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幽辰地獄般的生活展開了。

雪宮的原則便是說到做到、不容妥協,且嚴以律己嚴以待人,既然已經表示會傾盡全力教導,完美主義個性似乎沒有失敗的打算,當天晚上就擬定一份詳細到有點恐怖的行程表。

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國王不是很忙碌嗎?

懷著滿滿的困惑,隔天一大早被沒有敲門(或許有,只是沒聽到)、偉大的人族王陛下以踢下床的方式叫醒,沒有耐心的雪宮只願意給予五分鐘的準備時間,睡眠不足的離幽辰趕緊衝到浴室簡單梳洗一番,然後在超級不爽的注視下奔到書桌前坐定。

雪宮打了個響指,桌子立刻被成堆的書籍堆滿,只留下中間少到可憐的空間給予做事。

望著分類整齊、堆得像小山的書籍,離幽辰顯得坐立難安,在腦袋有點混亂的時候,頭上響起冷漠的聲音。

「從今天開始,我會教導你治國相關,也就是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等,分批學習,但貓族的法律跟人族不太一樣,所以我只教你基本概念,其他的你自己回去翻書看。到早餐前兩個小時是上課時段,剩下的時間自行研讀每日功課,隔天進行抽考,有任何錯誤功課加倍!你如果不希望每天都有完成不了的作業就給我把皮繃緊。」

「請問,如果我臨時有不懂的該請教誰呢?」離幽辰顫顫地舉手。

雪宮瞄了他一眼:「自己來辦公室找我,我通常都會在那裡,你有嘴巴,位置到時找人問。」

養成主動發問的好習慣嗎?原來如此。

雪宮非常嚴格而且鐵面無私,規定離幽辰每天早上都要在他來以前就準備妥當,一秒也不願多等,否則就會讓他體會到何謂真正的地獄。

完全不想領教地獄的真諦,離幽辰每天準時起床等待國王駕到,進行兩個小時完全沒有休息時間的課程。

雖然雪宮很可怕,不假辭色的嚴厲態度讓他經常心驚膽跳,但不得不真心佩服對方,短短一天他徹底明白為何這個人被譽為史上最厲害的人族王。

做事認真、態度嚴謹不用說,僅以兩個小時就教完一本書的精髓,若是認真學習,即使還有數百頁必須複習,也很快就能掌握到重點。

真是了不起的人,而且雪宮似乎對以朕自稱毫無興趣,但即使不使用,他也可以看得出周遭對於此人的尊敬。

雖然對經商沒有興趣,離幽辰畢竟還是擁有一個讀商的靈活腦袋,在幾天的慌亂後就進入了重點,加倍的作業懲罰並沒有持續太久。

離幽辰往往一大早就起床,用功念書到半夜才稍作休息,每天預定了固定的時間準備好所有的問題一次請教雪宮,還要小心別在對方忙碌時貿然打擾被怒火波及,他認真覺得察言觀色似乎比手中的厚書還要高深。

十天一眨眼過去了,他的腦袋裡塞滿了過去從沒想過有機會接觸的知識,再加上有點睡眠不足,人頓時昏昏沉沉的。

「呃……你不要緊吧?」

見到那傻愣愣的模樣,豫推了推毫無反應的離幽辰,關心地詢問。

此刻他們正坐在一家飯館內享用中餐,由於兩人同鄉且過去認識,豫十分關照離幽辰,知道對方身無分文,三餐一定會拉著他一起吃。

「喔……」

被推了幾下,捧著飯碗的離幽辰眨眨眼睛,目光渙散地看向王宮。

「總覺得軍隊似乎可以重新編制一下……」

「啊?你說什麼?」

離幽辰驚醒過來,意識到剛才說了什麼後,連忙搖搖頭:「不,沒事,我胡說的,不好意思。」

最近真的讀太多書了,腦袋隨時都有一堆句子飛來飛去,不管看到什麼,下意識想的都是改革方案,某方面來說可以歸功於雪宮十分沒人道的特訓。

離幽辰趕緊趴了幾口飯又喝了一點白開水讓腦袋清醒一點。

一旁的豫則滿臉同情。

唉!看得出來被虐待得十分慘烈,居然連吃飯時間都還在想這種事情。

不過,原來他們的軍隊可以重新編制嗎?似乎可以找機會秉告雪宮考慮。

「最近過得還好嗎?你撐得下去吧?如果有任何困難的話,我請陛下不要逼你逼得那麼緊如何?」豫忍不住提議。

雖然由他開口不見得有用處,但那消瘦的面容實在讓豫很擔憂。

「咦?」離幽辰一怔,搖搖頭:「不,雖然說不累是騙人的,但是我願意撐下去……應該說,我必須要自己撐下去才行,辛苦歸辛苦,可我沒有抱怨的資格。」

拿起杯子輕啜了一口水,離幽辰望著水杯,目光十分柔和。

為了自己,也為了祇丹,他可不能有片刻的懈怠,雖然有點想念對方,但一想到他正為了彼此努力就覺得很開心。

不曉得祇丹過得如何,沒有親口告知一聲就離開一定很擔心吧?雖然不知道蓮花會怎麼轉告。

但是祇丹跟自己不一樣,很懂得照顧自己,他還是先專注於自身的學習比較好吧。

「而且真正辛苦的是陛下,他明明那麼忙碌,卻每天都陪我早起,不但願意教導我兩個小時,我若是有困難,即使看起來不開心仍是努力撥空時間解答。相比之下,求助於人的我根本沒什麼好計較的。」

「是嗎?看來你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樣很好。」

豫笑了,似乎感到很欣慰,隨後嘆了一口氣:「真不錯,我好羨慕你。」

困惑地望去,豫看起來很是無奈。

「因為我沒有像你一樣,擁有願意做如此努力的對象,我的身邊盡是有為了愛情傾盡一切的人,我知道自己的感情並不是出了問題,但就是沒有找到那樣的人。所以我真是羨慕你,這是很好的事情,你要好好珍惜喔,既然曾經失去過,這次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會放手吧。」

先前離幽辰對於自己的事情只說了個大概,但在這幾天的相處下,豫經由他的詳細解說,對兩人的過往已經大致了解。

「楓哥哥,你對王后……?」

離幽辰先前就帶著疑問了,根據過去的記憶以及長大後偶爾與南宮鏡的討論,慕容楓即使遭到父母的反對,仍堅持要結交闇這位朋友,甚至在父母有意刁難時處處維護。

真的只是朋友嗎?

為了朋友,就能夠抱著與父母反目的決心?

畢竟對方的情況跟自己不同,慕容父母真的很疼愛慕容楓。

但是,闇已經是王后了。

那名偶爾會露出倔氣,甚至曾在他面前與雪宮上演唇槍舌戰的女性,其實待人十分親切,又燒得出一手好菜,是非常善良賢慧的人。

若說慕容楓喜歡對方,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那句「失去」,是否是暗指自己與闇的關係?

「啊?咦?你誤會了,我跟她不是那種關係,該怎麼說才好呢……」

豫苦笑:「大概是在家人以上的關係吧!有點難解釋,而且闇與陛下兩情相悅,看著他們幸福,我就很開心了,對於這方面我看得蠻開的,不像有些人……真是麻煩呢。」

看來王后也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而且是難以用三言兩語解釋清楚的,離幽辰心想,也聰明得不去追問。

並非所有人都同他幸運,後悔過、犯錯過,卻又還有機會尋回。

他只是正好走向了bad end以外的道路。

豫拍拍離幽辰的肩膀:「別多想了,總之你要加油喔,如果遇到什麼困難儘管跟我說。」

「啊,是的,非常感謝。」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