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幽辰嘔出一口血的當下,黎明眼明手快地伸手扶住,可對方早已失去了意識,只有鮮血不斷地噴出來,像泉水一擁而出染紅了衣服,看起來慘不忍睹。

所有人對於這個景象都嚇了一跳,不明白前一刻還好端端的離幽辰為何會突然吐血,祇丹更是慌得不知所措。

見狀,黎明以最短的時間下了判斷,扶起離幽辰,瞬間消失在原處。

他的速度之快在貓族是首屈一指的,是在場所有人當中唯一能最快將離幽辰送回去治療的人,尤其他還知道擁有治癒能力的人當中,只有大祭司能立刻了解狀況給予幫助,畢竟連他也隱約猜到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用自己的氣穩住離幽辰促亂的氣息,一趕到神殿,黎明已經顧不得禮貌,大吼。

「大祭司!麻煩幫一下忙,這個人類快要斷氣了!」

原本還在神殿房間中央修復被打破的結界,大祭司一聽,嚴肅地轉過頭,僅一眨眼的時間變來到黎明的面前,一瞥,就了解了狀況。

「將他平放在地上。」

黎明連忙照做,大祭司將手放在離幽辰的胸前,清澈的藍光浮現。

離幽辰一顫,又噴出了一口血,沾上了大祭司的手,但他連個眉頭也不皺,專心地治療著。

過了數分鐘,呼吸才逐漸平緩,可臉色依然蒼白。

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離幽辰只是稍微平順了呼吸、延長生命,並沒有因此好轉。

「幽辰!」

跑步聲由遠至近,祇丹匆匆忙忙地趕過來,無視一身的狼狽。

在看見離幽辰的模樣,他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立刻甩開對方。

跪倒在地,顫抖地握著離幽辰的手,不敢置信竟是如此的冰冷。

這個情景,很熟悉的不是嗎?

在那一天,在那個病房裡。

「幽……幽辰……」

他不是想要看到離幽辰變成這樣,才單身赴約的。

只是希望可以延續兩個人的未來,結果,他努力了數年仍是這般結局嗎?

「為什麼……會是這樣?為什麼?」

「陛下……」

「這一切,跟幽辰突然會使用魔法有關吧?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快點說清楚啊!」

祇丹大吼,大祭司並不因此而慌張,冷靜地回答:「您說的沒錯,這個人是由屬下將魔力強行注入體內,藉由外力在一瞬間了解了魔法,又在短時間頻繁使用導致身體承受不了負荷,才會造成了這個後遺症,如果沒有好轉,大概撐不了幾個小時就會死去……而這幾個小時,是因為屬下持續治療的緣故,無法拯救他。」

「你強行讓他了解魔法?」祇丹一愣:「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明明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卻還是做出這種可以說是殺害他的事情嗎!」

「等等,陛下,你誤會大祭司了……」

「住口!還有你,黎明,朕明明說過要保護他的安全,你非但違反,還漠視這件事情的發生,將朕的命令置於何處!」

黎明幾乎沒有見過祇丹震怒的表情,而這也代表這名對他們來說不值得一提的人類,在祇丹的心中占有多麼大的地位。

「那是這名人類的意願,屬下只是助他一臂之力,並沒有任何強迫的意思,您也無法否認這次貓族能僥倖逃過一劫,全是因為有這名人類的幫助……陛下,您談判破裂了吧?」

「可是……!」

「既然如此,您又能說什麼呢?當然您可以保護他、可以責怪屬下、可以下令我們以死謝罪,但您無法限制他的行為,請恕屬下直言,那是自私,而屬下也自認實在丟臉,貓族的興亡竟繫在一名弱小的人類身上。」

祇丹臉色一僵,無話可說。

若不是因為有離幽辰在,此次戰役肯定是貓族被消滅,他則被利菲拉殺死。

魔界會因為自己的輕率而陷入一片混亂。

但他萬萬想不到離幽辰是屬於能夠使用特殊魔法的類型,連利菲拉籌畫已久的滅族魔法也能將之擋下,甚至能夠斬斷了魔力的流向。

他們贏得了戰爭,卻必須拿離幽辰的性命來換。

不要啊!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為什麼又必須分開?

「大祭司,快點救他啊!不管你提出什麼要求,朕都會照辦,只要你救他,就算一輩子不能與他見面,朕也……一定會遵守的。」

就算會痛、會落淚,只要曉得離幽辰安然活著,他也滿足了。

「……您是否誤會了什麼?」大祭司眉一挑:「只要您負起當初繼承王位的責任便已足夠,屬下不會刻意要求兩位見面的權力,何況屬下也沒有拯救這名人類的能力,細胞壞死的速度太快,這具身體已經到了極限。」

這句話彷彿宣判了離幽辰的死刑,祇丹臉上失去了血色。

死,這個字對生命短暫的人類而言是很平常的,身為異族的他們生命悠長,見證了無數名人類的死亡也不以為意。

但,若死亡的人類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呢?

他一直以為這一天還要很久,一直以為他們能再相處個數十年。

「祇丹……」

見到祇丹哀痛至極,霜泉和黎明也不忍心,可說不出任何能夠安慰的話。

「朕不會……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祇丹神色慌亂:「不會的,幽辰他不會死的,就算死了……對,朕也可以付出所有的代價和冥界簽訂契約,就是強迫也要將幽辰帶回來,就像鳳麟和雅清柳那樣,一定……」

「陛下,請您冷靜點,您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黎明叫道。

與冥界簽訂契約不是表面上說的那麼簡單,對方會提出什麼要求沒有人曉得,或許會賠上一條命,或許連靈魂都必須犧牲。

「他們的情況是不一樣的,你千萬不要做傻事啊!」

「那你們救救他啊!難道只能看著他死去嗎?就是死,朕也要救他!拋棄王位也無所謂,不負責任也無所謂,既然朕這條命是幽辰救的,就用同樣的一條命還給他!」

祇丹抱著頭,痛哭失聲。

對不起,對不起,他什麼也無法做到。

因為有離幽辰,才會有現在的他,可擁有了這份用再多言語也說不完的感情,卻無法回報。

連喜歡的人也保護不了,守著王位又有何用?

他當初是為了什麼才拋下離幽辰回來的?又是為了什麼才決心任性一次要求對方留下的?

就只是……深深愛著而已。

「……但,這名人類也並非真的無法得救。」

祇丹立刻抬起頭怔大雙瞳。

「正因為他是人類,無法承受加諸在自己身上的龐大魔力,自癒速度也才無法超越被破壞的速度,得救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自主加入貓族,另一個,則是以契約是成為我族其中一人的侍從,即是入籍。」

入籍,那是指成為異族的一份子。

加入異族有兩個方法,一種是需經由自身的努力修煉,若是道行不高容易走火入魔、另一種是由異族帶領,交換一半的靈魂締結一生一世僅此一次的主從契約,失敗了便永遠失去了機會,且除非帶領的異族魔力過於強大,否則無法強迫對方成為自己靈魂誓約的侍從。

第二種與前者不同的,在於此人是藉由主人加入異族,外貌特徵依然是原族。

但不論選擇哪一種,一生一世也只能入籍一次。

「什……難道,只有這個方法?」

發現祇丹並沒有預期的開心,大祭司反問:「一旦成為我族,這名人類的身體就能承受魔力,且壽命將會延長,這不是您所期望的?」

「不,但是,這只是朕的期望,也許幽辰不一定這麼想,也許他只希望維持短暫的壽命,朕怎麼能……這麼自私,何況以幽辰現在的情況不可能、也沒有時間修煉成貓族,他必須成為我的侍從依附著朕,朕、朕不曉得他的意願……」

終生相伴,那是多麼美好的夢想。

但自己是貓族,離幽辰則是異界的人類,相比之下壽命實在太短暫了。

他一直不敢提起這件事,深怕會被拒絕。

「那麼,您也只是更早會失去這個人而已。」

大祭司冷淡地道出事實,令祇丹渾身一顫。

緊緊握著離幽辰依然冰冷的手,祇丹閉上眼:「幽辰,你說過的吧?說我可以……再任性一點。」

沒有猶豫的機會了,若是再不將離幽辰納入一族,他就必須親眼看見這個人的死亡。

怎麼能呢?他怎麼能容許這種事呢?

「要求你留下,是我的第一個任性的要求……對不起,請讓我再任性一次吧,就算你醒過來後會怨我,就算你無法接受漫長的生命……即使會變成這個樣子,我還是、還是好希望……你能永遠陪著我。」

祇丹深吸一口氣,睜開雙眼,面露堅決。

「加入貓族,成為我的侍從,然後,請一輩子留在我的身邊吧。」

黎明遲疑地開口:「但是陛下,這件事需要對方的同意,可是他……」

這時,不知是否是奇蹟,抑或只是巧合。

原本昏迷不醒的離幽辰,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迷茫疲憊的眸光,竟捕捉到了祇丹擔憂的神色。

被握住的手顫著抖,撫上了臉龐。

「祇、祇丹……」

「幽辰!」

「祇丹……不要……哭……」

此時此刻,離幽辰不曉得、也不去在乎自己的情況,只希望能安慰眼前的愛人。

為什麼要哭泣?為什麼會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他什麼也不知道。

但,不要哭好嗎?祇丹,這個模樣真的不適合你。

再笑一個吧!他現在……非常想要看到那一次又一次令他備感窩心的純真笑顏。

「唔!」祇丹咬緊牙齒,忍住模糊了雙瞳的淚。

欺騙也沒有關係了,只要能得到離幽辰的允諾,只要能夠救得了對方。

「幽辰,你可以相信我嗎?你願意相信我嗎?將你的人生交給我,答應我,與我締結契約,永遠、永遠都不要分開了,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生命終結的那一刻,好嗎?」

離幽辰愣了愣,似乎是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就在大家以為意識不清的離幽辰不可能會點頭時……

「嗯……好的,在一起。」

他笑了,祇丹也一同微笑著,那是離幽辰最想要看見的。

「他說了。」黎明喃喃。

即使是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答應,可一旦點頭就不能反悔。

且若問真心,離幽辰也絕不會拒絕「在一起」的約定。

「以前,不知是在哪裡聽過,語言是擁有力量的說法,只要說出口便無法收回。」

霜泉複雜地看著那互吐真心的兩個人:「這,就是愛情?那麼我們之前對於那個人的感情,又算得上什麼呢?莫非,是虛假的嗎?」

「魔王陛下?」

「不……沒有什麼事。」

霜泉嘆氣,看著面前不遠處的兩人雙手緊緊握住,彷彿一輩子也不打算放開,那樣得真誠,那樣得深刻,那樣美麗得令人動容。

他們互望,相視一笑。

然後,祇丹低下身,交換了誓言之吻,也交換了彼此的靈魂。

建立在主僕關係之下轉生契約。

無法承受轉生所帶來的衝擊,離幽辰再次昏了過去,但蒼白的臉色以恢復了紅潤,呼吸變得平緩。

祇丹凝視著對方,很認真很認真的。

「這樣……我們,就再也、再也不會……」

確定離幽辰已經不會出事,祇丹終於放下心來,身子一軟。

「陛下!」

===========================================

試閱就到此結束了XD終章跟番外就保持一點神祕感吧>w<(如果能讓人產生一點期待感的話舊好了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