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啊……人類真是不可思議。」

盤腿坐在地上,望著不遠處以漂亮的刀法斬殺魔物的阿貝爾,利恩這麼說著。

隊友忙著對付敵人,他卻在一旁休息,也絲毫不見半分的愧疚,對於這一點阿貝爾早已認命,雖然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血濺四處卻唯獨略過了利恩身處的位置。

「你在喃喃自語什麼?也過來幫忙一下啊。」阿貝爾以不怎麼期待的口氣說。

「反正你應付得了嘛,等沒辦法了我再考慮要不要幫忙。」

「但是組隊就變得沒有意義了,大小姐想知道的是我們的配合度,而不是我單打獨鬥啊。」

「沒問題沒問題,死不了的不用擔心。」

根本沒有回答到重點,阿貝爾無奈地收起劍,反正利恩的這種態度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

「所以,你剛才在說什麼?」

「喔,那個啊,我只是在想,人類真是很有意思啊,收到禮物就會煩惱回禮,否則會覺得很過意不去,而且竟然還有個特別的日子要求大家正視這個問題,你不覺得嗎?」

怎麼說得好像自己不是人類?不過嚴格說來他們的確不是。

「所以?」

見阿貝爾還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利恩單刀直入:「喂,小鬼他送過你巧克力了吧?」

「確實是有,怎麼了嗎?」阿貝爾很乾脆地承認,同時也很納悶他並沒有對誰提過,傑多也不可能說出去,利恩是怎麼知道的?

「我……我說啊,你不會……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

「傑多說那是多餘的,我想他大概只是想感謝我又不好意思承認吧?」

想到傑多送禮時的表情,阿貝爾忍不住笑出來。

『這只是多餘的東西,反正我不需要,給你,不準還我……還有,這真的只是我不要的東西,絕對不是特地給你的啦!』

不澄清還好,一澄清就暴露了不好意思說出口的真相。

硬是將巧克力強塞到自己懷裡,傑多很快速地逃走。

形狀不是很好看,奶油塗得亂七八糟,味道還十分甜膩,但一想到這是小孩而努力做出來的,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是巧克力而不是其他東西,阿貝爾還是覺得很高興,心懷感激地品嚐了。

之後傑多不再提起這件事,他也沒有刻意詢問,想不到利恩會提起。

「感謝?只是感謝?你沒注意到那天是什麼日子嗎?」

「什麼日子?」阿貝爾當真認真思考了一下。「兩個多禮拜前的事情了……我沒有印象。」

利恩簡直快要昏了,難得同情傑多。

鼓起勇氣送出巧克力,被拒絕還是小事,最難堪的是對方根本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天啊,他這位朋友在感情方面簡直是……糞土之牆!

並不是想幫助傑多那個死小孩,但想起另外一坨糞土,利恩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眼前這坨,不然他的胃很痛。

「阿貝爾,這件事我一定要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見朋友難得認真起來,大概是有重要的事情吧!所以阿貝爾也面帶嚴肅。

利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把自己所知有關「那個日子」的起源以及延伸的意義一股腦的丟出來強迫阿貝爾吸收,說完後還因為找不到水瓶,又渴又懊腦地搥了地面好幾下。

阿貝爾原先一愣,隨著知識的吸收,眼神變得越來越呆滯,直到利恩搥完地面才回過神。

「呃……所以,你的意思是?」

一把小刀飛了過來,阿貝爾以極快的反應閃躲,免於血光之災。

「你這個大白痴!所以我不是說過了嗎?那個日子之後就變成『情人節』了,小鬼刻意選在那天送你巧克力,不要再跟我胡扯說你不曉得這是什麼意思!」利恩說:「小鬼喜歡你啊,笨蛋!整天閃個沒完,你居然沒有察覺到,到底多遲鈍啊?」

「呃、呃呃?喜……喜歡?」

意料之外的結論讓阿貝爾慌張了起來:「這、這是開玩笑的吧?他什麼都沒有說,這樣想……好像太過頭了。」

「沒發現才過頭!小鬼臉皮那麼薄,怎麼可能會告白?送禮已經是他最大的勇氣了吧。」

「可是……」

「那就先不提小鬼好了,至少你是喜歡他的吧?」利恩挑眉:「你知道我指的是什麼。」

如果是以前的阿貝爾,可能會拼命否認這件事吧。

但自上次兩人約定好要在現實相遇後,經過這段時間的思索,他也漸漸地發現了自己對待傑多的態度,真的與其他人不同,過度關心的理由原來是這麼簡單。

釐清了答案,阿貝爾覺得相當滿足。

曾經想過或許改變關係也不錯,只是傑多沒有什麼表示,他也就不想刻意破壞。

不需要將兩人之後的相處變得太尷尬,保持這樣也很好的。

「嗯,我覺得維持現狀就可以了。」

等了老半天的答案居然是這句話,利恩馬上送出左右鉤拳。

「笨蛋!我都替小鬼感到悲哀了,照你這蠢到家的態度,就算我們是不會死的亡靈,小鬼也絕對等不到結果的!」

「難、難道我要問他嗎?如果傑多不是那個意思,他會很為難吧?就算真的是你說的那樣,他應該也不會承認的。」依照自己對傑多的認知,大概只會大罵「你想太多了」然後跑走,到最後還是沒問出來。

「誰要你問他了,你就不會動點腦筋嗎?」

「那是?」

「聽好了,情人節收到禮物,然後在白色情人節回禮可是一種禮貌,既然你喜歡他就好好去做!」

「但我不知道他喜歡什麼,送錯東西很難堪……」

「那就認真想啊!笨蛋,連這點心思都不願意花,要怎麼把到他?只剩下不到兩個禮拜了,給我準備好禮物,接下來照我的話去做,是男人就鼓起勇氣。」

利恩提出的要求並不困難,但是在「那件事」結束過後,彼此已經沒什麼衝突,偶爾的吵架也只是打打鬧鬧不會傷感情,現在卻要他打破關係……多少會有點猶豫。

……然而,在朋友充滿壓迫的威嚇之下,他實在沒勇氣拒絕。

「不要以為小鬼會永遠等你啊。」利恩最後撂下一句狠話。

唉,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喂!阿貝爾先生。」

阿貝爾一踏入館內就看見傑多朝自己揮手,利恩竊笑幾聲,用帶著深意的眼神並拍拍他的肩膀後離開,明白對方意思的阿貝爾也只能苦笑。

「蟑螂頭在做什麼啊?看起來不懷好意的,不會是又想做壞事吧?」

「呃……大概是很開心能夠回家休息吧?」

在做什麼當然是不能說的,阿貝爾也只能用一句話敷衍帶過,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個理由很扯,可一向敏銳的傑多也不知道為什麼輕易就相信了,理解地點頭。

突然有種利用傑多對自己的那份信賴的罪惡感。

「蟑螂頭真不要臉耶,他還要休息?剛才納涼那麼久了還不夠嗎?」

「你怎麼知道!」

「那還用問啊?不用這麼驚訝吧?」

說著,傑多丟了一顆蘋果過去:「對了,這個給你。」

阿貝爾困惑地看著手上散發出淡淡清香、圓潤飽滿的蘋果。一抬頭,傑多不知從哪裡又拿出了一顆,隨便咬了一口,見那清脆的咀嚼聲與多汁的果肉,似乎很美味的樣子。

「這是哪裡來的?」

「那隻貓用剩的。」

「……艾茵?」

「嗯啊!等你等到無聊,正好看到她在忙。隨口問了一句,她說要做蘋果派但是材料不夠,我就順手幫她摘了幾顆回來,既然她有用剩那當然都是我的了。」傑多斜眼一瞪:「你幹嘛一副活見鬼的表情?我還不至於挑到壞掉的蘋果。」

「不,只是……沒想到會從你嘴裡聽到這個名字。」阿貝爾心情很複雜。

沒有查覺到阿貝爾的異狀,傑多突然變得有些彆扭。

「因、因為,我也想了很多,也不能永遠這樣下去,我也不想再次發生那種事,所以我也該做一點努力……一點點就好,總之就是這樣啦。」

「是嗎……」

以為小孩兒依然獨來獨往,只有對待自己才是例外。

想不到,在他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傑多已經會主動幫助別人了。

這是一件好事,傑多終於願意釋出善意、向前踏出一步了,相信只要再過一段時間,同伴們會願意接納傑多,不再像過去一樣排拒、或是覺得尷尬。

但同時,他也有股酸酸澀澀的感覺。

難道這就是吃醋嗎?阿貝爾苦笑,想不到自己也會有這樣的一天,小孩兒的百般依賴不僅讓他習慣,也得意忘形了。

想起利恩半帶威脅的警告,他突然擔憂了起來。

自己認為維持現狀也無妨,可如果有一天傑多離開了呢?

縱使許下約定,但也許在未來,他們之間「會存在另一個人」。

阿貝爾突然發現,也許他不像自己所想的,對兩人的關係如此坦然,何況他一直不知道傑多想要保護的對象究竟是誰。

那個……他願意為了傑多,一同保護的人。

「不管介意或是反悔,都太幼稚了……」

「阿貝爾先生,你剛才在喃喃自語說些什麼?」

「沒什麼,只是感嘆一個人的變化可真快啊。」

無論是傑多,還是他,都在不知不覺間改變。

「怪人。」聽不懂這句話的含意,傑多望著阿貝爾一會,撇過頭。

的確是如此,阿貝爾苦笑,想要維持現狀,但卻無法跟上變化。

利恩說的沒有錯,即使傑多喜歡的人真的是自己,也不會永遠傻傻等待。

不只有傑多,同樣身為亡靈的同伴們,沒有人會在原地踏步的。

為了成長、為了尋回失去的記憶、也為了再一次活下去。

「……喂,阿貝爾先生。」

回過神,看見傑多突然用很認真的神情望著他,阿貝爾的心漏跳了一拍:「什、什麼?」

「你不吃嗎?蘋果。」

「啊?……啊啊,說的也是,不小心忘記了。」

抱歉地笑笑,阿貝爾咬了一口蘋果,甜美的味道在口中化開,他不禁驚嘆:「真是不錯。」

「我沒有騙你吧?那可是我挑了好久的,才不會讓你失望呢。」

傑多笑了,天真無邪的笑著,那副神情令阿貝爾一時目眩。

他有見過小孩兒笑得這麼燦爛嗎?沒有帶著半分的壓抑,真心覺得開心,像個真正的孩子一樣。

不,沒有。

這個改變又是為了誰,他不知道。

但是,一想到這張笑顏總有一天會屬於別人……

那種感覺……很不好啊。

阿貝爾蹙眉,思考了一會後,下定了決心。

「傑多,我有點事情要先離開,這陣子可能不太能陪你了。」

傑多一愣:「咦?等、等一下,才剛回來就……喂!」

不待傑多呼喚,已經有了打算的阿貝爾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留下來不及拉住對方的傑多呆愣在原地,久久反應不過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傑多很不高興,非常不高興,整個人強烈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所有的原因都來自於某個說要離開,結果整整一個禮拜都不見蹤影的男人,他很晚才從梅倫那兒得知,阿貝爾向大小姐請了一陣子的假期,出門不曉得去哪了。

到底是怎麼了?傑多焦躁地在長廊上來回走著。

在房間等到對方出現?不,這麼變態的事情他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傑多苦惱著,不知道阿貝爾先前也曾因為自己,煩惱了一樣的事情。

「傑多,你在這裡呀。」

臉色不善地回頭,看見艾茵一手提著籃子、另一手則牽著史普拉多小跑步過來。

雖然傑多臉色不善、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但艾茵卻不像以往退卻,一臉興高采烈,倒是史普拉多緊捉住姊姊的衣角,露出一臉戒慎。

面對史普拉多的敵意,傑多吐了個舌頭。

「幹什麼?」

「這個。」艾茵打開籃子,裡面放著好幾塊看起來香甜酥脆的派:「上次謝謝你幫我採摘蘋果,我後來試做了好幾次,今天終於做出很成功的蘋果派,所以想請大家吃吃看。」

聞言,傑多毫不客氣地拿了一塊,洩憤似地拼命往嘴裡塞。

史普拉多似乎覺得傑多十分無禮,很生氣,艾茵笑著揉揉他的頭髮。

「說起來,阿貝爾先生似乎已經出門好幾天了……唉,真是困擾,我到底要怎麼把蘋果派交給他呢?」來回望著傑多和籃子,艾茵表現出很頭疼的樣子。

將剩餘的蘋果派一口吞下去,捶了好幾下胸口吞下去後,傑多馬上伸出手。

「我拿去。」

「哎呀,那真是太感謝你了。」

傑多說得乾脆,艾茵也道謝得很乾脆,立刻就將一塊早已包好的蘋果派遞上去。

有種掉入了某種陷阱的感覺,傑多沉默了會,決定當自己多心了,接過蘋果派後轉身就走,連道別都沒有,因此沒注意到史普拉多一臉氣憤,以及艾茵安撫對方後露出的神祕笑容。

找到等待阿貝爾的理由了,心情也變得輕鬆了起來。

小跳步來到阿貝爾的房門前,帶著一半的期待與一半的不安扭轉門把,在看見房間空無一人的時候,傑多無法否認自己確實很失望。

「那個只有肌肉的可惡大叔……到底去哪裡了啊?」

將蘋果派放在桌上,傑多向後一跳坐在床上搔頭:「說什麼會陪著我呢,結果還不是沒有解釋就鬧失蹤……真是太過分了,而且,蟑螂頭好像知道什麼一樣……難道、難道說大叔對他……?」

阿貝爾喜歡利恩?

確實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畢竟兩人關係這麼好,而且經常在一起竊竊私語討論事情,在看到他後又裝作沒事一樣,阿貝爾又顧左右而言他,什麼都不肯說。

但是……但是,他不能接受啊。

在星幽界明明是他先認識阿貝爾的,明明是他先找到對方的。

那個人一直容忍他的任性,不過,那個人也不會永遠都留在他身邊的。

即使不會離開他,可是,要他接受阿貝爾喜歡上其他人……要他,看著阿貝爾與別人相戀……

「才不想要變成這樣!」

傑多激動地說,腳一滑不小心摔下床,砰磅一聲跌個四腳朝天。

由於腦袋直接敲到地板,忍不住在內心罵出一連串的話,他以反身摔倒的姿勢抬起頭,正好與不知何時開門、一臉錯愕的阿貝爾四目相對。

「傑多?」阿貝爾愣了愣:「你在做什麼?」

傑多瞬間漲紅臉,連忙以難看的姿勢爬起來,並裝作一臉沒事的樣子。

「我、我才不是特地在這裡等你的,是那隻貓要我拿蘋果派給你,不然我怎麼可能會在你的房間,拿去拿去,快點拿走!」惱羞成怒的傑多趕緊一把抓起蘋果派丟過去,阿貝爾慌忙接下,同時也了解了整個情況。

啊……所以是特地在等他嗎?阿貝爾有些開心。

沒有自己的陪伴,傑多並不是無動於衷的。

原來,他也會覺得寂寞,這是否說明自己還是特別的?

「喂,你、你這陣子是上哪裡去啦?」

想著,傑多又趕緊補充:「我、我問這個可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啊!只是你什麼都不說,我多少……還是會去注意的,只是這樣而已。」

傑多拼命澄清,怎麼樣也不肯承認自己很在意,見他紅著一張臉解釋,似乎很擔心會被誤會的模樣,阿貝爾忍不住笑出聲。

雖然他們的心境已經產生了變化,但一切都還可以挽回。

現在的相處或許不會破壞什麼、不會讓關係變得尷尬,然而也存在著種種的不安。

「你笑什麼!」

「抱歉,我只是在想,果然我還是不想放棄你啊。」

「是嗎?這又有什麼好笑……」還未說完,傑多一愣,原本因不耐而擺手的動作停了下來。

傑多回過頭,看向笑意極深的阿貝爾,明明語言相通,他卻突然不明白對方說了什麼。

一如既往的笑容,似乎帶著更深刻的意義。

見傑多傻愣住,阿貝爾拿出一個東西交到對方手上:「拿去吧。」

「這是……」

那是一把重量很輕的小刀,刀柄與刀鞘上刻著精細但不花俏的紋路。他拔刀細看,並輕輕撫摸著表面,那冰涼光滑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可也隱隱約約猜到這該是一把名刀,在現實世界肯定能賣到一筆不小的數目。

傑多看著阿貝爾,不明白為什麼男人要將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他。

而且,這到底是從哪裡拿來的?

「這是巧克力的回禮,因為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吧?」

「呃?」

「你什麼都沒有說,所以我本來也不希望破壞目前的關係,可想到繼續曖昧不定的,說不定你有一天會離開,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我決定還是把話說開吧。」阿貝爾說:「傑多,我喜歡你,以前我以為只是親人或朋友那樣的喜歡,結果不是的,我……希望你能留在我身邊,我是因此才想跟你許下現世相見的約定。」

儘管察覺的有點晚,但是沒問題的,一切都還來得及。

「也許我不是完全了解你,我不知道該怎麼實現你的願望,實現保護那個……我還不清楚是誰的人,但至少我會……試著達成你的期望,就算只有這麼點事,我也會想辦法做得更好。」

這樣說可以嗎?

利恩建議他在白色情人節送出回禮,並說出真心話,就算是傑多肯定也會受到動搖。

為了挑選適合小孩兒的禮物,雖然他不擅長思考這方面的事情,也很努力去想了。

但這些都是建立在傑多確實喜歡他的條件上,若是他們多心,很可能會連朋友也做不成。

想著,阿貝爾也慌張了起來,這是早就能夠預料的事情,他也是有了覺悟才決定按照利恩的建議去做的,可在把話都說開了的現在,還是有些許的不安。

他是不是要考慮一下,不至於導致絕交的解釋呢……

阿貝爾慌亂地想,看向從剛才就默不作聲的傑多,一瞧,他嚇了一跳。

「傑、傑多?你怎麼了!」

傑多愣愣地看著手裡的小刀,流下滾燙的淚水,似乎連他自己也不曉得會因此而流淚,被阿貝爾喚回神後,連忙拼命抹掉,卻只是徒勞無功。

「你是……笨蛋嗎?」

「傑多?」

「總是關心我、保護我、又縱容我,不管我怎麼任性你都沒有離開,一直一直……一直陪在我身邊,甚至連性命都差點不要了,現在還……說這種話。」傑多的聲音有些發顫:「對我這種人做到這種地步,竟然……是這個原因?你這傢伙,是笨蛋嗎?」

自從得知男人有心上人後他做了許多猜測,即使知道這個舉動沒有意義,還是忍不住觀察男人和其他人的互動,試圖找出那個人,就是沒有料想到會是自己。

因為……這怎麼可能嘛。

男人只是把他當成孩子而已,喜歡這種事……怎麼可能?

所以他不會坦白,即使對方與他人相戀也絕對不會說。

朋友的話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儘管他在男人心中的地位不再是特別的,他也不想利用那份溫柔,給對方帶來困擾。

結果、結果卻……

他應該要感到開心的,但是……

「別這樣說自己。」

遲疑了會,阿貝爾抱住傑多:「『這種人』什麼的……別這樣說自己,你並沒有那麼糟糕,至少對我來說,你是有很多值得欣賞的地方的,因為這樣我才會無法離開你、才會被你吸引,所以……」

阿貝爾小心翼翼地以姆指抹掉傑多眼角的淚水。

小孩兒可是不常掉淚的,這可真是把他給嚇壞了。

「所以,不要哭了。」阿貝爾說:「你不要哭了,傑多,眼淚不適合你。」

再次抹掉還未完全擦乾淨的淚,傑多下意識閉上眼睛,難得乖巧地任由男人一點一點地拭淚。

靈光乍現,阿貝爾笑了笑,趁傑多閉上眼的時候湊上前,親吻了一下。

果然正如他所想的,小小的,很柔軟呢。

「你、你在做什麼啊!」

面對阿貝爾突然大膽的舉動,傑多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滿臉通紅地怒吼。

想不到自己會被偷襲,他氣得拼命搥著眼前哈哈大笑的男人,剛才雙唇相觸的感覺好鮮明,唇上還殘留著對方的味道,久久不散。

真是太過分了,不過……

「你不開心嗎?」

阿貝爾的問題讓傑多張開口,頓了頓,又垂下頭。

「真的……沒問題嗎?」

「你指的是什麼?」

「現在的我還可以制止自己,可以不要做得太過分,但是,一旦改變了,我可能會變得更任性、更不可理喻,甚至還會做很過分的事情……到時候……」

「你如果有什麼想要說的,儘管都說出來吧!」

「呃?」

「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就來找我,都對我說吧。」阿貝爾笑著說:「這樣的話,我就不會錯過你的任何想法了,我可以在你最煩惱、最痛苦的時候陪著你渡過,永遠。」

「……你果然,是個笨蛋。」

「這個,到底是怎樣呢?」

對於傑多已經說過無數次的評論,阿貝爾故意長長一嘆:「當個笨蛋,也不是很糟糕。」

只要結果是好的,那麼就可以了。

「你最近消失不見,該不會就是……」

「啊啊,因為我想不到你會喜歡的東西,只好選擇你用得上的,為了找到適合你使用的小刀,花了一點時間而已。」阿貝爾解釋:「普通的刀容易壞掉吧?這個毫無疑問的是個寶物,肯定很耐用的,有了這個東西,你就能保護那個人了。」

傑多愣了愣:「哪個人?」

「你不是有個想要保護的人嗎?雖然我不知道是誰,但既然這是你的願望,我才會決定送你一個能夠幫助你實現願望的東西。」

阿貝爾笑得很真誠,傑多忽然有點尷尬。

他一直沒有坦白,自己真希望保護的那個人其實就是阿貝爾。

「……謝謝。」最後,傑多也只能彆扭地道謝。

阿貝爾揉了揉傑多的頭髮,他並沒有拒絕,不如說很懷念。

而且,也很安心。

「那麼,要去哪裡走走嗎?很久沒有陪你出門了。」

「你也知道啊?」傑多瞪了阿貝爾一眼,害他像個女生一樣,以為自己被忽視了。

「哈哈,抱歉抱歉,我會補償你的。」

說著,阿貝爾牽起傑多的手。

「走吧。」

握緊男人的手,傑多用力點著頭:「嗯。」

這次,真的……

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吧。





「就這樣甜蜜蜜地走了?等等啊喂給我慢著,這都是我的功勞吧?怎麼完全沒有提到我?」

趴在窗口,利恩不敢置信地瞪著已經空無一人的房間。

朋友如願奪得心上人的心了,他應該要給與祝福的。

不過現在他只覺得……這兩人閃得好可惡啊!

而且估計那個死小孩絕對不會感謝他的,他根本是好心沒好報!

「利恩,你在這裡做什麼?」

大約是姿勢和表情太詭異了,正巧經過的阿奇波爾多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回頭看著男人困惑的模樣,心情十分不好的利恩沒好氣地瞪了一眼。

「跟你沒有關係,另一坨糞土!」

「?」

==========================================

基於滿滿的愛,這篇賀文我居然噴出了七千七www(另一篇犬眼鏡也才三千七而已
雖然利恩拼命刷他的存在感,我真心不懂我自己怎麼會一開始就給他兩千字,等於有兩千字跟貝傑沒關係阿XDD
不過他也是基於好意(?)想撮合貝傑,所以就......恩XD

阿貝貝在我心中一直是很體貼傑多的人阿,瞧瞧他R卡這麼疼傑多,連死前還在關心對方,這麼好的男人哪裡找!!!
傑多就是高傲的小貓咪了www很有調教的價值.....不,我什麼都沒說
是說某友對於蜻蜓點水一般的接吻怨念很大啊XDDD而且阿貝貝親一下就沒了讓他的表情變成:=3=
唉呀別這樣,小傑多要多花點時間才會主動一點嘛,而且畢竟這賀文的時間點是貝傑本正文的後續,賀文會收錄進本子裡的,然後那本子是清水向所以.......www
咦?說我可以寫簡單撲倒然後空兩行讓人自由想像?

(無視)

依照我對貝傑的廚,寫糟糕應該也是遲早的事吧XD
阿貝貝會脫離ㄈㄊ的行列的!他是個紳士,會尊重傑多的意願,不隨便撲倒!!
我不會說我只是目前在逃避寫而已XDD

最後,好喜歡貝傑阿,希望下次能再找個名目寫番外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