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清柳,為什麼你剛才要推開我?」

一回到王宮,鳳麟趕緊詢問。

這些日子來,他看著這個人成長,最初青澀脫俗的美越來越艷麗,帶著成熟的韻味,雅清柳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十分受歡迎,人民的怨念只在於年輕繼位罷了。

可一旦撇開身分,所有人都為他驚豔。

意識到這件事,鳳麟是有些不快的,僅管他不理解怨氣從何而來。

那些傢伙憑什麼用那種眼神注視雅清柳,自己才是最了解雅清柳的人,可對方卻拒絕他。

聽見這句話,雅清柳愣了愣:「你太過親近了,在眾目睽睽之下很顯眼,就算你沒有其他意思,別人會怎麼想?我這是為了避嫌,笨蛋。」

「是嗎……但我總覺得,你好像有意跟我保持距離。」

「你多心了。」雅清柳嘆口氣:「避開閒言閒語,對我們兩個都好,萬一你之後有了戀人,你希望對方怎麼想?難不成還要特地解釋我們毫無關係嗎?」

「我……」

「你不希望讓別人知道我們有特殊關係吧,無論是身分還是性別,床伴都是見不得光的。」

「我們才不只是床伴而已!」

「那麼,你喜歡我嗎?」

鳳麟愣了愣,面對雅清柳澄澈的雙瞳,一時說不上話。

突然,他有股奇怪的感覺,若是否認了好像哪裡不對,可不管怎麼樣就是說不出喜歡兩個字。

見鳳麟態度這麼明顯,雅清柳心口一痛,垂下頭。

「那麼不是床伴,又是什麼呢?朋友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別忘了我們只是在嘗試是否會喜歡上對方,才會有那種不可告人的關係。」但早在擁有這層關係前,他就已經愛了對方許久。

雅清柳推開他,撇開頭不想看鳳麟的神情:「你先離開吧。」

看著對方的背影,鳳麟有些抽痛的感覺,儘管不明白原因,他還是立刻擁住雅清柳。

「你要去哪裡?」

「浴室,身子變得這麼髒實在討厭,離開之前得先清理一番……你給我留在這裡,不准跟來。」

鳳麟才想要說他也要去,雅清柳已經先一步冷眼拒絕。

「像你這種不懂得節制的笨蛋,在曉得如何抑制慾望以前別想過來。」

雅清柳慢步走向浴室,冷靜得讓人無法想像跟哭泣求饒的那個模樣都出自於同一個人。

鳳麟有點懊惱,雅清柳總是這個樣子,前一秒還能叫得那麼可愛,下一秒卻翻臉不認帳,完全搞不懂在想什麼,難道他跟自己一樣,只是把做愛當成生活的調劑?

「該死!」鳳麟煩躁地胡亂搔頭。

這個想法真是討厭。

有時候,鳳麟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喜歡上這本來是朋友的青梅竹馬。

可是又沒有想要與對方一生一世,畢竟兩人不但是一國之王,又是男性,怎麼可能在一起?何況他也不希望讓人知道自己對男性有慾望,尤其是……

「如果知道老子連男人都能上,她會怎麼想?一定會覺得很噁心……」

所以,鳳麟三番兩次否決掉這個猜測,這種感情絕不是愛,也因此對於雅清柳剛才的疑問,他才會無法回答。

既然不是愛情,會喜歡上其他人並非不可能。

「……反正,那傢伙也不喜歡我吧。」

若是喜歡,就不會總是作出拒絕,除了做愛以外從不給他好臉色。

鳳麟這麼說服自己,不曉得另一邊的雅清柳在關上浴室門的那一刻,虛弱地跪坐在地。

他並不想踐踏這份感情,但鳳麟還是一如以往,對於自己除了慾望以外沒有其他想法,雖然故作冷淡詢問對方,得到的答案卻還是一樣心碎。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在完事以後,躺在對方的胸膛休息,但是他害怕過於依賴那份溫暖,會連僅存的堅持都抹殺殆盡。

所以,每次兩人做完後他都會將對方趕走,要不然就是趕緊抽身。

在沉溺下去以前,趕快從夢中醒來。

「我……真是難看。」

打理好自身,穩定了心緒的雅清柳這才走出浴室,鳳麟一副有話想說的模樣,但最終只有習慣性抓頭不語,雅清柳只瞄了眼對方,也沒有詢問的意願。

鳳麟似乎還不打算回去,以煩惱的表情亦步亦趨地跟在雅清柳身邊,古怪的舉動遭來不少人的困惑,雖然龍王與精靈族王感情甚密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但在情勢緊張之時,龍王怎麼仍如此悠閒?

面對眾人那帶著疑問的目光,雅清柳只淡然表示,因為活死人的襲擊一事便留下來協助精靈族,也能交換叛亂者的情報。

由於他神色自若,鳳麟也乖乖幫忙,大家再也沒有二話。

侍衛們依照雅清柳的吩咐,將先前因叛亂者而死亡的眾多焦屍聚集在一起,並阻止好奇前來旁觀的人們,以免這些焦屍也變成了活死人,出手攻擊一般民眾。

雅清柳站上前,仰頭看著一個個疊起來排列整齊的焦屍堆。

這是他的子民,因他的無力而死去的無辜百姓。

即使先前說得冠冕堂皇,但這些人會死亡,追詪究柢確實是自己的過錯,若不是因為他沒有展現足以讓人臣服的實力,又怎麼會死這麼多人?

在內心微微一嘆,他伸出手。

雅清柳皺起眉頭,忍著一身的不適驅使魔法,淨化之火在他不斷灌注魔力之下越發增強變大,迅速包圍住屍體,劇烈燃燒起來。

烈火霹啪作響,火花在四周舞動,只差一點就會波及到雅清柳身上,但他沒有移動,還拒絕了鳳麟的關懷,認真注視著焦屍在火焰淨化之下化為灰燼。

過了許久,火焰終於燃燒殆盡。

待人群散去,雅清柳再度對侍衛們交待了後續工作後,才步回王宮,看起來神色無異。

但在快接近房間,四周杳無人煙,他突然一個踉蹌。

鳳麟眼明手快地從後方抱住他,看起來很生氣。

「我早就叫你去休息了,明明早就快站不住,幹嘛還要強忍著?還不准我幫你。」

「……記得我已經說過,我們必須避嫌。」

鳳麟一時啞口:「可是你……」

「而且,我會撐不下去,不就是某人的緣故?」

雅清柳冷冷地向後一瞪,鳳麟不禁面露尷尬,確實都是因為他這陣子一直以來強要了對方不少次。

「總、總之,你已經沒事要做了吧?就算有事也都明天再說吧,很晚了,快去睡覺啦!」

「喂,放開我……」

鳳麟一把將雅清柳橫抱起,沒有注意到雅清柳在靠上自己的胸膛時臉紅一瞬。

直到被放置在床上,雅清柳才鬆了口氣,卻又有些失落。

「好啦!快睡吧。」

雅清柳搖搖頭:「不成,在外頭待太久,身子都不乾淨了,我必須要清洗一番。」

「你今天已經洗過……」

「那是下午的事情了,我討厭骯髒。」

雅清柳打算起身,但被鳳麟一手推回床上,還緊緊蓋上棉被,差點令他喘不過氣來。

他掙扎著想要起身,但根本的不過鳳麟的力氣。

「鳳麟,你在做什麼!」

「逼你睡覺,洗什麼澡?我看以你現在的情況,還沒洗完就昏倒了,你又不肯讓我幫你洗,所以還是直接睡著!」

「不先把身子洗乾淨我睡不著……」

「信不信你再多說一個字老子就上了你!乾脆把你做到睡著比較快?」

雅清柳瞪大眼,鳳麟渾身散發出強大的壓迫力,表示並非開玩笑的。

他不介意被鳳麟擁抱,但他今天實在沒有力氣應付太過瘋狂的性愛了,毫無辦法之下,雅清柳只好放棄了跟鳳麟抗議。

見狀,鳳麟非常滿意地點頭:「早點認命就好了嘛。」

真是個傻瓜啊……雅清柳嘆氣,在鳳麟難得輕柔的安撫下,疲倦一湧而上。

「如果可以,真希望回到過去,回到能以輕鬆的心情欣賞美景的日子。」能自然而然地與鳳麟經常待在一起,不需特別避諱。

「雅清柳,你想要出去玩?」

「我曉得這是不可能的,我們若是落單了只會帶來危險,身為一國之王,這條命已不是僅僅屬於自己的東西。」

雅清柳的聲音帶著落寞,聽得鳳麟不太舒坦。

「然而,我偶爾還是會想……說不定這只是一場夢,醒來後,一切都會回歸過去。」

他不會愛得如此心痛,即使身心結合,他還是抓不住鳳麟的真心。

「說的也是,現在每天都要忙著搞定那些麻煩的傢伙,累死人了,晚上都睡不安穩。」鳳麟很煩惱:「雅清柳,我真的不能在你這裡過夜嗎?」

雅清柳身子一抖:「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的床不會給別人睡。」

「可是沒有抱著你我很難安心睡著耶……而且,都在這裡上了你那麼多次,不過留下來睡個覺,有什麼關係?」

「……你如果有意見,以後不准在這裡隨便碰我。」

「呃!那……還是算了吧……」鳳麟愁眉苦臉。

「明白就好,別一再提出這種要求了,無論是什麼時候,我的耐性也是有限的。」雅清柳閉上眼:「我想睡了,你快走吧。」

「雅清柳……」

細微的呼吸聲傳來,鳳麟立刻閉口不語。

好不容易雅清柳終於願意休息,他不想打擾對方。

「都可以做愛了,為什麼不讓我跟你一起睡啊……」

鳳麟喃喃,但雅清柳已經說得那麼明白,死纏爛打只會鬧得兩人不開心。

這不是的一次詢問,先前他也曾一邊挺腰反覆進入對方的身體,一邊作出一起入睡的要求,但無論使出什麼樣的手段,雅清柳就是不肯答應,一做完愛,稍微休息一會就離開了他。

一直覺得這種做愛方式好像少了一同享受餘韻的溫存感,但雅清柳卻說不要這種無謂的東西。

鳳麟實在不明白,如果是雅清柳一貫的潔癖又發作,願意在床上給他上卻不願意只是單純補眠,不是很矛盾嗎?

他真的無法摸透雅清柳的想法。

無論怎麼思考也無法得出一個結論,鳳麟放棄了。

看了一眼雅清柳閉目養神的安靜模樣,他在偷偷地親吻了一下對方才離開。

待門關上後,雅清柳緩慢地張開眼。

以手指輕輕碰觸著雙唇,湧起了一股複雜的情緒。

「鳳麟……」

=======================================

上次才替小鳳說點好話,結果這章又變成可惡的傢伙XD
距離他醒悟還有段時間,就請大家.....嗯,多多期待?(雖然小柳被虐的還是比較多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