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數年已過。

由於戰爭導致人族王的喪生與其餘七族王元氣大傷,逼不得已之下將王位傳給年紀尚輕的繼承人,希望能盡早培養他們成為稱職的國王,畢竟沒有人可以得知何時會再度發生將三界牽扯進來的大戰,只得期待眾皇子們能早日獨當一面。

然而這宛如改朝換代般的舉動造成了許多不滿的聲浪,一時間無法說服眾臣與子民。

於是,叛亂者出現了。

集結勢力、煽動人民……年輕的國王們一時忙得焦頭爛額,即使此代的八族王交情深厚,在彼此都有叛黨必須處理的情況下根本無暇顧及他界,他們也無法明目張膽地求助於前代國王,如此便不能信服人民,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由於得到了臣子回傳的消息,雅清柳立刻喚來了幾名侍衛,隨同自己前往精靈族城內大街。

自從經過正式的繼位典禮後,他的外貌已經廣為人知,承襲母親的貌美,長相十分出色的他造成一陣不小的話題。

精靈是美麗的種族,雅清柳在精靈一族中更是美得令人驚嘆,拋頭露面走上大街引來不少的注視,大部分的人都是先為他的長相癡迷,而後才憶起他的身份。

「讓開、讓開,精靈族陛下駕到,還不快讓路。」

侍衛們替雅清柳開路,他步伐優雅地走上前去。

對這些赤裸裸的目光,雅清柳不以為意,以前會排斥,但這些年來早已習慣了眾人的注目,但這並非代表對於帶著情色意味的目光不會感到厭惡。

「他就是我們的精靈王,雅清柳‧靈日陛下?」

「跟前陛下很不一樣呢……雖然看起來難以親近,卻沒有感受到威嚴,而且還這麼年輕,真的沒問題嗎……」

「噓、噓!小聲點,會讓陛下聽到的。」

雅清柳看了一眼說閒話的那些人,他們立刻閉嘴,但還是時不時地瞄向他,滿臉不信任。

他沒有出聲斥責,因為這是事實,只能以實力令眾人心服口服。

唯一值得慶幸的,或許是看在前代國王的面子,大部分的子民雖然抱持懷疑,卻也願意給予年輕國王們挽救的時間。

而這次的叛亂,就是絕佳的機會。

「但是如果不趕快處理那些叛亂者,又會出現無辜犧牲的人了,誰會曉得什麼時後輪到自己?真是可怕……」

「說的也是,這個死法……還算是人嗎?不管是那個屍體,還是殺害他們的始作俑者……」

雅清柳走到了「屍體」的面前,蹲下身,蹙眉凝視。

焦黑扭曲,殘留著惡臭與黑暗氣息,屍體變成了不規則形狀的木炭,只剩下勉強能辨識種族的形狀,以及空洞的雙眼和張大的嘴巴。

這恐怖的模樣早已嚇走了無數的人們,只剩下膽子比較大的留在原地張望,但還是保持一段距離,願意靠得很近的人是少之又少。

這也是難怪,因為這木炭般的屍體,曾經是與他們相同的「精靈」。

神界的叛亂遠比人魔兩界嚴重,由於他們的性格較為單純封閉,存在不少想法和行為上十分異常的人們,即所謂的「異端份子」。

當然,並非所有的神界種族皆是這個樣子。

神界由神族、龍族、精靈族領導,但領袖是神族。

此代神族王鷯‧神帝湘,在眾叛亂者眼中並非理想中的神明,於是他們創造了屬於自己的神、心目中最完美的領導者,決心推翻鷯。

然而要呼喚這個神明,就需要祭品。

不少神界種族莫名失蹤,以離奇的方式死於大街小巷,屍體就像雅清柳現在所看到的一樣,就像燒焦的木炭。

更恐怖的是,不管做了多少的防備也難以阻止他們綁走無辜的人民,因為兇手可能正是身邊的人。

有辦法說服人民綁架親朋好友,這就是神界叛亂者最恐怖的地方,你永遠不曉得這個人是敵是友,而且,你永遠也不會相信他的背叛。

「陛下,請問這個人……」

雅清柳沉默了會,以食指抹開地面的塵沙,露出以鮮血寫下、帶著暗黑之力的魔性咒文。

一時間,四周出現了騷動,在雅清柳身旁的侍衛更是嚇得倒退一步。

「這、這是……!」

他們每次發現的焦黑屍體旁都有魔性咒文,且圖案一次比一次要來得完整,簡直像是叛亂者在詔告整個神界,新的神明誕生的日子不遠了。

現在看到完整度這麼高的咒文,所有人都十分慌張。

「……不必驚惶。」

雅清柳站起身,十分平淡地述說:「咒文依然不完整,且缺少的那一塊不是這麼容易補上的,最近失蹤的人數大幅下降,咒文的差異也變得很小,他們大概也遇到挫折了。」

轉過身,雅清柳背對著屍體,向前走了幾步,並對侍衛下達命令。

「淨化屍體再埋葬,同時繼續加強戒備,既然無法相信任何人,能相信的就只有自己了,不想面臨與這個屍體同樣的下場,唯有這麼做。」

這個說法引起眾人不滿,交頭接耳了幾聲,一名男子突然叫道。

「為什麼不趕快打敗他們?您是領導精靈族的國王,怎麼只能叫我們保護自己?這算什麼王者?」

「對啊!如果不是因為您的漠視,哪裡會枉死這麼多人?」

「說的沒錯,他們也不會遭受親友的背叛了!」

越來越多人加入了批評,幾名侍衛趕緊護著雅清柳,就怕人民會過於憤怒而衝上前傷害他。

雅清柳默不作聲,冷靜地等眾人說完話,發洩完憤怒。

「所以呢?」

不帶感情的輕聲,堵住所有人的責難。

「因朕的疏失造成眾多子民的死亡,責任由朕承擔,但是……被親友背叛一事也依然要責怪他人,如此不成熟的態度,恕朕無法接受。」

眾人面對那美麗卻冰冷的目光,一時竟無法開口。

雅清柳環視四周,確定沒有人仍想繼續出言反駁,他收回了視線,轉而看向侍衛。

「回去了,記得交代的事情必須做到,不得馬虎。」

「是的,陛下。」侍衛謹慎地點頭。

突然,事情有了改變。

焦黑的屍體突然顫動一瞬,一團黑色的氣流浮現,包圍著屍體,帶著毀滅的不詳氣息。

「這、這是什麼?」

懼怕的眾人拼命後退,有些人甚至嚇得跌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雅清柳睜大眼,緩緩轉過頭瞥向後方的騷動來源。

被黑色氣團包住全身的屍體一個抽動,以極為緩慢的速度爬起來,由於這件事情太過古怪,一時沒有人能作出反應,只能怔怔地望著屍體以駝背的姿態搖搖欲墜地站著。

屍體吐出黑色汁液,濺染地面的瞬間,瘴氣撲向四周。

「嗚、嗚啊啊啊啊啊──!」

被瘴氣碰觸到的皮膚漫漫腐爛潰散,嚇壞了眾人。

雅清柳斂下神,冷靜地揚起手。

澄淨的光明氣息壟罩眾人,瞬間淨化了瘴氣所帶來的傷害,但卻沒有影響到屍體。

「咯……咯咯咯咯咯。」

屍體發出詭異的笑聲,一邊吐出恐怖的黑色汁液,一邊瞇起空洞的雙眼。

「好棒……真是……太棒了,雅清柳‧靈日陛下。」

低沉蒼老的嗓音興奮地說著:「好純潔的氣息……比起其他人……更加、更加的,你……真是……太高潔、太美麗了。」

雅清柳蹙眉,看著屍體朝自己伸出手,即使兩人有一段距離,他卻覺得全身發寒,那不是害怕,而是無比的嫌惡。

「好想要、好想要……只要有你,只要有這麼美麗的祭品,一定可以……啊、啊啊,快點、快點給我。」

屍體突然高昂地大笑出聲,周圍的黑暗氣息也在同一瞬間大幅增強力量並侵襲四周。

「快點……給我啊──!」

隨著迫切的渴求,屍體撲向雅清柳。

「陛下!」

眼見服侍的陛下有了危險,侍衛驚叫一聲並趕緊擋在前方。

雅清柳快速地在自己與屍體之間架上一道防護罩,屍體撞了上去,緊緊貼著,黑色汁液濺灑在薄薄的防護罩上。

看著對方的醜態,以及露骨渴望自己的模樣,雅清柳神色凌厲。

「不准用你的髒手碰朕!」

強大的氣息從身上爆開,將屍體彈飛了出去,但對方馬上就站穩腳步,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

「好棒啊,這麼美好的祭品!」

「噁心的傢伙。」

屍體以黑色氣息擊退侍衛,不死心又撲了上來。

雅清柳依然揚起手,打算再度防禦。

就在這時。

「雅清柳──!」

震耳欲聾的高喊傳出,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瞬間閃近兩人之間並朝屍體用力揮下一刀。

數道氣流狂散捲起,僅一眨眼的時間,屍體已經四分五裂,只剩下殘留的碎片躺在地面。

面對這突然的發展,眾人一時反應不過來。

出現在前方,是一名身材高大、體型壯碩的男人。

雅清柳神色未變,淡淡地開口:「鳳麟。」

「啊,雅清柳,你沒事吧?」

收起刀,鳳麟扶住雅清柳的雙肩,急切地上下打量著:「那噁心的傢伙沒對你做什麼吧?他到底是什麼玩意?」

「活死人吧,一具屍體能對朕做什麼?」

雅清柳推開鳳麟的碰觸,面無表情:「倒是子民有了傷害,必須作出急救措施才是。」

忽略鳳麟滿臉的不滿,雅清柳轉過身,對剛才想要幫助自己、卻不慎被攻擊的侍衛作簡單治療。

「馬上援救其他有受傷的人民,也要小心你的傷勢,那是由瘴氣所製造的,必須謹慎以待。」

「是的,陛下。」

「另外屍體可能會變成活死人,為了避免事情重演,將所有之前埋葬的死者以淨化之術加以火葬,我會親自處理這件事,先把死者以誠敬之意出土並集中放置。」

「是!」

交代完事情,雅清柳頭也不回地離開。

眾人早已嚇得驚魂未定,沒有人加以攔阻,只有鳳麟趕緊追上去。

「啊,喂!等等!雅清柳!」

====================================

小鳳好像已經變成公認的渣男了XDD
真擔心阿,他之後到底能不能挽回大家的信任呢?我自己是很努力讓他懺悔了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