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伯──!」

一大早,艾依查庫就擅自闖進艾伯李斯特的房間。

不但在他的身邊打轉,時不時還故意作出扭扭捏捏的模樣,十指相扣,笑得十分燦爛。

即使被這般打擾,艾伯李斯特在被吵醒後依然無動於衷,默默地梳洗,無視在旁邊轉來轉去、嚴重干擾自己做事的艾依查庫。

「艾伯艾伯,我問你喔,今天是什麼日子?」

「大小姐命令我們與利恩組隊擊殺魔物的日子。」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現出艾依查庫此刻的心情,他僵硬在原地,腦中一片空白。

某方面來說回答無誤,不過跟他想要聽到的答案差了十萬八千里。

彷彿不曉得身旁的男人有多麼淒涼,艾伯李斯特拿起毛巾,面無表情地將清洗過的臉擦拭乾淨。

不會吧?艾依查庫不敢置信,雖然這個人某方面相當遲鈍,但有遲鈍到完全沒發現嗎?

「艾、艾伯,你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艾依查庫以微弱的口氣詢問。

「殺魔物。」不變的回答。

「不對啦!」艾依查庫大叫:「我是說特別的意義,特別的!不是大小姐的命令。」

「特別的?」

見對方開始思索,艾依查庫更是加把勁:「對啊,像是目標,你有沒有想起什麼了?」

一個月前的「那一天」,他可是用著滿滿的愛意送出禮物,還「順便」表達自己想要的回禮,這陣子甚至以精神攻擊提醒對方日子快到了,即使再怎麼遲鈍也應該會理解他的用意。

他是這麼想的,可惜在不到一分鐘後,期待瞬間破滅。

「希望今天的鍛鍊能獲得不錯的成果、學會全新的招式、想出不同但更有效的戰術擊敗魔物,若是能蒐集更多的記憶自是最好,目標有很多個,先以哪一個為主可能要看今天的搭配結果──大概是這些,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沒有。」

「是嗎?那麼快走吧,別誤了時辰。」

艾伯李斯特點點頭後就走出房門,不知是否為習慣,即使艾依查庫沒有跟上來,依然關上了門。

隨著「喀擦」一聲,一道涼風吹過。

他……真的沒發現啊……





艾依查庫真心感到絕望。

外出擊殺魔物的任務告一個段落,好不容易回來後,艾伯李斯特說要去跟大小姐回報並探討今天的成果後就離開了,利恩則是老樣子跑個不見蹤影,估計是去找人聊天。他實在沒有心情做任何事,又不想孤零零地回到只有一個人的房間,只好以幽魂般的姿態晃來晃去。

想到艾伯李斯特沒有注意到今天是什麼日子,他就覺得很鬱悶。

沒有禮物不要緊,能明白他的心意就好了。

他幾乎每天都會說「艾伯我愛你」,為什麼會被無視了呢?

……搞不好就是因為說過太多次,所以人家才沒有放在心上?

難過。

「你在這裡做什麼啊?別擋路。」

屁股被人一腳踹個正著,艾依查庫先是撲倒在地上才錯愕地回頭,看見身為元兇的傑多老樣子擺出心情不好的模樣。

傑多總是獨來獨往,對誰都沒有好臉色,過去除了耐心十足十的阿貝爾以外,大家都不太願意接近他,直到前陣子因為襲擊同伴一事差點被大小姐消除存在後,才終於有了改變。

一點點而已。

雖然部分同伴願意接納有了一點點改變的傑多,但因為艾伯李斯特被批評不懷好意,艾依查庫不喜歡這個脾氣不好的小鬼頭。

「哼,你怎麼能理解我的心情。」有阿貝爾罩著、命好的小鬼。「不管我怎麼示好,艾伯就是不肯理我,雖然我喜歡他酷酷的這點,但也回應我一下嘛!結果我都不懂他對我的想法是如何,好像我一個人唱了很久的獨角戲……嗚嗚嗚,難得的節日,心情都被破壞了啦!」

「根本不想懂,總之不要站在路中間擋人。」

看著傑多揮揮手,一副叫自己快點閃開的樣子,艾依查庫突然想到一件事。

「對了,之前我請艾茵那丫頭教我做巧克力時,你不是正好過來,順便問了作法了嗎?怎麼樣,送出去了嗎?拿到回禮了嗎?」他相信以傑多的個性,絕對不是做給自己吃的。

啪擦。

完好無損的牆壁突然裂開,掉下一塊石頭砸到艾依查庫的頭。

在昏過去前的那一瞬間,他發誓自己看到傑多露出修羅般惡狠狠的表情。

啊,踩到地雷了。





好寂寞喔……

由於不希望再遇到像他一樣的人、還被他們的怨恨波及,艾依查庫只得認命回到房間,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即使這個行為相當幼稚。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滿心期盼能得到回應,想不到對方根本沒放在心上。

望著天花板,艾依查庫困惑了。

說起來,只得到些許記憶的他,其實並不明白艾伯李斯特。

他們的關係是領主的兒子與傭人的兒子,也是青梅竹馬的朋友,長大後成為了上司和部下,一同合作並為了彼此的願望而努力著。

自己只想起了這些而已。

為什麼會死亡,又帶著什麼樣的遺憾來到星幽界,他已經不記得了。

但,願意將生命奉獻給對方,至少這一點他還是記得的。

他也想過,或許只有自己在意那個人,或許對那個人而言,自己與他人沒什麼不同。

如果真是如此,那也沒有辦法吧。

他不能強迫艾伯李斯特,那個人願意讓自己留在身邊,就是最好的了。

「唉,我雖然願意保護你、愛你,可你沒有懷著和我同樣心情的話,我也不過是個丑角啊。」

無奈地想著,艾依查庫側著身子沉沉睡去。





「艾依查庫,醒醒。」

「哇啊!」

頭被用力敲了一下,睡得正熟的艾依查庫瞬間嚇醒,差點摔下床。

一看,艾伯李斯特正坐在床邊看著他,臉上依然毫無表情,艾依查庫揉揉頭環顧四周,發現不知不覺已經是晚上了。

「艾伯,你做什麼啊?」正好是睡覺的時間嘛!怎麼不讓他一覺到早上算了?

「要事已跟大小姐報告完畢,於是來詢問你事情。」艾伯李斯特說:「今天的戰鬥你漫不經心的,是怎麼了?」

「耶……」艾依查庫無話可說。

發現自己的心意被艾伯李斯特無視,他連殺個蝙蝠都很無力,更不用提面對強勁的魔物,他仿效以往的作法把利恩給推了出去了事,事後對方的抱怨當然是當作沒聽見了。

不想戰鬥的態度表露這麼明顯,艾伯李斯特會詢問也是理所當然的,只是他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今天特別累而已,休息一個晚上就好。」

對,只要睡一覺忘掉今日的悲傷,隔天他就可以繼續厚顏無恥說「艾伯我愛你」了。

他相信只要有恆心有毅力,對方終有一天會察覺的,反正他們也不會死,有的是時間,艾依查庫十分樂觀。

見艾伯李斯特似乎難以被說服,他連忙強調:「真的沒事啦,放心吧,我明天就會活蹦亂跳了,絕對不會再把戰鬥丟給你們不管,嗯。」

「……」

「呃……艾伯?」

「把手伸出來吧。」

啊?什麼?因為不聽話所以要打手心嗎?

自知理虧,艾依查庫伸出兩手並垂下頭,一副「我知道錯了,儘管打吧」的認命表情。

突然,一個紙盒放在手上。

「咦?」

原以為會被教訓的艾依查庫愣愣地抬起頭,來回看著紙盒和艾伯李斯特。

「艾伯,這是……?」

「你不是一直吵著要吃蛋糕?」

前些日子艾依查庫因意外必須躺在床上休養的時候,艾伯李斯特曾經帶蛋糕探病過,由於美味得令他難忘,他不厭其煩拼命唸著想要再吃一次直到連自己都嫌麻煩才停止。

還以為對方依然無視他,想不到其實是默默地記在心裡。

不過,為什麼現在才送他?是因為今天的態度太反常了,還是……

「艾、艾伯,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我從來就沒有說過不知道,只是你太吵了不想理你而已。」艾伯李斯特說:「白色情人節吧?真是的,為了這件事吵了我整整一個月,如果能將這個耐性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就好了。」

積累了一整天的鬱悶煙消雲散,艾依查庫笑得很開心,裝著蛋糕的紙盒如至寶一般小心翼翼地拿著。

原來,他並不是丑角。

雖然態度有點冷漠,艾伯李斯特還是有注意到他的心情。

雖然沒有正面回應,但這樣就足夠了。

「謝謝你啊,艾伯,我最喜歡你了。」

艾依查庫笑咪咪地說,開開心心拿出蛋糕,津津有味地品嚐了起來。

聽見這話,艾伯李斯特微微羞窘,本想斥責「下次戰鬥不允許失常了」,但是見到艾依查庫滿心歡喜的模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蛋糕雖然很好吃,不過如果可以附贈一個你就好了呢。」艾依查庫一臉遺憾。

「別開玩笑了,你只要別給大小姐帶來麻煩就行了。」

即使艾伯李斯特很冷淡,此刻心情非常好的艾依查庫一點也不氣餒,笑咪咪地說:「艾伯,我超喜歡你的喔,你呢?」

「完全沒興趣。」

「嗚啊!這算什麼啊?先得到一點甜頭,我還是被拒絕了嗎?」艾依查庫嘆氣:「唉!不過我知道的,艾伯你只是害羞而已。」

「完全不是。」即使是,他也不會承認。

「放心吧放心吧,我懂的,只有我知道艾伯你最喜歡我了。」

「我想你的腦子大概就跟豆腐無異。」

「你覺得婚禮在哪裡舉辦比較好?」

「哪裡都不好,你去地獄跟自己結婚吧。」

生前是朋友的他們在星幽界重逢後,艾依查庫一直對他表現出十分親暱的態度。

但是……

『艾伯,別開玩笑了,你給我醒醒啊!』

但是,他卻無法像過去一樣坦然以待。

「艾依查庫,如果我們順利尋回記憶重生,你有什麼打算?」

「咦?」

突然被這麼一問,艾依查庫愣了一愣,為難地搔搔臉:「現在就已經在想這件事……好像還太早了?沒有意義吧?」

「……你真是一點都沒有改變。」

「艾伯,你怎麼啦?」發現艾伯李斯特的神情有異,艾依查庫問道:「眉頭都皺起來了喔。」

「沒什麼。」

艾依查庫困惑地望著艾伯李斯特一會,笑著抱住了對方。

「我知道了,你是在意重生後會很孤單對吧?別擔心,還有我在呢!不過你在哪裡,我都會陪著你的。」他說:「生前是,死後當然也是。」

「說得也是。」

如果,你還願意原諒我。





『戰鬥讓我很開心。』

『是嗎。』

『可以讓我忘掉無用的煩躁,你負責謀略,我來替你擋下襲擊,我一直覺得這真是不錯的主意。』

『不過,這樣的日子並不會成為永遠,如果實現了願望,你打算做什麼?』

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一直幫助我。

待我完成了目標,你會去哪裡?

『這個嘛……』

聽到艾伯李斯特的問話,艾依查庫笑了笑,沒有給予正面的回答。

『現在想這件事,並沒有意義吧?』

於是直到他逝去,也不曉得這個對他而言十分重要的人,真正的想法。

然後……不知是否該稱作命運。

原本該是永別的他們,在星幽界重逢了。

====================================================

即使早出晚歸,還是很努力用三天把賀文趕出來了XD(昨天寫完的
在錯過情人節時就想說,如果白色情人節順利完成貝傑賀文的話就來加碼犬眼鏡
結果我做到了~真是太好了~(轉圈
其實因為貝傑是上禮拜六還日完成的,我本來已經放棄了,結果某天睡覺時突然冒出了靈感,就...XD

對犬眼鏡落落長的愛就以後再說吧(不然本子後記都沒得寫了www
總之我想說,狗狗超可愛的,眼鏡雖然壞壞不過看在R5的份上就算了
眼鏡要在星幽界多疼狗狗一點阿!!!!!!人家可是很愛你的忠犬呢!

順到一提,被踩到地雷的傑多到底有沒有收到回禮,真相就在另一篇白色情人節賀文裡XD

說到犬眼鏡,接下來要開始寫答應友人的短篇小說了
本來是搞笑四格本的,結果因為R5打算加碼的一點小說,我要努力寫了(掩
恩,反正離CWT34還有好幾個月,我一定可以的ˊˇˋ~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