾本書大略翻閱,覺得每本似乎都有它的用處。

若是有充足的時間,全部念過也不成問題,畢竟他連毫無興趣的商科書籍都肯念到名列前茅,但怕的就是徒勞無功白費力氣。

不過,幸好文字看得懂。

抱著幾本書,離幽辰正想找管理員詢問事情,一轉頭就瞧見一名男子冷漠地看著他,嚇得他差點鬆手讓保存良好的書籍掉下去。

「呃……」這個人是誰?

男子的外表年齡與離幽辰相當,毫無光彩的眼神似乎在審視離幽辰,令他有些不自在。

看了一會,男子冷哼:「嘖,人類。」

原來是不歡迎他的人之一嗎?離幽辰無奈地笑了笑。

他已經習慣了,並不打算作無謂的爭吵。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這就離開。」

離幽辰越過男子,自知輕率會替祇丹帶來麻煩。

即使他極力避免衝突,可男子不願意這麼簡單就放過他。

「原以為陛下已經了解自己的地位和處境,想不到還是這般幼稚,什麼人不選偏偏選擇男人,他以為現在是什麼時候?貓族處於被叛亂者威脅的危險,他卻自己又引發了會引起爭議的醜聞,簡直不知分寸輕重。」

以低沉的語調訴說的字字句句皆非常難聽,卻也一針見血,離幽辰在心中嘆氣。

想要反駁,但他要用什麼立場?自己的身份不為眾人接受是事實。

「身為低賤的人類竟敢招惹陛下,你的臉皮可真是厚,但陛下沒有拒絕也實在丟臉至極……哼!身為一族之王竟然願意委身在人類身下承歡,還叫得那麼大聲,簡直是王族之恥。」

離幽辰瞪大眼,不敢置信看著男子譏諷的神情:「你……你……都聽到了?」

這麼私人的事情,這個人究竟是怎麼知道的?

「怎麼?敢做還不敢被人聽嗎?」

男子走上前與離幽辰對視,雙瞳映出極端的憤恨。

「我完全不清楚你的來歷,但是我絕對不會認同你,是你將陛下帶入這種不正常的關係,恩人又如何?愛情又如何?就算陛下為你傷心數年又代表什麼?無聊!如果你們不相識,他根本不用勞心費神。像你這種弱小無能、又無法為陛下孕育子嗣的傢伙根本不需要留在這裡!」

那每一句話都帶著利刃,刺痛了離幽辰的心。

正因為對方說的是事實,才令人難堪。

但是離幽辰並沒有因此而沮喪逃離,相反的,他坦蕩地望著男子,接受對方所有的批評。

以前或許會自怨自艾,可現在,他已經不會單單被責難就退縮了。

「你說的,我都能理解。」離幽辰神情認真:「很抱歉讓你失望了,我是不會因此而離開他的。等了數年,我好不容易才穿越到這個有他在的世界,就算會遭到非議,我也想盡一切努力幫助他、愛他。」

「真是狂妄自大,你以為自己能有什麼作為?沒有陛下的庇護馬上就會橫死街頭的普通人類。」

「我……」

「好了,請適可而止吧!雷艾爾殿下。」

隨著一聲輕笑,不知何時來到這裡的蓮花舉止優雅、如舞步一般動作輕盈地走進兩人之間。

「您並沒有預定來書庫查詢資料吧?我可以認為您是刻意要對這個人不利嗎?」

「蓮花殿下,您這是什麼意思?想要坦護這個人類?您這番話是想暗指我心懷不軌?」

「怎麼會呢?我相信雷艾爾殿下身為王族的風度,只是您剛才的態度似乎有些不妥,而且過於直言不諱了一點,蓮花才擅自作了猜測,若有冒犯之處還請您見諒,至於您說的坦護……」

輕輕撥弄著直順的紫色髮絲,有如古典娃娃一般甜美可人的少女吐露著銳利的言詞。

「恕蓮花覺得,陛下與此人的關係不需要外人多加干涉的,難得陛下變得越來越有精神且積極從政,這不是所有人樂見的?還是您希望他回到毫無溫情、沉默寡言的模樣?」

雷艾爾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瞪著蓮花從容不迫的笑容,雖然生氣卻又不好對妖族皇女與最重要的巫女繼承人出氣。

忍著一股無處發洩的怨氣,雷艾爾帶著憤恨看了兩人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了。

「不好意思,讓妳費心了。」

每次都需要別人幫助,離幽辰覺得很尷尬。

「沒的事,請不用放在心上,倒是剛才雷艾爾殿下所說的話也請你別介意,雖然口氣不好、用詞尖銳,其實並非壞人,他是太過擔心陛下了。」

離幽辰點點頭,一開始確實很可怕,但聽到最後就會發現對方其實很關心祇丹。

只是措詞容易讓人誤解,而且私事居然被對方聽見,真的好丟臉。

「請問他是?」記得剛才蓮花說對方是王族,莫非是祇丹的親戚?

「雷艾爾‧貓夜,陛下的表弟。」

離幽辰仔細一想,確實那個男人的五官蠻像祇丹的。

祇丹看起來還較為年輕,居然會是表哥,難道只因為是娃娃臉?

「感情非常要好的兄弟呢!不過雷艾爾殿下的態度不佳,總會讓人以為他在頂撞陛下,因此沒有多少人曉得這件事……他呀,無論是對別人或是自己都很苛薄,所以容易被誤解,然而他其實是比任何人都要關心貓族,非常體貼的男人。」

「啊,是這樣……」

為什麼他覺得蓮花的語氣好像帶著其他意思?離幽辰想著,不過他也自知不該過問別人的私事,尤其是女孩子。

「那個,蓮花,不好意思,請問妳知不知道有誰方便教導別人從政相關的知識呢?」

「哎?你希望從政嗎?」

「呃……怎麼說呢……」離幽辰搔搔臉,有些難為情:「因為……國王好像挺忙碌的,雖然祇丹什麼都沒說,不過每天看著他疲累的模樣我也不好受。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但既然無論怎麼被批評也決意留在他的身邊,我希望自己能夠給予幫助,而不是癡傻地陪伴。」

蓮花的笑容帶著欣賞:「你還真是值得託付的男人呢,怪不得陛下這麼執著於你。」

「咦?沒、沒有這回事啦。」

他只是曾經懦弱到甚至捨棄祇丹的普通人而已,而且自己也不忍心看到愛人疲憊瘦弱的模樣。

想要做到無愧為彼此,努力到沒有人能加以指責的程度。

「嗯……不過,貓族的國師不一定願意教導你,我從小則專注於學習巫女,不適合當老師,魔王陛下最近挺忙的,國王哥哥也不是恰當的人選,還有哪些人呢……對了,有一個好對象。」

蓮花舉起食指:「人族王雪宮‧碧羅西。」

「國、國王?」

離幽辰有點慌張,要請偉大的國王撥空教導他,會不會太無禮了?

不過,他好像是把同樣是國王的祇丹當作情人疼愛的人……早就無禮過頭了吧?

「是的,不過他是個天才喔!你只要得到他的賞識就可以學習到很多事情,只是他的個性比較無情一點,可能會需要交換條件,這也不要緊,我們只要先請求他的王后就行了,但是必須有他會為了報復你而殘忍鍛鍊的覺悟喔,如何?」

蓮花笑得十分燦爛,程度是先前的好幾倍,離幽辰大概可以想像之後的日子不會太好過。

「……我接受。」

殘忍鍛練聽起來很恐怖,不過若有辦法短時間內讓自己的能力提升到能夠幫助祇丹的程度,他會咬牙忍耐。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