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剛帶他回來,蓮花應該還沒有離開,劇她所說為了避免危險,必須等待身為國王的哥哥陪同回去妖族,且她是在抵達貓族王宮後才聯絡那個人的。

想著,離幽辰趕緊去尋找對方以免錯過,否則他也不知道該詢問誰比較好,畢竟在這個世界除了祇丹,最熟稔的便是蓮花了,而當初萌生學習「那件事」意願時,雪宮又表示沒有時間教導。

所幸蓮花留在三個月前拜訪貓族時所暫住的那間房內,離幽辰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找到她。

只不過找到人時正好看到對自己很有意見的雷艾爾用力推開房門,怒氣沖沖地走出來,離去前還瞪他一眼,碎念「該死的人類」。

他又做了什麼了……?

「幽辰,既然來了就快些進來吧。」

「……喔,好的。」

離幽辰猶豫地看了眼雷艾爾遠去的背影,才匆匆忙忙地走進來。

蓮花正坐在床上優雅地梳著柔順的長髮,看到他,露出甜甜的笑容。

「不用在意那位說話不留口徳的木頭,免得再好的心情都會被打壞,哪!找我有事嗎?」

看來蓮花一點也不想提到對方的事情,即使有再大的好奇心,離幽辰也清楚這是屬於不該過問的範圍。

「其實是關於祇丹的事情……」

「嘻嘻,我猜得到,你的所作所為不都是為了他嗎?祇丹陛下真是幸福呢!你有所不知,這三個月來,我可是經常看見陛下望著天空出神,一定是在想念你吧,害我都忍不住想坦白你上哪兒去了。」

離幽辰臉一紅:「……那個,說到這一點,請問妳是怎麼跟他解釋的?」

「噢,我只是說『幽辰去尋找愛情的出路了』,所以陛下完全聽不懂也猜不出來,請不用擔心。」

聞言,他實在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尤其是看到蓮花一臉自信拍著胸脯的模樣。

上天保佑祇丹不要因此而誤會了。

「那麼真是多謝了……其實,我是聽說祇丹必須與叛軍首領會面,有些事情想要確認一下。」

「啊……」蓮花愣了愣,苦笑:「你聽他說了嗎?」

「是的,不管怎麼想這都太冒險了,我理解他們的不得已,我也明白自己跟去了也沒有任何幫助,但我不想因此就放棄。」

頓了頓,離幽辰接著說:「我想先確認一下天界到底是如何處理叛亂的,據說精靈王曾經險些喪命,那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蓮花,妳一定知道吧?」

蓮花低頭沉默了會。

那時造成了不小的騷動,雖然跟這次的情況不同,但有些類似,離幽辰莫非是從零散的情報中,發現了這一點嗎?

「若是知道了,你想做什麼呢?」

「我想要找出我應開學習的方向,即使時間已經不多。」

離幽辰拿出從人族王宮借出來的書籍,放在桌上:「這個,請妳指點我。」

「這是……」

「祇丹曾告訴我,經由訓練或許可以學成,而我也有這個資質,我不曉得臨時抱佛腳可以學到什麼樣的程度,但我希望嘗試。」

至此,蓮花終於嘆了口氣。

魔法,天魔兩界的種族最重要的力量來源,以自身的魔力作為引導,透過個人意念引發。簡單的魔法只要運用一點魔力即可,複雜或特殊的魔法,以及能力不足者便需要用咒語、魔法陣、媒介或手勢等不同的方式才能發揮效果。

當然,每種魔法都有不同的限制,效果全憑精神力的強弱,有些特殊魔法也並非所有人都能學習。

雖然蓮花早已曉得離幽辰是不可能漠視祇丹赴約判軍首領一事,但也沒料到對方會想學習這樣的東西。

然而他的判定也確實正確,在這個世界若要順利活下去,其一是智慧,其二是武力,最後則是偶發的運氣。

但離幽辰前兩樣都缺乏,僅三個月習得的智慧發揮的程度有限,現在又臨時想要學習魔法,會有什麼樣的效果,全憑他的天資。

「……沒有辦法阻止你,我明白了,為了讓你便於選擇學習這個的方向,我將我所知的,精靈王為何會喪生一事告訴你吧。」

蓮花將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確實魔界種族才是一般所知的邪惡一族,可實際上,由於天界種族的性格比他族較為封閉,思想極端崇尚異教的情況比他們能想像得還要複雜。

天界三王交接一事更讓他們有了可以發洩的藉口,大戰爆發之際,他們以宗教之名引發了無數個恐怖事件,綁架無辜人民,進行血祭,此種惡端讓天界比魔界更早有合理的名目主動開戰。

然而在戰爭還未結束之時,精靈王卻落入他們的手裡。

對崇尚異教的叛亂者而言,即使是不成氣候的年輕國王,無可否認對方卻是最純淨的王族,比起人民,更有資格成為血祭的犧牲品。

精靈王孤身一人,面對眾叛亂者沒有單獨反抗的能力,當龍王冒險利用空間裂縫即時趕到時,精靈王已喪生且死狀慘烈,所幸龍王以靈魂的分身龍麟碎片救活,可這也差點要去了他近半條命。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精靈王喪生的消息震怒了所有人,決心報仇的意念終於戰勝了進行血祭以獲得精靈王力量的叛軍。

「這就是我所知道的天界戰爭一事,這次的魔族叛亂者大概不像他們崇信邪教,但也無法因此保證祇丹陛下的安危,畢竟對方只要求見到陛下,卻沒有說明原因。」

一聽聞落入敵陣的精靈王的下場,離幽辰的臉色不甚好看。

「可為什麼,一國之王這麼容易被叛軍捉走?」

「這個……」蓮花的神情有些尷尬:「因為跟龍王吵架了,負氣離去時太大意了吧,龍王陛下和精靈王陛下與你們一樣。」

離幽辰終於明白闇和豫為何會用「也」來解釋他和祇丹的關係了,這大概就是這些人很快就接受的原因了吧。

祇丹曾對他說過「過去的同伴相戀」,或許就是指這兩個人?

「我明白了。」

離幽辰翻開書本,在曉得精靈王的事情,他更確信自己急需獲得的力量類型。

「我想要請問,在有結界的情況之下,來自遠方守護的作法是否可行?」

「照道理來說當然是沒辦法的,除非事前給予護身符與守護魔法,可由於是被動觸發,在敵方的結界也無從供應魔力,一旦用盡就沒有用了,話雖如此也不是沒有解決之道,只是……」

蓮花有些為難:「只是,這建立在兩種情況下,一種是守護者的能力比結界強,另一種是守護者能力的質較為特殊,可以不侷限在既有的限制。」

若是能力較強,自然可以穿透能力弱的結界,至於另一種比較罕見,那是因為能力的本質太特別了,既有的認知沒辦法套用在此人身上,但是那種人非常稀少,而且能力類型各異。

以蓮花來說,她的能力承襲於母親,本身就適合構築結界才會被選為巫女繼承人。

以霜泉而言,能力雖然很強,但要完全發揮還需要媒介,導致他過去曾以為自己一事無成,其實透過媒介還能使用特殊能力。

而他們兩人,目前都無法做到突破既有限制的程度。

「是嗎……我只要確定可行就好了。」

「等等,幽辰,你該不會……」

蓮花記得學習與精進魔法有兩種管道,一種是按部就班學習,另一種則是強制觸發,後者的方式太危險且容易走火入魔。

她不確定離幽辰是否知道這件事,但剛才的話讓她有些不安。

「妳不用擔心,我不會做傻事的,只是想要確認自己心意的堅定程度而已。」離幽辰笑了笑:「我原本就是異世界人,對這方面的事情不夠了解,我唯一能相信的……」

想到即將以生命作為賭注的戀人,他輕輕一嘆:「我能相信的,就只有對祇丹的感情,還有他的信賴而已。」

「即使如此,我也無法保證你能學到什麼地步。」蓮花有些為難:「守護魔法,其實遠比攻擊魔法更難學習,因為即使不用魔法,所有人都曉得如何傷害對方,所以理解力較好。」

「那麼,我也只好盡力而為了。」

自己能否理解守護還是個未知數,但唯有保護祇丹的心是千真萬確的。

「好吧,既然你的決心這麼強烈,雖然我不曉得自己能教導你多少事情,但是我會與你一同努力。」

「非常感謝妳,蓮花。」

「哪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其實我也相當好奇,以你原是普通人的情況,究竟能習得怎樣的魔法呢?人類與天魔族不同,除了王族以外,並非所有人都能學習魔法的。」

蓮花笑了笑:「但是祇丹陛下既然曾說過你有資質,我便相信他囉!只可惜現在詢問太明顯了,若是能知道他是從哪裡看出來的就好了。」

離幽辰點點頭,他知道不管自己是否能夠做到,既然無法眼睜睜看著祇丹身陷險境,他不希望什麼也不做。

他的個性不適合戰爭,可是已有了奮戰的理由。

現在的自己,還沒有與祇丹一同站在最前線的資格,但是他想要在後方也能有所作為。

困境一波接著一波到來,完全沒有喘息的時間。

離幽辰深刻體會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

下集的插圖,幾個重要配角都有戲分XD
小豫倒是沒有不過也沒差啦,看幻雨就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了www
.....小煬也沒有,嗯不要緊他在這裡不重要~
總之就是幫插圖上了底色,看到了蓮花妹妹...........真是可愛到炸點阿!!!!!這樣的妹妹我也想要一隻!
如果溫柔貼心的小女孩為什麼喜歡小雷呢?
女人心真是太複雜了(喂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