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好冷啊。」

朝手掌吹了口氣,艾依查庫獨自一人喃喃自語著。

望著飄下紛飛白雪的天空,他陷入恍神。

自從來到星幽界後,到底過了多久的日子了?

他不曉得,自己已經死了,正因為死了才會在這裡。

光陰歲月依然流逝,年歲卻停止增長,他們不會特地計算日子,那是毫無意義的。

維持生前最後的外貌,卻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只能努力尋回。

他的記憶同樣也還不完全,帶著許多無法拼湊起來的片段記憶,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在這個世界剛醒來的時候。

那時,什麼都還不明白的他,在見到「那個人」的瞬間,湧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熟悉感。

沒有任何根據,他相信那個人就是自己最重視的對象,所以,不論被如何冷漠看待,他依然固執地賴在對方身邊。

事後證明自己的直覺並沒有錯誤。

恢復的記憶並沒有讓他太痛苦,在曉得與對方過去相識時相當開心,當然,這份心情也有可能是取得的記憶並不完全,才能輕鬆以待。

不過,真相是如何不重要。

「啊,好累啊。」

伸了個懶腰,並向後倒去,艾依查庫躺在雪地上。

雖然相當冰冷,但以這樣的角度仰望天空的感覺也挺不錯的。

他笑了笑,慵懶地享受這份寧靜。

「艾依查庫,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不要睡在這種地方。」

灰白的天空被遮住,艾依查庫並沒有感到不快,反倒爽朗一笑。

「別這麼死板嘛,艾伯,很舒服喔,你也躺下來看看吧?」

「不用了,我還有羞恥心。」

知道這個人是勸不了的,在冷淡拒絕後,艾伯李斯特自一旁坐下。

「真無趣。」艾依查庫調笑。

「我也不希望了解做這件事的有趣之處,不要感冒了才後悔。」

「那也沒有關係啊,反正你會照顧我的。」某方面來說,生病也挺幸福的。

聽見艾依查庫如此厚臉皮的宣言,艾伯李斯特只有搖搖頭,這的確也是事實。

雖然照顧病人很費事,艾依查庫本身就是個麻煩的代言人,但他還是無法置之不理。

艾依查庫也是吃定了他這一點才會越來越放肆,真是個狡猾的人。

「艾伯,你剛才叫我待在這裡就去處理魔物了,結果,有找到什麼可以利用的東西嗎?」

「沒有。」

「喔,真可惜。」

這麼說的艾依查庫,並沒有帶著遺憾的口氣。

「反正恢復記憶也不是很緊急的事情,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你不用太失落啦。」

「……你啊,真是個隨心所欲的人。」無論什麼時候,看待一件事情都是這麼輕鬆自在的模樣。

「哈哈哈,多謝誇獎。」

「並不是在誇你。」艾伯李斯特說:「艾依查庫,你總是很開心的樣子,難道沒有任何煩惱?」

「我煩惱你不夠愛我……好痛!」

「如果是這麼無聊的事情,你可以去死了。」

抱著被艾伯李斯特用力敲響的腦袋,艾依查庫在雪地上滾來滾去。

一點小玩笑都開不起來,不過他早就知道這件事卻還是忍不住調侃對方,的確是活該。

「我們本來就死了啊,嗚嗚,艾伯好兇喔……哈啾!」說到一半,艾依查庫打了個噴嚏。

「沒事吧?」

「沒事沒事,可能真的冷了一點吧,不過還沒有到感冒的程度,還好啦!」

「等感冒就來不及了,真是的……」

才想回說自己一直有在鍛鍊體力不怕這點冷風,艾依查庫就被一條布遮蓋住視線,他連忙抓起來一看,竟然是一條摸起來十分柔軟的圍巾。

為什麼艾伯身上會有圍巾?從哪裡拿出來的?

還沒有釐清這個問題,艾伯李斯特又拿出一副手套扔過去。

「戴上,免得感染傷風。」

「呃,艾伯,我比較在意的是,這些是哪裡來的?」

「別廢話,戴上就是了。」

看來艾伯李斯特並不想談這件事,艾依查庫只好偏著頭自己思考。

正常來講不會有人出門擊敗魔物時,身上還帶著圍巾和手套吧,穿得暖活一點還比較實際,帶著其他雜物不是會綁手綁腳的嗎?

想到一半,艾依查庫瞄到艾伯李斯特,發現對方蹙眉看向一旁。

咦?這不就是艾伯尷尬的時候會露出的表情嗎?

發現這一點,他再次看著身上的圍巾和手套,突然覺得心裡暖暖的。

「艾伯,謝謝你。」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這不就是間接承認這些東西是特地為自己準備的嗎?艾依查庫笑著想。

不過,他就是覺得不坦率是艾伯李斯特可愛的地方。

「艾伯,你不冷嗎?」東西都給他了,那艾伯怎麼辦?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說著,艾伯李斯特掩嘴輕咳幾聲,讓艾依查庫很無奈。

到底是誰比較不會照顧自己呢?他不禁苦笑。

趁著艾伯李斯特不注意的時候,艾依查庫抓住對方的手腕並扯向自己,雖然雪地很柔軟,突然摔倒的艾伯李斯特在一瞬間還是覺得很不開心。

「你做什麼……」

還沒說完,艾伯李斯特就看到艾依查庫將圍巾多出來的部分套住自己的頸部,由於圍巾並不夠長,艾依查庫硬是讓自己的頭靠在胸膛上,這才成功讓圍巾能緊緊套住兩人。

艾依查庫心滿意足地擁著,艾伯李斯特推不開他,只能維持如此尷尬的姿勢。

那目的達成就笑得很得意、很幸福的表情,就像個孩子一樣。

「呵呵,好溫暖喔,艾伯。」

近在咫尺的燦爛笑顏,依然令艾伯李斯特毫無招架之力,他的臉有些通紅,卻又不想承認自己對於艾依查庫向來沒有抵抗力的這一點,只能咬緊牙齒,認命地躺在對方身上。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

「艾伯,你的手好冰喔,手套給你一個吧。」

「不需要,我沒有你那麼虛弱。」

雖是如此,艾依查庫還是脫掉其中一個手套,態度強硬地套在艾伯李斯特的右手。

拒絕被當作手邊風,那詢問他的用意何在?艾伯李斯特嘆氣。

追根究柢,都是艾依查庫莫名地想要待在這種冰天雪地,他比較希望快點回去向大小姐交代這次的情況,確實完成今天的工作,然後好好休息,怎麼料想得到必須在雪地上與這個人相擁。

而且一個人也只能用一個手套,另一隻手不是仍然會冷嗎?

彷彿知道艾伯李斯特的埋怨,艾依查庫突然輕輕握起他的左手。

面對他呆愣的表情,笑了。

「這樣就不會冷了吧?還好這個手套反手也能戴呢,呵呵,好像跳舞的姿勢。」

圍著同一條圍巾,各戴著其中一個手套,未戴著的手牽在一起。

兩人躺在雪地上,距離非常接近,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艾伯李斯特不曉得該做出什麼反應,他非常不習慣這麼親密的接觸,卻也不想推開。

「好溫暖呢,艾伯。」

是啊,非常溫暖。

溫暖得,令他開始疲倦了。

只要躺在這個男人的懷裡,平時睡得不安穩的他,總是能放鬆下來。

正因為對象是艾依查庫,他才能安心。

「哎?艾伯?」

見艾伯李斯特已經睡著,艾依查庫無奈地笑了。

「在這種地方睡著,一個不小心出事的話怎麼辦啊……」

艾依查庫無奈地笑了笑,撥了撥艾伯李斯特的瀏海,凝視著對方的睡眠後一會,抱了起來。

平靜的日子,真好。

雖然還不曉得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目前維持這個樣子,就夠了。

究竟能否找回生前所有的記憶,究竟能否順利回到現實世界,都還是未知數。

但他並不介意。

只要有艾伯就好。

只要艾伯願意讓他陪在身邊,他就覺得很幸福了。

望著雪白的天空,艾依查庫開心地笑了。


=================================================


昨天才想到要寫,剛剛才寫完的賀文(痛哭
因為太臨時啦,所以請大家別太計較內容了,雖然我自己挺喜歡的(YAY)
錯字什麼的也請饒了我吧XD

緊急到我心得都不知道該寫啥了,反正這一對我超愛的啦!(雖然最愛的永遠是貝傑www
ULO3成功報上了,新刊貝傑本和犬眼鏡本都要努力衝了~~~~


最後!

阿澍生日快樂阿~~~~~~~~~永遠愛你嘿~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