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精靈族頻繁出現刺客,有什麼線索?雅清柳。」

說著,鷯看著逕自陷入沉默的雅清柳,也不催促,耐心等待對方回答。

正如同鷯所說,最近精靈族發生大量的異常,其一是反叛者不斷朝精靈族出手,其二是雅清柳一直遭遇刺客的攻擊,神族與龍族也因此減少了犧牲者,此事態令鷯不得不前往精靈族了解情況。

對於這一點,雅清柳倒是覺得有機可循,畢竟王宮首次被刺客入侵的時間點,差不多是在「那一天」,也就是發現活死人後沒多久。

但究竟為何被當成目標,他卻沒什麼頭緒。

殺死活死人的是鳳麟,而他會燒掉所有的屍體也是逼不得已,何況之後神龍兩族都做了與他相同的事情,沒道理只有他被記恨。

想起那天活死人所說的話……雅清柳眉頭一抽,神色不悅。

真是噁心至極,好像把他當成了所有物一樣。

「他們似乎沒有殺害我的打算,也許只是要利用我做什麼事情吧,不過,實力弱得不值得一提,您無需掛心。」

畢竟要入侵王宮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除非有內應,也正是因為如此,他行動時身邊必定有值得信賴的對象跟隨。

「那麼便好,別大意。」

「嗯,您找到他們的藏匿點了嗎?」

鷯點點頭:「自天界使用魔性之法,比預料來得容易察覺,然而,此刻並非突襲之機。」

「我明白,他們宣揚邪教不只是虛張聲勢而已,究竟擁有什麼樣的招數我們還不是很了解,貿然前去只會落得兩敗俱傷……不,或許會被殲滅,但是若再不想點法子,神界可能會因他們而毀,必須盡快想出對策。」雅清柳抿緊雙唇。

眼見族人一個個死去,他卻沒有辦法作出補救,這種無力感是相當痛苦的。

這時,鷯輕拍著他的肩。

「別多想,終有辦法。」

雅清柳怔愣後苦笑:「想不到會被您安慰,真不像是您會說的話,不過……謝謝您。」

要他不要多想是不可能的,雖然他並非如此執著且深愛王位,但,他的個性不容許失敗。

自小,他便是做什麼都不曾感到難處的優等生,太過順利了的下場,讓他無法對任何事抱有熱情,長大後屢次踢到鐵板也只有挫折,這大概就是報應吧。

無論是他的身分,還有……

雅清柳的雙瞳蒙上一層晦暗,他不曉得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您該回去了,不能放著神族不管吧。」

轉移話題,雅清柳站起身……瞬間,他頭昏目眩,腳步一個不穩。

「雅清柳,不要緊吧?」

鷯伸手護住,雖然表情不改,但口氣卻是飽含著十足的關心。

那一刻,雅清柳很想哭。

這是他的選擇,明明沒有資格掉淚的。

煩惱的事情、痛苦的事情,都沒有人可以一同討論。

這種日子還必須持續到什麼時候?

有一天,他或許會自行斬斷違背道德、也沒有以愛情相連的關係。

「我沒事……謝謝您,陛下。」

說是如此,雅清柳卻沒有獨自站著的力氣,那虛弱的模樣看得鷯難得蹙眉不解,他伸出另一隻手探了探對方的額間,卻又沒有發現發燒的跡象。

「雅清柳……咦?」

這時才趕過來的鳳麟正巧撞見兩人依偎在一起的模樣,不禁傻愣在原處,來回望著。

「陛、陛下?你們在……做什麼?」

為什麼會抱在一起?

他記得雅清柳相當討厭肢體接觸,除非逼不得已,否則連單純的碰觸都是厭惡的。

鳳麟突然覺得內心十分不舒服,好像被奪走了屬於自己的寶物一樣,可這樣的想法又相當奇怪,他無法清楚解釋那矛盾的心情。

「雅清柳身體不適。」沒有注意到鳳麟神色有異,鷯解釋著:「也許是疲勞而生。」

「啊?身體不舒服?」

鳳麟一聽,緊張得什麼事都忘了,連忙衝上來:「怎麼會突然不舒服?哪裡不舒服?生病了嗎?需要看醫生嗎?我、我我我馬上去把他們拖過來!」

雅清柳搶在第一時間拉住鳳麟,若真的找來醫生事情就嚴重了,這個傻瓜只會一逕地在那邊衝動行事,都不會事先想想。

「我沒事,別亂來。」

「哪裡你沒事啊?你看看你,瘦成這什麼德性?難怪陛下會這樣說!」

鳳麟氣急了,一把捉住對方的手腕,鷯也不知為何順勢鬆開手,把人交了過去。

一眨眼之間,雅清柳已經跌進鳳麟的懷抱,那與自己截然不同的香味令他懷念。

「有事,先走一步,雅清柳,多注意。」

鷯永遠惜字如金,明明眼前兩人的相處模式相當奇怪也沒有多加詢問,說完並點頭示意,十分乾脆地轉身離去。

雅清柳突然覺得有些尷尬,雖然鷯神色自若,他卻覺得那眼神好像知道了什麼。

==========================================

在兩個曖昧不定、像小孩子的主角們外,果然還是需要一個成熟的大人調劑XD(小鷯LOVE!!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