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反叛者發動的傳送魔法陣,祇丹與五名侍衛來到了一座偏遠的森林內,但這裡卻不是目的地,隨後他們又走了大約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對方才終於停了下來。

朝著什麼也沒有的前方伸出手,空氣顫動,景像宛如波紋一般以螺旋狀浮動,出現了一條新的道路。

「果然在結界裡……」祇丹毫不意外地喃喃。

為了掌握叛軍的動向,他們曾經數次派人前往各地查看有無可疑的地點,但都找不到蛛絲馬跡,久了便不了了之。

叛軍之中似乎有十分出色的結界能力者,能完全隱去自身的存在,連一絲氣息都不曾外流。

但結界只要打開了通道,感覺敏銳的人就能察覺到,自從引發叛亂這麼久,叛軍不可能沒有往返結界裡外,可想而知叛軍還用上了其他方法才會一直沒有被發現,例如瞬間移動。

現在打開了結界,是已經有了充足的準備吧。

想著,祇丹保持著警戒,抬頭挺胸走進了通道內。

結界內是一座不遜於王宮的雄偉建築物,四周的空地足以容納能與魔界三大族抗衡的兵力,此刻因戰爭的爆發而沒有留下幾個人。

他是三人中最不被看好的國王,確實不需要多少兵力加以壓制,雖然數年前他曾經施展貓族王室代代相傳的強大力量,可之後的疲憊也被敵人瞧盡了吧。

在身邊沒有霜泉和煬煇的幫助之下,敵人曉得他不會貿然使用的。

走進了建築物,反叛者帶著他們來到了大廳。

想不到連裡頭的設置也與王宮如出一轍,祇丹嘲諷地笑了笑,抬起頭直直望向以紗簾遮起,僅能辨識出有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坐在「叛軍」的王座。

「明明是期盼以久的會面,你卻不打算獻出真面目嗎?叛軍首領。」

「無禮!對待王上豈能如此不敬!」

一名反叛者說著便拔出武器,見狀,祇丹身邊的侍衛也紛紛抽出武器,機警地護在前方。

祇丹舉起右手示意眾人別衝動,他看著反叛者,冷哼一聲:「是你們反叛者的王吧?想要取代誰?魔族王、妖族王,還是朕?王的稱號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卻在朕的面前以王自稱嗎?未免太過放肆。」

「你說什麼!」

「不敬的是你們,未帶敬詞,還對著朕大呼小叫,根本就沒有把朕看在眼裡不是嗎?」

祇丹以王族的氣勢壓倒了對方,即使外貌年齡尚幼,但他卻不是傀儡國王,多年的執政經驗並非虛假。

突然,紗簾後方傳來男人低沉的笑聲。

祇丹神色嚴肅地望去,掩飾內心的慌張。

僅以五名侍衛陪同就來到四周都是敵人的根據地,怎麼會不害怕?他只是強打起精神作出無懼於任何人的模樣罷了。

為了國家,為了將性命託付他的子民,以及,為了等待他的離幽辰。

「原來如此,看來是我小看了你啊,隱瞞身分確實很不好意思,不過這也是對你的敬意哪!我可不想談話到一半突然掉了腦袋,我可是會覺得很遺憾的。」

男人故作無奈地嘆了口氣,祇丹不以為意。

「哼,是嗎?朕還以為你是怕人知道你是誰,會覺得很尷尬呢。」

「這麼說,你曉得我的身份了?」

「早就知道了,尤其是你處處針對貓族,難得握有不平等的談話機會,卻不選擇統帥魔界的魔王陛下而是朕這個不被看好的貓族王,只要略知貓族以前發生過什麼事,就能猜得到的。」

說著,祇丹瞪著他:「朕說是嗎,利菲拉叔叔。」

利菲拉‧貓夜,是祇丹的父王、前代貓族王卡羅的兄長,原本是王位繼承人,卻犯下了足以在王室留下恥辱的錯誤,即位前就被除名,由第二繼承人卡羅取代而之。

這件事造成利菲拉突然下落不明,妻子被貶為庶民,兩名孩子則由王室嚴加管束,時時刻刻遭受監視。

原本必須將所有人斬首,但卡羅卻勸說其父放過無辜的女人和孩子,連祇丹也加入進來,仗著自己受寵的優勢,開始魔音傳腦大哭特哭,這才挽回了無辜的生命。

而利菲拉的兩名孩子,正是雷艾爾與黎明,兩名兄弟因為身世緣故處處受到責難,花了許多努力才重新獲得信賴。

究竟用盡了多少心血重新在王室得到地位、付出所有,祇丹是從小就看在眼裡的。

於是數年前反叛者汙衊雷艾爾,他與大祭司才會不為所動,知道無論雷艾爾的態度多麼尖銳,真心為國家著想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呵,哈哈哈!」

被指名道姓,男人也不慌張,刺耳的笑聲迴盪在整間大廳,久久不止。

紗簾被掀了開來,魁武的男人從裡頭走出來,扭曲著一張俊秀的臉孔邪笑著,瞇起雙眼並揚唇,望著祇丹的眼神有著極端的鄙視與厭惡。

「不是王叔,而是叔叔嗎?小鬼頭何時變得這麼沒有禮貌了?」

「哼!對於錯估形勢屠殺子民,最後將責任推給妻兒就逃走的人,早就沒資格讓朕喚一聲王叔,別忘了你已經從王室名單中除名了。」

「哈哈哈哈哈!資格,資格嗎?」

利菲拉仰頭,狂妄大笑:「資格這種東西,是由當事人說了才算數,只要我打敗你們,歷史就會說我是正確的,只要我殺了你們三個小鬼頭王,統一魔界,我就能得到一切了!」

那傲人的氣勢逼退了祇丹幾步,以利菲拉的年齡來看,祇丹就像名嬰兒一樣不為他所懼。

「我等了好久好久……久到讓人發瘋,可老天果然還是眷顧於我的,想不到除了人族這個例外,其餘七族王會一次傳位,交給你們這些小蘿蔔頭,更想不到……你這小鬼竟會愛上一個男人。」

祇丹不改神色,他早就曉得自己的不避諱,與離幽辰的關係肯定早就傳入了叛軍耳裡。

「哈哈哈,一族的不信任、混亂、與各種質疑的聲浪,是我奪位的最佳時機啊!哈哈哈哈哈!」

捉緊胸前的衣領,喘了幾口氣,利菲拉以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地說著。

「現在,應該要來談談最重要的事情了,小鬼。」利菲拉微微一笑:「要死,還是要活呢?選擇一個吧,是要放棄國家,還是與它一同毀滅?你這麼聰明,應當曉得哪一種才是最好的選擇吧。」

「開玩笑,誰會把國家交給你!」

祇丹一躍而上,翻身並出手攻擊,利菲拉隨手一檔並借力使力,化解所有的攻勢並將對方打了回去。

他在撞到牆壁以前轉身,以雙腳一踏減緩衝擊,險而落地。

「陛下!」

侍衛們連忙趕上去,祇丹搖搖頭,表示自己無恙。

想不到祇丹會突然出手,反叛者們各個橫眉豎目,擺出應對架勢。

五名侍衛也不惶多讓,擋在祇丹身前,視死如歸。

因為祇丹的舉動,兩方勢力的氣氛頓時凝重,只要一個不慎便會大打出手,而顯而亦見的,是祇丹這一方較為不利。

利菲拉眉一挑:「小鬼,你還真是衝動啊,這麼想死嗎?」

「因為你不會這麼簡單就殺了朕,否則早在朕落入你的手中時,就該動手了吧。」

「呵,沒有錯,我不會這麼簡單就殺了你……」

利菲拉步下階梯,姿態高傲地站定:「卡羅之子,我要你親眼看著國家滅亡、愛人喪命,待你絕望之時,親手殺了雙眸燃燒著復仇之火的你。」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祇丹大吼:「別小看了朕的大祭司,他可不是你能輕易打敗的,貓族結界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攻破!」

「呵,你確定嗎?」

以眼神示意,一旁身穿白色長袍的女子點點頭,念了一句咒語,一道波浪自空中顯現並連成圓形。

水波中央獻出影像,那是兩軍對峙的模樣。

城牆毀了一角,貓族士兵們努力擋住想趁著結界有所動搖之時入侵城內的叛軍,直到位於神殿的祭司們努力傳送魔力補上結界缺口。

祇丹不敢置信,才短短幾個小時,為什麼結界會被破壞?

「你、你做了什麼!朕的大祭司是不可能會會犯下短時間內結界就被打破的失誤!」

莫非是他們誤算了叛軍的魔力?

「呵呵,你以為我會什麼都沒準備,只憑著最終手段和引誘你前來就貿然開戰嗎?尤其是在曉得我必須分散戰力,僅存的士兵不見得能攻破城門的情況之下?」

利菲拉笑看著祇丹的驚愕:「要不要猜猜看呢?是誰背叛了你們,事前做了點手腳?」

祇丹不解,就算利菲拉的手下混入了軍隊,在他的部下之中,誰擁有能夠打破結界的能力?

「對了!」

一名侍衛驚呼:「記得那個人……研讀了結界方面的知識,雖然還無法獨自架構整個結界,卻有辦法找出漏洞加以破壞。」

「我也聽說過,可是他不是已經臣服於王室了嗎?……那位,雷艾爾殿下。」

「胡說!」祇丹立刻反駁:「雷艾爾不會對貓族不利,不會加害於朕!他是什麼樣的人,朕再清楚不過了!」

「沒錯,雷艾爾總是太過直言惹來爭議,但心卻很軟,比你還不像王室成員。」

說著,利菲拉的語氣放柔:「所以,他的弱點我最清楚不過了。」

「什麼?你到底……」

「綁架他的母親,再送去身體的某部份,你覺得如何?」

瞬間,祇丹驚愕到說不出話來。

「你、你、你瘋了!那是你的妻子,你怎麼……」

「妻子?哼!沒本事輔佐我幫我奪得國家,害得我只能狼狽逃離,事後居然還有臉悠閒度日,這種女人留有何用?」

突然,利菲拉出現在祇丹面前,以氣勢擊退侍衛,周遭的反叛者很有默契的一同擋住他們。

伸手一拉,揪住祇丹的領子逼近。

「至於你,卡羅之子,輕鬆得到王位,我不會讓你好過!」

利菲拉邪孽一笑:「一起見證貓族毀滅的過程吧,讓我聆聽你愛人逝去的悲鳴吧!哈哈哈!」

「混蛋!你這邪魔歪道!」

祇丹揮出手,被利菲拉輕易捉住,他不死心,想要驅使魔力逃脫。

「咦?」

望著毫無反應的手,祇丹一愣,努力運用魔力操控魔法元素,卻怎麼樣也無法順利施展,魔力像被堵住了出口,找不到流露的缺口。

見狀,侍衛們也趕緊使用魔法,但情況卻與祇丹一樣。

僅以普通的身手抵擋反叛者已十分吃力,在魔力被封住之下根本無法前去救援,反抗不了多久只能落得被打敗的下場。

「哈,早在你踏入這個結界裡後,就已經無法使用魔法了,你現在才發現嗎?愚蠢的小鬼。」

掐著祇丹的頸部,利菲拉將對方用力往牆上砸去。

緊緊捉著粗厚的大手,祇丹臉色發白喘不過氣,那份衝擊逼得他噴出一口血,利菲拉施加力道,令他拼命咳嗽,但仍惡狠狠地蹙眉瞪視。

利菲拉挑挑眉,瞬間,銳利的風刃襲擊而去。

「啊啊啊!」

無數的傷痕血流不止,祇丹疼得大喊,利菲拉全身壟罩著黑暗之氣,臉孔笑得十分扭曲,相當享受凌駕於對方之上的感覺。

他不肯放過對方,揮手,現出冰鑽,刺向右肩膀。

嬌弱的祇丹被用力往一旁揮去,無助地摔落在地上顫抖。

「真沒用啊,完全無法跟我抗衡,像你這種小鬼居然會是我的對手,真讓我沒面子。」

扶著地面,僅能撐起身子卻無法爬起來。

利菲拉笑了笑,步上台階,十分悠哉地坐回了王座,以優越的表情看著跪爬在地上面露痛苦的祇丹。

「重頭戲開始了,別忘了我還有足以毀滅你們的武器。」

右手打了個響指,數名身穿長袍的男女在大廳中央以圓形站定,伸出雙手一同高聲念了數句,地面現出紫黑色的魔法陣。

撲通撲通,心臟劇烈跳動。

只要在現場親眼瞧見這一幕的人,都能感受到由魔法陣傳來的不詳力量,那是確實可以毀滅一族的強大之力。

要施展這股魔法,絕對存在代價,即使有這麼多人一同施展也是……不,倒不如說順利發揮正是需要這麼多「祭品」。

「住……住手!你打算成為國王,怎麼可以殺害子民!」

「殺害?只不過是重新開始而已,死了又如何,反正魔族這麼多,死幾個反抗我的愚民又有何錯?」

利菲拉並非開玩笑,若不阻止,貓族便會葬生。

望著水鏡的顯像,所有士兵都相信著他,奮力抗戰,他怎麼能令為了自己、為了國家的眾人失望?

而且,在王宮裡還有誓言要永遠在一起,因他而來到這個世界的離幽辰。

「怎麼?什麼也無法挽救,很痛心吧?嗯?」利菲拉笑瞇了眼:「可憐哪,可憐,不過……我就是想看到這種表情啊!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瞬間,數道菱形紫光包圍住祇丹。

「等埋葬貓族,接著就是絕望的你了,繼續哭泣、繼續悔恨,誰叫你要繼承貓族呢?要怪……就怪卡羅吧。」

「不……」

祇丹張著口,流下淚水。

沒想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早知如此,強硬將人送走就好了。

想要回去,卻無法行動,只能在原地望著,那逐漸成形的毀滅力量。

為什麼他會保護不了對方?

「不要死,幽辰……」

難道,一切會就這麼結束嗎?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