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過去,人事皆非。

他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只曉得突然間只剩下自己一人。

在這個小小的家中拼命尋找、拼命呼喚,走遍了自己能知道的所有地方,只為了尋找那與他有著血緣關係的兩個人。

但是誰也沒有出現、誰也沒有回應他。

『爹地?媽……咪?』

大概只是父母的捉弄吧,他想。

一定是一場捉迷藏遊戲,只要拼命努力去找,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他們會一同出現在他的面前,然後摸摸他的頭說「好厲害呀」。

就像以往一樣,總有一天,他們還能一同歡笑、一同入眠。

所以,他找了好久好久,找了數時數天。

他這麼相信的,即使「總有一天」是十分不合理的用詞。

『吶,出來吧。』

以早已磨破出血、沾滿灰塵的雙手抹掉止也止不住的淚水。

他沒有出門,這是「沒有必要」的。

因為,小孩子是不能隨便跑出門的不是嗎?會被壞人抓走的。

他是乖孩子,會聽從父母的叮嚀。

即使很害怕,很想出去呼吸不一樣的空氣,他還是沒有出門。

『出來吧,求求你們。』



當朋友發現時,已經是一個禮拜以後的事情了。

旅行回來、滿心歡喜帶著禮物去拜訪卻沒有得到回應,查覺到異常趕緊尋求家人的幫助破門而入,只看見瑟縮躲在角落喃喃自語的他。

『沒事吧?』

無論怎麼被呼喊搖晃,他依舊抱著頭,眼神渙散,彷彿沒有注意到大家的慌張。

『喂,伯父和阿姨呢?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在家?回答我啊,喂。』

『啊……』

他終於有了反應,身軀一顫後緩緩抬起頭。

『他們……』

面對圍著他的眾人,他張開了雙唇,以沙啞的口氣一字一句地說。

『出……門了。』

『我要……看家,不可以……隨……便亂……跑。』

『很快的……很快……就會……回……』

還未說完,他就倒下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終於恢復了過去精神百態的模樣,見他笑出來時,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他們都不敢告訴年幼的他關於父母失蹤的事情,只一心一意希望這可愛乖巧的孩子能夠無憂無慮地活著。

但是,很快的他們就發現了他的異常。

『爹地媽咪?』

被不知情的人問起「為什麼最近都沒有看見你的父母呢?」,他愣了愣,然後笑了。

『出門了。』

他笑得很天真無邪,沒有注意到身旁的朋友驚愕的表情。

『今天一大早就出門了呢,他們說過很快就會回來,到時會帶點心給我吃喔。』

看似正常的話語,夾帶著諸多詭異。

他的父母失蹤已經是好幾個月以前的事情了,那句話絕對不可能會是「今天」說的。

朋友私底下追問他,但是他的表情卻不像是開玩笑的。

不管過了多少天,即使與朋友一同生活了好幾個月,對他而言,父母都是「今天早上」離開的。

於是,他們知道了。

他將自己的記憶竄改了,為了活下去。

其他記憶並沒有障礙,只有「父母」的事情還原到了失蹤以前。

他們安慰自己這只是意外,雖然父母的記憶出現了錯亂,但他的生活並無大礙。

只要能活下去,也許,這也是一種幸福,至少他不需要面對失去父母的痛苦。



但是……



『喂,你不能成熟一點嗎?』

國中時,同班同學這樣告訴他。

他愣住了,一時之間不明白與他交情特別好的同學們為什麼會這麼說。

『你不覺得你很幼稚嗎?沒搞清楚狀況就隨便說話,因為是朋友我們才總是包容你的,你怎麼到現在都還不明白?』

『我不懂……我們不是……一直,很要好嗎?』

『所以啦!那是我們願意包容啊!你也不能總是像個孩子吧?都國中了不能謹言慎行嗎?』

謹言慎行?怎麼做?

他慌了,慌張無措。

想要找個人求救,但是朋友這時並不在他的身邊,而面前的同學們沒有一位願意幫助他。

『那傢伙很疼你,不會說什麼,而且我們本來也不打算告訴你的,但你都沒有改變,真是受夠了,我們也是人啊,被你幼稚發言傷到多少次了,你知道嗎?』

『還有,你可不可以不要笑得這麼假?看得很難過耶。』

『要笑就笑,要哭就哭,偶爾耍耍無傷大雅的性子,這樣我們都可以接受的,但你的行為根本只有幼稚可以形容,你懂嗎?』

他不懂啊。

到底該怎麼做……真的、真的不懂啊。

為什麼不能保持現況呢?明明沒有刻意傷害別人。

從以前到現在,他的態度都沒有改變。

他認為自己對待他人都是真心誠意的,可別人卻不這麼認為。

所有的行為都被曲解了。

『喂,你該長大了吧?就是因為你一直這個樣子,你爸媽才會跑不見的。』

『爹地和媽咪,他們……沒有……』

如果能當永遠的小孩子該有多好,什麼都不用被迫改變了。

他會被訓話、被懲罰,然後被原諒。

『我們無法繼續當朋友,就這樣了,你好自為之吧。』

不用像現在這樣,大家紛紛離他遠去。

離他……遠去。

意及,再也不會……回來了。

被封閉的記意在剎那中浮現,他抗拒著。

『不要。』

『我……不要。』

不要改變,不要長大,什麼都不用去想、不用去看、不用去聽。

他想回去,回到懵懂無知的孩提時期。

如此一來,他就不會被拋棄了。

他就不會變成一個人了。



『回去吧。』

『讓記憶回到受到傷害之前。』



然後,他又一次竄改了記憶,回到「從未和同學們變成朋友的時候」。

發現了這件事的朋友,終於知道他是能力者。

僅能使用在自己身上的「恢復能力」。

癒合傷口(恢復到未傷害的時候)、取消攻擊(恢復到未出手的時候)。

當然,也包括竄改記憶(恢復到過去任一個自身希望的時間點)。

如此悲哀的能力。

沒有人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被激發出來的能力,也許是在父母的時候,也許是打從出生就擁有,只是他恢復的一直是不容易被注意到的地方,因此直到現在才被發現。

他們不曉得怎麼幫助脆弱的他,只能想盡辦法保護著、呵護著。

就算忘記了也沒有關係,只要他不會忘記他們就好。

至於其他人被忘記,那不在他們關心的範圍內。

傷害他的那些人,被忘了也好。



於是,又過了數年……

能力再一次啟動。



『喂,你開玩笑的吧?說什麼不記得我,這是你逃避的方法嗎?』

『逃避?我聽不懂耶,我跟老師本來就不熟呀!不過我聽過傳聞喔,老師很受歡迎,很受大家的愛戴呢!』

因為一時的錯誤,以惡毒的言語拋棄了他的那個男人,被遺忘了。

記憶回到了相愛之前。

面對他天真無知的笑容,男人驚愕、不敢置信、感到氣憤至極。

但同樣也明白,這是報應。

以為那個孩子跟其他人並無不同,隨他的意願調戲、玩弄,膩了就捨棄。

等注意到的時候,一切都太晚了。

『……不會讓你忘記的。』

男人說。

『既然你執意要用忘記來解決,那我的作法就是逼你想起來,不管用什麼手段。』

『我說過你是逃不了的,心爾。』

停止流動的時間,被迫栓緊了發條。

滴答滴答。

秒針挪移了一格。

=============================================================

突然很想寫的一篇文章,等注意到時已經兩千五了XD
為什麼其他稿債沒有這種速度阿?(噴哭

這篇文章的主角是一直沒什麼存在感,只在小說中出現的心爾
性格似乎不太討喜的樣子,因為他的設定是:天真、愛幻想、盲目崇拜小暉的女生
在現代版中因為阿澍畫了個超帥的小正太,我馬上拇指:性轉吧!

不、不要關愛我XDDDD不要因為他和某人突然變成BL就關愛我(逃走

對了,那個某人就是某變態啦
哈哈哈你看看你,做錯事被忘了吧~(<-毫不同情
就跟你說過(?)不要玩弄別人你這個壞東西,遭到報應了吧~
之後心爾應該還是會想起來啦,至於變態要怎麼補償就.......有空再說XD
現代版正篇也是有空再說(被打
我不會說我最想寫的其實是變態和心爾這一對(主角表示:......

然後這是男版心爾,超可愛的(口水
不曉得愛幻想的少女變成愛幻想的少年,好感度會不會增加呢XD
除了性別以外其他設定幾乎沒有改變,冬羽和彌依然是他的青梅竹馬的朋友,他也依然很崇拜小暉
不過因為是男生,所以只是崇拜而以並沒有喜歡XD
咒印現代版-心爾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