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雅清柳失蹤了,這件事震驚神界,造成極大的恐慌。

由於先前因為叛亂者引發的事件,神界種族對於失蹤一事十分敏感,然而在花了數年都尚未解決問題之下傳出了精靈國王失蹤,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是叛亂者的傑作,更加深了對叛亂的恐懼與三名年輕國王的不信任感。

即使是鷯也無法順利解決因動盪不安所帶來各式各樣的問題,尤其是精靈族。

為此,神族以鷯為首、龍族以鳳麟為首,三族王室齊聚在精靈族一同商討方案。

「陛下失蹤了,所有人都認為陛下被叛亂者捉走,我也這麼覺得呢。」

紗耶拉挑釁一笑:「神族陛下、龍族陛下,兩位差不多要有所表示了吧?我不太想批評各位,但神界的狀況實在危險,多年未解決叛亂,現下陛下又被捉走,只能說若再不迎敵,怕會引發族人暴動。」

「你這個混蛋女人!」

鳳麟氣得拍桌:「是你把雅清柳失蹤的事情傳出去的吧?明知道必須把消息壓下,卻在發現他不見了後大肆宣傳,找死嗎!」

「龍族陛下真是可怕呢,我不過是說了實話,何錯之有?雅清柳陛下會失蹤,那是他的問題,不過我很感謝他喔!三位小鬼頭陛下這次失職得很嚴重哪!相信精靈族若在兄長的治理下才會繁榮,這可是個大好機會。」

「混蛋!妳說這話是想造反嗎?」

「為了精靈族以及神界的安危,必須盡快剷除叛亂者吧,若陛下喪生還得選出繼位者才行呢。」

「媽的!之前說過就是因為他們太危險,才會暫時先嚴加監視,聽不懂人話嗎!」

「暫時?暫時到什麼時候?龍族陛下,這些年來,神界的情況難到就有改善?難道要等到各位陛下全數失蹤,我們才能想出補救措施?」

「你……!」

「紗耶拉殿下的意思,朕明白了。」

一直沉默不語的鷯終於開口:「確實有顧慮不周,為了營救雅清柳,士兵的整頓訓練是必須的。」

「鷯陛下?可是……」

想不到鷯會妥協,鳳麟十分震驚,雖然他們早已找到叛亂者的藏匿點,但神族的叛亂是建立在邪教與未知魔法之上,貿然出兵太危險了,尤其一開始派了幾個人前去監視,最後卻變成叛亂者的一份子,他們研判至少有精神魔法存在的可能性。

但如今,鷯卻同意出兵了。

這個決定可能會導致三族與叛亂者一同陪葬,他相信鷯比誰都要明白這個道理。

「神族陛下真是爽快,終於等到擊敗叛亂者,我們當然沒有意見,等著看吧!看我紗耶拉培養的士兵的能力,絕對比兩位陛下來得強悍。」紗耶拉自信一笑。

「你這個死女人……!」

「鳳麟,住口。」鷯站起身:「精靈族就麻煩妳了,出兵的日期,待朕與鳳麟回去告知部下再做決定,先失陪了。」

「等、等一下,鷯陛下!」

鳳麟瞪了紗耶拉一眼,才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他不喜歡那個人,個性狡詐,總是將無法繼位成為國王的事情怪罪在他們身上,對王位虎視眈眈,好像一有機會就會將雅清柳暗殺。

「陛下,您為什麼要答應出兵?我們之前計劃了那麼久的事情不就白費了嗎?」

「雅清柳失蹤,已無法默不作聲。」

雅清柳很早以前就被視作目標,崇尚邪教的反叛者帶走雅清柳的目的令人生懼,一刻也不容等待,所幸為了警戒隨時都有可能突襲國家的恐怖叛亂,三族早就整頓好士兵,只差最後調整以及下令。

「您也認為他被反叛者帶走了?可、可是……」鳳麟說得遲疑:「可是,他失蹤前我們……有點誤會,我以為他像以前一樣躲到哪裡去了……」

「現在情況不同以往,他不會這麼做。」

「呃,但是……」

「你不想見到他?」

被說中想法,鳳麟一時說不出話來,鷯的目光雖然沒有責備,他卻不禁產生一股心虛。

一直為失蹤這件事作出解釋,相信雅清柳還是像以前一樣,一旦心情不好就躲起來避不見面,其實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我不肯答應,是因為我喜歡你!』

他不知道,根本不知道雅清柳的心情。

原以為他們很了解彼此,萬萬沒想到會變成這般境地。

因為雅清柳總是漠不關心的模樣,平時的態度也像皇子時代那樣經常與他鬥嘴,以為對方毫不在意,他才會放任自己做出那些違背世間正常倫理的事情。

可若……雅清柳真的喜歡他,那麼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不就……

好亂,他的心情好亂。

「若是不願,不勉強。」

「陛下?」

鷯那不帶任何意味的神情,依然讓鳳麟覺得難堪。

「雅清柳的事情,我會處理,不需多想。」鷯語氣平淡:「不要接近他,你們都會受傷。」

聞言,鳳麟瞪大眼:「您、您早就知道了嗎?我們之間……」

鷯沒有回應,僅僅一個嘆氣,鳳麟就明白了。

望著對方離去,許久,紛亂的心情仍是沒有平復。





回到龍族王宮時,已是夜晚時分。

「陛下!您終於回來了,請問精靈王的事情,神族陛下與精靈族有何表示?」

一名大臣看見鳳麟,立刻恭敬地迎了上來,畢竟這次的會議相當突然,且攸關整個神界的未來,會緊張是必然的。

「決議出兵,傳達下去。」

「是、是的!臣立即辦妥,陛下請無須擔心。」大臣說:「陛下,您不在王宮的時候,艾琳小姐曾來拜訪過您,臣已轉告他您前往精靈族,請問您現在是否要與艾琳小姐連絡呢?另外,大喜之日上未安排,但又面臨戰爭一事……」

鳳麟面色一暗。

艾琳是龍族的貴族女性,是大臣們為了以大喜逢兇化吉為目的所選擇的女性,不論是外貌或才識都十分出眾,鳳麟雖然討厭女性,卻也不得不承認她是最適合的人選。

「事逢戰爭,這個問題朕以後會處理。」

「是的,那麼艾琳小姐……」

「以後再說!」鳳麟強硬打斷大臣:「最近不准跟朕提起那女人還有結婚的事情,現下最重要的事整頓兵力!聽清楚了?」

「是!」大臣在行禮過後急急忙忙地離開。

鳳麟煩亂地搔著頭,並沒有因交代完一件事而放下心來,只有濃得化不開的鬱悶。

「該死!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用力敲著柱子,也並未讓心情好過,雅清柳失蹤前那晚的指責聲猶如在耳。

他一直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即使曾有罪惡感,也在一眨眼消失,總是找盡各種理由讓兩人的關係能夠繼續下去。

而這層關係的起始,真的很突然。

初次那晚,他只是想要用盡各種手段遺忘失戀與放棄仇恨的糾葛。

明白了真正的對象是誰,他一開始竟只是慶幸沒有玷汙他喜歡的那個人。

雅清柳說愛他,那個應該只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說從小就愛上了他。

那麼,雅清柳究竟是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那晚不斷喊著那個人的自己?又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看待此後,表面上說著尋找愛情,卻只是想維持肉體關係的自己?

他愛雅清柳嗎?

若是肯定,為什麼不想公諸於世,若是否定,為什麼看見雅清柳與鷯親密時會不舒服?

這種感觸,像根又細又長的針,一點一點地扎進心口。

疼,很疼,可看著對他吼出真心話的雅清柳更是疼得無以復加,鳳麟不曉得自己是否有疼痛的資格。

而現在,那個他怯於見面,但能給予解答的人失蹤了,他在鷯的提醒下也無法繼續用可笑的言論撇清失蹤與叛亂者的關係。

心慌,他無法想像被捉走的雅清柳會面臨什麼樣的待遇,畢竟叛亂者們精神不正常,又突然毫無道理的將雅清柳當成目標。

萬一雅清柳因此而喪生……不、不會的!

即使是在三界大戰,他們八名皇子也平安無視的倖存了下來,這次神界的叛亂並沒有擴散到人魔兩界。

所以一定會沒事的,一定的。

「……混蛋!不管怎麼想都還是不安啊!」鳳麟低吼:「你這個笨蛋!有話好好說,幹嘛那天突然跑走啊!結果鬧失蹤,害老子擔心死了,我……」

不明白啊,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雅清柳、雅清柳……」

以嘶啞的嗓音呼喚應該只是朋友的那人時,他……到底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





滴答、滴答。

好冷,手腳都被涼意侵襲,指頭僵硬得難以彎曲,僅能輕輕地摩擦地面,感受那微涼的觸感,瑟瑟發抖。

聽著那以規律的頻率不斷落地的水滴聲,意識漸漸地從模糊逐漸清醒。

雅清柳睜開雙眼,眼前的陌生景象讓他不禁一愣。

這是一間六壁材質皆是如礦石結晶物一般、有著水藍色彩的美麗牢房,然而雅清柳無暇欣賞,他側躺在又冷又硬的地面,雙手則被反綁在背後,稍微移動了下,雖然可以扭動手腕卻無法掙脫束縛。

回想起失去意識前聽見的聲音,他明白自己因一時大意被捉走,而始作俑者十之八九是因不明原因突然執著於他的反叛者成員。

可以想見此刻神界陷入一片混亂了,全是他造成的。

「真是……太丟臉了。」

頭好昏,好難受。

這個房間雖然美麗,卻也如罌粟一樣含有難以言喻的毒素,房間的壁邊建造了一個大水池,水池與水藍色的結晶六壁裡,不斷散發出恐怖的瘴氣。

天界種族雖然能夠最有效的消除負面之物,可也最容易被感染,尤其他的魔力被封印,根本無法驅散這些令他作噁的氣息,在這種情況下不知道還能夠支撐多久。

但是他不能倒下,畢竟還不清楚反叛者將他捉來的目的,雅清柳隱隱約約查覺不會是成為人質這麼簡單。

「喀咑。」

聽到開門的聲音,雅清柳忍著不適抬起頭。

一看見來者,他微微怔大眼,然後,露出恍然。

「原來是妳。」

對方走到他的面前,彎下身並以端正的姿態跪坐著:「您沒有絲毫的訝異?」

「何必?刺客能屢次入侵朕的居所,肯定存在內應,而且還是對王宮十分熟悉的人,若對方的身分及平日的形象不會造到懷疑更佳。」

雅清柳抬起頭:「確實朕沒有懷疑過妳,但,這也並非是值得朕震驚的事情,安娜殿下。」

安娜握緊拳頭,悲傷地咬著下唇。

那雙碧藍如天的雙眸依然透露著冷漠,即使被親人背叛,也面不改色。

「內應,並不是……不,陛下,您不過問我的理由嗎?」

「有必要?朕只要明白妳也是反叛者就足夠了。」雅清柳說:「即使朕在這裡身亡,妳也無法逃離刑責,不久,陛下便會決議出兵,神族、龍族、精靈族……神界將會引發一場全面性的戰役。」

聽見這話,安娜突然瞪大雙瞳,身軀顫抖。

「啊,是啊、是啊,您還是像以前一樣,對我毫不在乎,我是這麼愛你,但不論我做了多少事情,您卻總是視而不見。」

「朕對你毫無興趣。」

即使得知安娜對自己的戀慕之情,雅清柳也並未動容。

安娜露出一抹哀怨:「是的,您不愛我,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我的身體早已變得骯髒,高貴的您怎麼看得上我呢?可是、可是……我無法忍受啊,您應該要選擇美麗廉潔的女子,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那粗魯的龍族王呢?」

「……什麼?」

「您愛他吧?我一直悄悄地在暗處看著您,您的心情、您的悲傷,還有您的遭遇,我怎麼會不了解呢?為什麼您會愛上他?甚至……」

安娜猛然拉開雅清柳的前衣,露出光裸的胸膛以及已經褪去不少的紅色印記,那是歡愛過無數次的痕跡,是激情的證明。

瞧見此景,她的神情變得扭曲。

「您甚至讓他碰了您!您怎麼能讓那寡廉鮮恥的龍族玷汙您,那些人、那些人……啊啊啊!好痛啊!好痛啊!我一直要他們住手,他們卻還是侵占我啊!我恨他們,好恨、好恨,就算是死一萬次也不足惜,他們竟敢連您都不放過,那些混蛋啊!」

「妳的記憶變得混亂了,那天犯罪的龍族早已被處死,他們更沒有碰過朕!」

碰了他的,一直以來只有不懂得他的心情的那個傻瓜。

他不喜歡接觸,更厭惡肌膚相親,一想到終有一天必須讓一名陌生人在自己的身上烙下相擁的證據,即使對方是女人也令他噁心。

可如果是那個人,他願意一次又一次地給予。

這小小的愛戀卻被徹底利用。

「不!陛下,他們的毒瘤已經滲進精靈族了,必須盡早消滅他們!」

激動地喘息一陣,安娜以渙散的雙眸笑著:「加入我們吧?陛下,溫柔的您一定能夠得到救贖,再也不會被龍王和精靈一族的職責束縛在王宮了喔。」

那模樣,令人恐懼。

瘴氣增聚,雅清柳一時頭昏目眩,險些昏厥。

「哎呀!精靈王陛下,您已經清醒了嗎?」

數名男女走進房裡,笑看著無法忍受瘴氣而冒出冷汗的雅清柳,以及緊捉著對方衣襟的安娜。

「精靈王陛下,初次見面,若有未盡之處請多多包涵。」

為首的男人將安娜推開,身為王室之一的尊貴身軀被施以暴力對待,安娜卻只有安分地退到一旁,垂著頭沒有抱怨。

「呵呵,果真是相當美麗的身體啊,陛下。」

凝視著被安娜拉開衣襟而露出的白皙肌膚,男人陶醉地以雙手撫摸。

「你……放開!」身子被男人隨便觸摸,雅清柳難受至極。

好噁心,被外人碰觸的感覺是如此恐怖。

「即使被龍王侵犯過,您卻依然純潔得讓人心動,那清淨的氣息也讓人蠢蠢欲動啊……您真是美得不似男人,不知道您的身體能帶來怎麼樣的銷魂呢?」

那邪孽的笑聲,惡魔般的表情,以及放肆的粗糙手掌,僅僅幾秒就讓雅清柳宛如置身在地獄,可他連反抗的行為都被剝奪了。

這個下流猥褻的男人憑什麼碰觸他的身體?

聽見男人的發言,雅清柳面色一黑,身處在瘴氣之室,能力受阻又全身無力的他頓時打算咬舌自盡。

「別這麼激動,陛下,在偉大的真神面前,即使心動也只能忍耐,您可是最完美的祭品呢。」

男人眼明手快地捏住雅清柳的下顎,回頭一喝:「高貴的精靈陛下既然已經被龍王玷汙,我們也莫可奈何,在獻給真神以前,必須不斷地以聖水淨化呢。」

雅清柳被迫接收那帶著色意的目光與讚嘆聲,他只能咬著牙閉上眼,不去看不去聽,更不去感覺肌膚傳遞而來的觸摸感。

被撫摸過的觸感卻難以忘記,即使並未被侵犯也難受至極,他捲縮著身軀發抖,雙手被反綁的情況下連懷抱自身安慰自己都沒辦法做到。

還未安撫心情,雅清柳就被拉了起來,強硬地拖到池邊。

「大人,只要這麼做,陛下一定可以獲得救贖吧?」

「當然,安娜殿下,妳心愛的陛下肯定能夠順利獲得重生。」男人惡劣一笑:「但是殿下,我幫助妳淨化陛下身上的不潔,那份不潔需要有人代替他承受……妳明白我的意思吧?」

安娜立刻跪倒在地上:「是的、是的,大人,我什麼都願意做,請您儘管侮辱我吧,只要這麼做能夠拯救陛下,只要我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了。」

雅清柳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男人大笑出聲。

「很好,今天要服侍多少人妳心底也清楚,來人,把安娜殿下帶下去吧。」

安娜留戀地看了雅清柳一眼,才被幾個男人帶走。

「呵,這個愚蠢的女人,也不明白自己有幾倆重,以為憑那天生只能成為玩物的身體有什麼價值?還是被玩爛的呢!但是也多虧了她,我們才能在想要發洩時還有個女人可以用,也才能抓到真正具有極大價值的您啊,陛下。」

「你這個混蛋……!」

「哈哈,您連罵人的模樣都美麗極了,陛下。」

抓住雅清柳已經散亂的頭髮,硬逼他直視水池。

「您看見了嗎?這是我們花費許久,犧牲了戰友後,終於將水池變得如此清澈,連您身上的不潔之物都能徹底清洗乾淨。」

清澈?這根本是他看過最汙穢的水池。

那累積凝聚的怨念在他靠近時瘋狂溢出,這究竟是死了多少人形成的?

雅清柳畏懼地看著那不斷散發出瘴氣的黑暗水池,瘴氣對他的影響力比起常人更甚。

「來,請好好地享受吧,精靈陛下。」

說著,男人硬是將雅清柳的頭按下水池。

那一瞬間,瘴氣侵襲雅清柳的臉龐,劇烈的疼痛令他忍不住張開雙唇,大量的黑水灌進口中,又是一番生不如死的折磨,他不禁嘔出鮮血,血液與黑水融為一體。

不曉得過了多久,頭才被拉出水面。

他拼命嗆咳,白皙的臉蛋印上了黑色的痕跡,那是被侵蝕的證明。

「真是太棒了!」

男人驚喜地說:「您看看哪,陛下,才一下子而已水池就接收了您這麼多的力量。」

雅清柳難受得說不出話來,黑水在侵蝕身體的同時,抑感受到力量被拉走。

他終於明白反叛者捉走他的目的了,他們需要自己的力量,一般說來,一名精靈族王室成員的力量能抵過數十個子民。

但為什麼目標會是他,而不是三王之中神力最為充沛的鷯?更不是早已被控制住的安娜?

「只要擁有更多、更多更多的力量,我們就能招喚真神了,到時候,神界就是由虔誠的我們領導。」

雅清柳神智渙散,難以思考。

那個男人說了什麼,他不知道,一直有道聲音與瘴氣一同迫害著他。

嗡嗡的、嗡嗡的,令他的神智更加混亂。

「陛下啊,美麗的精靈陛下,請您為了我們奉獻您那最純潔高尚的力量吧!」

說完,雅清柳的身體被抬了起來,並在背後被用力一推後,整個人跌入水池內。

刺痛、灼燒的熱燙隨著瘴氣毫無道理的入侵一擁而上,疼得想要喊叫,卻只令自己更加痛苦。

認清了這一點,雅清柳便放棄了掙扎,那虛弱的身體已無法支撐更無法抵擋,只能任由瘴氣一點一點地奪走他的生命,不斷在身上烙下黑色的痕跡。

他躺在池底,閉上眼。

好累……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一而再,再而三的這麼問著自己,卻無法得到答案。

心抽痛著,緊緊揪結了起來。

『笨蛋……』

這個時候還想到那個人,想要被那雙溫暖的手臂擁在懷裡的他,真是個笨蛋。

明明對方只當自己是發洩慾望的對象,半分情愛都沒有,他怎麼能這樣傻?

『鳳麟、鳳麟……』

無論受到多少傷害,畢竟仍是自小便悄悄燃燒、難以熄滅的愛戀之焰。

生性淡泊的他,一旦動情,將是永恆。

啊啊,但是啊……他真的好累,已經什麼也不願意去想了。

若一定得受傷,那麼……忘了吧。

忘掉過去,捨去一切,他就不會除了疼以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想著,雅清柳失去了意識。

==============================================

不同咪丹很優哉的發文,鳳柳已經開始一章一章拼命放了XD
不算放不放都不影響連結性的第十章,只剩九和終應該來得及(掩
所以第十章就和番外一起當作本子的內容吧XDD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d-project
  •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