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飯後,離幽辰跟豫告別。

看了看時間,他決定先到圖書室找些資料,雪宮的教育方針之一就是想要什麼額外參考自己去找。

圖書室很大,收藏量非常豐富,一開始他還差點迷路,但熟悉了之後卻覺得挺方便的,排列整齊分類完整,想要哪種書很快就能找到,只是會很煩惱究竟該選哪一本而已。

「還在想你跑到哪裡去了,原來是這種地方。」

離幽辰聞言回頭,一驚:「啊,陛下。」

想不到雪宮會親自找他,離幽辰感到很惶恐,但雪宮看出他的心情,隨便揮個手告訴他不用在意。

「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想查一些東西……呃,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莫非是之前的作業出了什麼問題?

「這個。」雪宮拿出一本小手冊:「上次你說雖然內容大致看得懂,但不曉得該如何整理出重點方便之後溫習,我把一些概念和方向寫出來了,你就參考這個試著寫寫看吧。」

「咦?真、真的非常感謝,幫了個大忙。」

離幽辰很驚訝,想不到之前喃喃的幾聲煩惱,雪宮雖然什麼也沒說卻記了下來,還抽空寫教學。

萬分感動地接過小冊子,可雪宮的表情一點也不像是接受了這份謝意,離幽辰突然有些不能理解。

「請問……為什麼你願意這麼費盡心思幫助我呢?」

應該也歸功於雪宮的性格就比較認真,但他們幾乎可說是素昧平生,雪宮沒有道理對自己這麼好心,若說是天性使然,如果他是這麼親切的人,就不會擁有那些評價了。

「沒什麼,我之前就說過了,全是看在祇丹的份上,誰叫你是他的情人呢?不然我才不會給自己添麻煩。」

「是的,我還記得,但……為什麼?」

感覺雪宮似乎特別強調情人這個詞,是他多心了嗎?

雪宮看著離幽辰,沉默了一會:「……如果我告訴你,那傢伙曾經喜歡過闇,這個回答你是否滿意?」

離幽辰一怔。

雪宮料到他會有這個反應,輕扯嘴角,笑得很諷刺。

「他的感情似乎只維持在朋友以上,還沒到烙印在心底的深刻,但喜歡過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我承認自己心眼小,看不慣所有人帶著那份感情接近闇,所以知道祇丹已經有了你,我才會願意幫忙。」

雖然有點驚訝,但離幽辰很快就釋懷了。

王后是那麼溫柔善良的好女人,也難怪祇丹喜歡過對方。

剛聽聞確實有些失落,畢竟祇丹是他的初戀,可誰叫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而且祇丹應該有告訴你吧?貓族最近為何如此混亂。」

離幽辰點頭,聽說是反叛者不滿年輕的祇丹繼任王位,他正是因為看到祇丹為此忙碌到疲憊的模樣,才堅定自己學習的決心。

「其實不光是貓族,天界、人界、魔界都有這樣的情況,天界前陣子已經解決叛亂了,卻因此元氣大傷,精靈王還險些喪生。」

「險些喪生?」

「是啊,都是那個笨蛋太沒有警覺性了,單身至敵方才會變成這樣……不過,這跟你沒什麼關係。」雪宮搖搖頭:「我人界的問題有些不同,雖然短時間內不會發生戰爭但也不能大意。總而言之,魔界最近正處於高度警戒,我想再過不久就會演變成全面戰爭了。」

「戰爭?怎麼會?」離幽辰很驚慌:「可是,祇丹什麼也沒有說……」

他知道情況混亂,也知道祇丹遭遇刺客,卻沒想到情勢險惡到戰爭即將爆發的程度。

雪宮冷笑:「跟你說有用嗎?你又幫不了忙,不過若是你這個月認真學習,說不定能有些用處,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願意幫助你了?你是祇丹的支柱,也是他的弱點,就算你打不過他們,危機時至少要有能夠保護自己的腦袋,一旦你落入那些人手中一切都完了。即使如此我也不贊同你躲起來,雖然我可以賣祇丹一個人情,可你又不是女人,有什麼好躲的?既然喜歡他,你就為他做事,不准拖累!」

雪宮說得無情、句句犀利,離幽辰完全無法反駁。

「魔界出了事對我也沒有好處,可我沒有餘力也沒有資格派兵協助,所以我只能給予你知識,你想要保護他吧?剩下的時間讓我瞧瞧你能做到什麼地步,你的這份努力是否能為祇丹帶來益處,還有一件事你要想清楚。」

說著,雪宮向前踏出一步:「何謂王。」

「……」

「究竟該如何解釋國王,身為國王究竟要做到什麼,不需要回答我,但是你該仔細思考。」

何謂王。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離幽辰遇到了許多國王。

曾經因他而態度冷硬,現在已變回開朗的祇丹、溫柔,且對待別人似乎沒有架子的霜泉、以及首次讓他瞧見帶著王者霸氣的雪宮。

他們都用著不同的態度守著王位,確實如雪宮所說,那是沒有一定答案的。

也許先前一心只想與祇丹重修舊好的他,一直不明白選擇王族作為伴侶代表的意義。

又或許,他其實知道,只是從不將那樣的事情跟自己的生命畫上等號。

自從目睹祇丹為了盡到國王責任的所作所為,他才開始認真思考自己能夠做什麼。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用什麼統領天下的王者這種書籍的片面解釋就想敷衍過去,不然你會後悔,而且這輩子絕對無法幫助祇丹。」

雪宮知道這個問題對離幽辰來說太難理解了,然而這是王者伴侶必要理解的事,否則只不過是一無是處的花瓶。

突然,他望著窗外一會,揚起唇。

「……正好,我來告訴你我的答案吧。」

離幽辰抬起頭等待著雪宮的答案,但是對方沒有開口說明,反倒先將他拉離原位。

玻璃破碎的聲音隨之響起,原本站著地方插入一把刀,沒幾秒爆炸開來,揚起一陣狂風煙塵。

所幸書庫很大,書櫃與書櫃之間非常寬廣,大部分的書本只是被吹亂四散。

離幽辰怔愣住,一名蒙著面、從身形看得出性別的年輕女子站在兩人面前並拿著小刀,濃烈的恨意連離幽辰也能清楚感受到。

「她是……?」

「大約又是對我有意見的老百姓吧。」雪宮聳聳肩:「或許瞧見我們在一起,才打算先對你下手的,還真是不走運啊!若以為你能帶給我什麼樣的影響而判斷失誤,那可真是大錯特錯。」

女子惡狠狠地打斷兩人:「碧羅西王!滅門之仇,我要從你身上討回來!」

滅門?離幽辰露出驚訝,但雪宮依然是那般不甚在意的冷靜模樣。

「真是困擾啊,像妳這樣的人我見得太多了,沒有想清楚滅門的原因,卻毫無道理地憎恨,真不愧是老百姓,一輩子也出不了頭呢。」

「你……!」女子被激怒,立刻就出手。

雪宮先將離幽辰推到後方,單手擋住了女子用盡全力的攻擊。

刀刃揚起火焰,而雪宮的右手發出了淡藍色的光芒,也因此並未被灼燒到半分。

魔法?離幽辰訝異地看著這一擊,這並非是單純的打鬥,還增添了他過去從來沒有想過的奇幻元素。

是的,這裡跟以前不一樣,是存在魔法的異世界。

攻擊失敗,女子立刻跳開,警戒地瞪著雪宮,似乎正努力找出破綻。

而這時,門外響起了整齊規律、又帶著一絲倉促的腳步聲,門被撞了開來,數名手持武器、武裝打扮的男人們衝了進來。

「陛下!救駕來遲了,請見諒!」

說話的是一名帶著面具的褐色長髮的男子,他拔出武器,口氣帶著怒意:「好個囂張的刺客,我要妳付出代價!」

「慢著,凰訣,還有侍衛隊都不能出手。」

雪宮揚手,制止男子的衝動。

「可是陛下……」

「我換個說法。」雪宮沉下臉,口氣變得冷淡:「不准出手!我要你們看著膽敢與我作對的下場,我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愚蠢國王。」

見情勢不利,女子退了好幾步,雪宮則從容地向前走。

瞄到女子墊起角的起步姿勢,雪宮揚眉,先一步張開手掌,巨旋將整個書庫包圍起來,斷絕生路。

「太可笑了,妳傻傻地跳進來,以為我會給妳後路嗎?」雪宮說:「不過,我可以送妳掙扎的機會,書庫這麼大,隨便妳要躲到哪兒,不過終究只有死。」

說著,巨旋的其中一處朝女子的方向刮下,她的身體立刻噴出鮮血,腳步一個不穩跪倒在地上。

同一時間,她的四肢被看不見的鎖鏈困住,動彈不得。

「怎麼了,還不逃嗎?雖然大部分的人都能學習魔法,但人族卻只有王族的能力較強呢!妳現在肯定因無法破除魔法,急死了吧。」

離幽辰看得有些不忍心,他不明白兩人之間的過節,但被這般對待想必很不好受。

「陛下,我知道我沒有立場開口,但……請別對一名女子太過殘忍,好嗎?」

「惻隱之心發作了?」

雪宮冷笑:「所以我才會說你太天真,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一旦帶著這種想法,你一輩子也找不到『何謂王』的答案,於是呢……」

發覺困住四肢的魔法消失,女子不敢置信,但確實可以行動了,即使這也不代表她的處境有比較安全。

她花了幾秒釐清狀況,被碧羅西王所傷,實力受到限制,後面的侍衛隊員看來各個身經百戰,一時間絕對無法制服,更別說輕易擊敗她的碧羅西王。

女子看向離幽辰,咬了咬牙。

一個踏步,瞬間來到他的面前,一手捉住,一手將刀子抵在胸口,火焰燃出。

「不准動!否則這個人的性命難保。」

離幽辰難以相信女子居然將主意打到他的身上,他沒有習過武力,更不懂魔法,她似乎不是能夠讓自己隨便打敗並脫出的。

侍衛隊員則面露為難,雖然離幽辰不是自己效忠的對象,卻是國王的客人,他們怎麼能讓對方有所損傷?

雪宮只有幽幽一嘆:「於是我只好『很好心』地親自告訴你,屬於我的答案。」

見到雪宮依然冷靜,女子有些慌了,難道她誤會了嗎?

「不准動!你不要他的命了嗎?」

離幽辰輕蹙著眉,因為刀子刺破了皮膚,可是火焰沒有給自己帶來太大的灼傷,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注意到這件事,包括女子。

為什麼……突然,他看向鈴鐺手環,露出了然。

「無妨,妳想要殺了他的話請自便,這個人類跟我可沒有半點關係啊,搞不懂妳抓他做什麼。」

「什……」

「但是為了跟他有所關係的人,妳殺了他以後我會讓妳生不如死,以為我『雪宮‧碧羅西』,堂堂的人族王是能夠威嚇的嗎?」

女子沒有看見雪宮是如何出手的。

只知道當自己發現時,右手已被斬斷飛落至後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謂王,真是簡單的答案。」

面對脫離女子束縛的離幽辰一臉的驚愕,雪宮神情高傲且狂妄。

「王就是立於眾人之上統制一切的人,因此必須果斷決策、必須殘忍無情、必須用盡所有的手段將國家導向正道,而且沒有後悔的權力,為了追隨自己的所有人,絕不能循私苟且……除非,國家捨棄了你。」雪宮笑著:「這,就是我的答案,至於不知死活反抗,妄想挑戰王者權威的人……」

他停頓數秒,忽地,一刀斬向女子的腹部。

「我會讓這個人見識到,這個世界真正的地獄。」

沒有料到雪宮會這麼不留情面,看著女子染血倒地,離幽辰卻已無法為她說任何話,畢竟她剛才想要致自己於死地。

心很難受,很複雜,卻不能說雪宮是錯誤的。

因為對方也說了,那是「對他而言」的王者解釋。

雪宮勾起唇角,撤下了巨旋,讓一切回歸於無,回復了書庫的寧靜。

「好了凰訣,把這個人帶走吧!如果她還有那個命活下來就關到牢裡去,我之後還要親自審問,這裡稍後記得派人清理。」

「遵命,我的陛下。」

凰訣恭敬行李,將昏厥的女子拉起來,與眾侍衛隊員離開。

書庫頓時只剩下離幽辰和雪宮,後者遙遙一嘆並拍掉身上的灰塵。

發覺離幽辰的神情有異,他笑了笑。

「我已經指點你了,剩下的由你自己去想,我並不一定是完全正確的,但是你不要忘記,剛才的婦人之仁讓自己落到了什麼下場,並且記住你是貓族王祇丹‧貓夜的伴侶,如果今天在這裡的不是我,而是他,你們該怎麼辦呢?」

離幽辰捉緊胸前的衣服,一臉凝重。

因為祇丹對於兩人的關係從不避諱,先不說貓族官員,或許這個消息已經流入人民甚至反叛者那裡了。

雪宮說得沒有錯,他出事的話一定會給祇丹帶來不少麻煩,絕不能讓事情演變成這樣。

可單單只有智慧,卻又讓他有點不安,不是什麼問題都能靠腦袋解決的。

突然,離幽辰餘光瞄到了書櫃上的某本書。

「陛下,請問那本書……」

雪宮望向離幽辰指的方向:「啊啊,那本書確實不錯,想不到你挺有眼光的,雖然講的盡是理論,只要融會貫通後就不難實際上手,很適合初學者,你對這個有興趣?」

「是的,雖然不曉得我是否有資格學習,但是如果有能力的話,我想學一些……能夠實際保護他的能力,可能我的想法太天真也太貪心了,但是……」

他只是想要再多一個可能性,不想輕易放棄後才回過頭來後悔。

「想要變得更強有什麼不好?」

意外的,雪宮並沒有諷刺,反而給予肯定。

「可我沒有更多的時間教你了,你就先看那本書吧!如果有找到適合你閱讀的我再拿給你。」

想不到對方願意做到這個地步,這已經是超出了原本同意幫助的範圍了,離幽辰連忙低下頭。

「是,非常感謝您的幫助。」

「沒什麼,你只要別給我丟臉或扯祇丹的後腿就好了,我可不想看到他們以失敗收場,你剛才的表現真是差勁透頂、愚蠢至極。」

雪宮冷哼一聲,一揮衣擺轉身離去。

雖然態度依然不好,但離幽辰仍是相當感謝且尊敬對方。

即使剛才的場面還是殘忍得讓他一時難以接受,可盡心教導他是不容置疑的事實,不論理由為何。

離幽辰抱緊懷中的書,嘆息。

=================================================

離同學的鍛鍊章終於結束了~下回咪丹又可以出場了~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