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

看見水鏡現出的影像,利菲拉震驚地站起身。

他籌備已久、僅僅一擊就能夠毀滅國家的禁忌法術,居然會被一個突然出現的金色保護罩給擋了下來,互相抵銷。

不可能,竟然有這麼誇張的意外。

若是貓族存在著能夠抵抗此魔法的人存在,為何祇丹還要冒險到這裡來?

而跪倒在地上的祇丹在聽見那幾不可聞的聲音時,立刻抬起頭。

對其他人來說,也許這麼細微的聲音不值得一提、更不會認真聆聽,但是他知道的,只有一個人會拉奏出如此優美的旋律。

「幽辰……是你啊。」

祇丹不曉得離幽辰是什麼時候學會魔法的,這陣子他忙得無暇關注,想不到他們心中所想的一樣,都希望能夠保護對方。

他留下黎明,離幽辰則是給了他這個驚喜。

即使知道沒有資格陪同他來到敵營,也極盡所能想了其他辦法,只為了能與他一同奮戰。

被魔法打散、殘留在空中的那個魔力,他感受到了對方的擔心與溫柔。

祇丹揚唇一笑,自己果然沒有選錯對象。

同為男性又如何?就算被輕視,就算產生了蜚言,這個人也是他想要廝守一生的人,其餘評價都是無關緊要的。

「笑什麼!你少在那邊自以為是了,哼!以為躲過了滅族危機就安全了嗎?別忘記你還在我手上!是生是死,全由我決定!」

利菲拉揚手,一道無形的力量襲向祇丹,衝擊逼得他咳出鮮血,但,那表情卻是得意的。

「沒錯,朕還在這裡,只剩朕一個人。」

侍衛們早已為了一族而死,在無法使用魔法之下仍努力抗戰,直到最後也保有了他們的自尊與光榮,只剩下自己一人。

他很懊悔,若能早些發現利菲拉的陰謀就好了,但是……

「但是朕的性命由朕決定,並非寧死不低頭,而是不但不可能向你求饒,也不會輕言放棄生命。」祇丹高聲說著:「絕對不會死在卑鄙的叛軍手上──尤其是你!」

「囂張的小子!」

利菲拉震怒,爆出強大的魔法,熾熱的火焰燃身,大廳四處皆遭受攻擊,無論是死去的侍衛,抑或是剛才發動魔法的叛軍,除了利菲拉自己。

祇丹只能以肉身防守,身體各處都有被燒傷的痕跡,很燙很痛,可他不願退縮。

身為國王,他怎麼可以示弱?

這不只是為了自己,還有為了國家、為了因他而死的人們,以及替他守護一族的離幽辰。

「在我的面前,你就像是赤裸著身子的嬰孩一樣毫無招架之力,我就看你還能撐多久!」

利菲拉的魔力給人難以忍受的壓迫感,暴風促使髮絲往不同的方向狂亂捲曲飛揚,利菲拉就個喪神的魔鬼,神情扭曲,將魔力集中在四肢後迅速衝了上去。

祇丹根本反應不及,立刻被撞了出去,地面被這衝擊砸出了一個大洞。

「咳!」

已經到了快要傷重不致的嚴重程度,祇丹很清楚自己目前的身體狀況。

利菲拉不會給予祇丹反擊的機會,他光是保住性命就很辛苦了。

好疼,疼得難受,許久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僅僅抬手,就疼到差點暈過去。

但是他撐著,非常倔強地硬撐著。

不管遭受到什麼樣的攻擊,他就是不肯倒下,每次僥倖逃過攻擊後,都會抬頭,目光炯炯有神,十分堅定,好似他不曾受到這些創傷、好似現在手握優勢的是他。

「不過是個毛還沒長齊的臭小鬼,竟敢反抗我!真是不知好歹!」

那份頑強讓利菲拉很不悅,他手一伸,祇丹立刻被憑空提起來。

另一手揚起,一道紫藍色的電流從四面八方竄過去。

「啊、啊啊啊啊啊──!」

神智差點因在體內亂竄的電流而昏過去,祇丹用力咬破唇,用疼痛逼迫自己保持意識。

「弱小的傢伙,趕快認輸不是比較輕鬆?」

利菲拉墊腳一跳,飛躍至祇丹面前,一手緊緊掐住頸部。

這張臉、這副身軀、還有這個實力,沒有一樣擁有王的資質,然而王位卻被這個小鬼奪走,叫他怎麼甘心?

盡早殺了祇丹,貓族就是他的,卡羅就算想要奪回也為時已晚,接著再運用剩下的兵力擊倒另外兩個不成氣候的魔王和妖王,魔界遲早會變成自己的囊中物,因先前大戰元氣大傷的前代國王們不會是他的對手。

祇丹也應該曉得這一點,但為什麼寧可眼睜睜地見自己逐漸被殺死也不低頭?

低頭了,他也不會放過。

不低頭,他又覺得無趣極了。

「哼!」利菲拉再次收緊了力道,指甲在頸部留下痕跡。

「咳、咳咳。」

不行了,祇丹痛苦地想。

沒有辦法使用魔法,根本無力抵抗對方,畢竟利菲拉可是十分年長的前輩,道行比他高得多,他連保命都太勉強。

可是他不能死,離幽辰為他做到了這個地步,他怎麼可以令對方失望?

一手無力地捉住利菲拉的手,另一手現出尖爪朝對方揮去。

「臭小鬼,你何必要跟自己的性命過不去!」

利菲拉抹掉臉頰上的五爪血痕,放開祇丹,在他摔到地上時用力往背上一踩。

「快點認輸啊!說願意將王位讓給我,只為了活下去,不過是一句話而已,反正你這小鬼哪有統領一族的能力與資格,還不快點說!」

「嗚!」祇丹疼得呻吟一聲。

肋骨……應該斷了幾根吧,他已經不曉得身上有哪些地方是完好無傷的。

魔力被封,他就變得一無是處了,這麼無能,難怪會被輕視。

所以唯有投降,即使他想要活下去,也絕不會輕易妥協。

「還是不肯屈服嗎?那麼也無所謂。」

利菲拉揚眉一笑:「看在我們之間的情誼,本來想給你一個臺階下,是你自己愚蠢不去爭取,算了,為了敬佩你的勇氣,我就讓你死得壯烈一點吧,小鬼!」

他放開祇丹,退離了幾步,邪邪一笑。

反手,數顆大小不一的熾熱火球僅一眨眼的時間現出。

只要被擊中,就會在瞬間被活活燃燒至死,這是兩人都知道的事實,可祇丹卻怎麼樣也無法行動,只能看著火球以極快的速度撲來。

勝利已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了,利菲拉高聲大笑。

然而,當火球與祇丹的距離只差距幾公分之時,事情有了轉變。

一道弧狀的金色光芒以祇丹為中心向外擴展,將所有的火球吸收殆盡。

「什麼!為什麼會有魔法!」

兩人一怔,對於這不知從何出現的保護罩同樣反應不過。

金色的保護罩吸收了無數顆小火球的魔力聚集能量,化成了一顆巨大的火球往利菲拉襲去。

自知無法全身而退,且也根本沒有多餘的思考空間,利菲拉眉頭一皺,閃身躲開,火球撲上牆壁,燒出了一個大洞,餘焰久久不息。

「混蛋,為什麼你突然可以施展魔法!」利菲拉氣得渾身發抖,以為勝負已定,哪裡曉得會出現這樣的變數。

祇丹也一頭霧水,在魔力被封印之下他怎麼可能反擊,可這一刻他嘗試運用魔力,發現他竟然已經可以使用魔法了。

莫非都是這個防保護罩的緣故?

這時,祇丹終於發現胸前發出一輪相同的金色光芒。

他拉開衣襟,一瞧,無法抑止不斷掉落的溫熱淚水。

「幽辰……結果,我又被你給保護了呀……」

那是一顆鈴鐺。

確切說來,是兩顆一組的鈴鐺之一。

由前代大祭司製作,自出生以後他就一直戴在身上,蘊存魔力以便不時之需,為了保護離幽辰,他在多年前送了出去,給予對方當護身符。

然而現在卻在自己身上,且只有一顆,祇丹不用猜測就知道是什麼回事。

這個傻瓜,只給他一顆鈴鐺的理由,他實在太清楚了。

他們各持一顆本是一起的鈴鐺,離幽辰是想要告訴他,即使人不在這裡,也能與他一同作戰、即使無法一起過來,他也不是孤單的。

他知道離幽辰擁有使用魔法的資質,只是施展的形式與霜泉一樣都要寄託在樂器上,可他沒有料想到對方竟有辦法穿過結界守護自己。

離幽辰,是有著少見資質的人。

「哼!就算現在可以使用魔法,你也一樣不是我的對手!」

空中閃出紫藍色的光芒,化為一輪又一輪的魔法陣,朝著彼此射出了電光連成一個星形的圖樣,中央不斷累積著令人為之震懾的能量,波及到了四周,建築物不斷不遭到電擊毀損。

祇丹看著,卻不害怕。

即使與其相比,包覆著他的金色保護罩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被輕易擊破,他還是沒有發抖,甚至,他克服了渾身的劇痛,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撫著胸口,他微微一笑。

好溫暖,好像正被那人擁住一般,離幽辰總是有著想要與之撒嬌的溫柔。

一個人或許無法做什麼,可只要兩個人一起努力,一定可以對抗的。

祇丹努力積聚能量,這對重傷的他來說非常痛苦,胸口受到極大的壓迫感,呼吸變得困難,四肢也要花費很多力氣才能使喚。

但,他的表情仍是笑著的。

閉上眼,彷彿能感覺到離幽辰正站在身後扶持著自己,至耳邊傾吐。

『沒問題的,祇丹,我在這個地方喔。』

光是這麼想,原本緊繃的身軀慢慢地放鬆了下來。

『祇丹,我愛你。』

嗯,他也是。

即使相識的時間非常短暫,他們也是彼此認定的唯一。

無關是否長久,而是倚賴著深厚的情感。

「去死吧!小鬼!」

======================================================

算一下章節,咪丹再更新兩個禮拜就結束了XD
雖然試閱結束在第九章,但故事也交代得差不多了,所以終章就.....跟番外一起算入小說額外的內容吧XD

明天會更新咪丹的插圖試閱的~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