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傑本【終結的命運】封面

【刊名】終結的命運
【內容】阿貝爾X傑多。正經向小說本
    (死等苦等傑多R5的願望還是沒有實現,冒著被打臉的心理準備出的本子XD
     內容在影世界,微虐心/HE/R卡劇情有)
【規格】A5/154P
    總字數六萬四,包含正篇及兩篇番外
    (其中一篇為網路釋出過的白色情人節賀文)
【小說】涵夜月
【繪】沙夜
【插花/特典】卡貼(姬亞/雪)
      (由於不確定數量,所以先預定前20名,之後視情況考慮增加QwQ
       數量含場領和露天通販,通販在下定後會先保留數量,場次前未匯款完成的話就會將名額給場領)
貝傑本【終結的命運】特典

【價格】新台幣200元
【場次】CWT34、UL ONLY 征戰的系譜III

  逆轉命運、改寫既定,
  這,就是我的人生的全部。

  無論發生什麼事,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挑戰,
  即使逆天,我也不會放棄,
  就算扭曲,我也不會停止。
  為了活下去,為了走出這一片黑暗。

  我並不害怕孤獨,
  因為,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我不願意這個緣份在這個世界結束,所以,我希望你願意等我。』
  『笨蛋。』

【預定單】>>請至此


【小說試閱】

「傑多。」

聽見呼喚,傑多立刻驚醒。

意識到自己站在野外時有些迷茫,在花了數秒後,他終於想起自己使用搜集到的碎片,恢復了生前經歷過的部分事情。

也許是接收了太過龐大的記憶,他才會恍神一瞬吧。

腦海深處那曾經封鎖的門扉,過了好久好久的時日,直至今天終於得以開啟。

他對於從中竄出的種種影像,一時有些困惑而覺得很不真實,畢竟那是已經忘卻的過去,若不是有這次的契機、若不是為了變得更強的要求,又怎麼會對不記得的事情產生興趣?

就好像只是觀看著屬於別人的隱私一樣。

然而,細細品味那尋回的碎片,他卻無法不去在意那份酸疼苦痛。

心如刀割,甚至想要落淚,此刻仍陣陣抽痛的心告知他這一點。

但他不會哭泣,他是貧民窟的盜賊王,王是不能輕易掉淚的。

「恢復記憶果然很辛苦啊……因為有一段時間不在自己身上吧,為了提升戰力所花費的功夫不小,如何?有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嗎?」實力能跟著增加就更好了,大小姐嘆口氣補充。

雖然這麼說,從她的臉上卻找不到分毫的為難,連傑多也不覺得自己能夠了解這個人。

他是個已經死去的人,確切說來,是死後被召喚的亡靈。

被稱為大小姐的這個看似才十多歲的小女孩是個人偶,據說是由一名叫做「炎之聖女」的魔女製作出來,為了攻陷人間,才會召喚許許多多死去的亡靈們,組成一個死者軍團。

而他,便是其中一人。

可這裡並不是人間,是聖女依照自己的想法創造出來的虛無空間。

大小姐與其侍者解釋他們的記憶碎片散落在各地,必須在對抗魔物之時搜集存放生前記憶的碎片,恢復記憶即是代表實力能變得更堅強,然而,找回所有的記憶是否能夠回到人間,沒有人知道。

剛被召喚時,他並沒有特別的感觸。

當然,能變強再好不過,有誰希望自己柔弱?

但他又認為難得回來了,應該趁機享受活著的感受,盡情去看、盡情去聽。

雖然有些同伴很認真地為了恢復記憶而努力,可他沒有思考太多,好不容易再次看見這片天空,若不過得快活豈不是可惜?

「我們的戰力還不是很足夠,必須要蒐集更多的碎片才行,如果你不方便的話,今天就先換人吧!還有很多夥伴的記憶還沒有找齊。」

「……」

遵從喚醒自己的大小姐的命令殺死魔物,自由的時候他則要開開心心地玩樂。

可他錯了,錯在忘記大小姐說過他們的共通點是「心願未了的死者」。

「傑多?」

「不。」傑多瞇起眼,並撫著額頭。

如此殘忍、如此悲痛,那是他的過去,他也是在戰亂中被犧牲的人之一。

但是他真正在意的不是自己,若是這樣,早在剛恢復年幼的記憶時就無法承受了。

「沒問題嗎?待會要挑戰的魔物相當強大,不要礙事就好。」

大小姐依然態度淡然,那以稚氣聲音說出的話語沒有指責、沒有鄙視,僅僅只是說出事實。

傑多放下手,然後,嘴角揚起了笑容。

在那露出來的雙瞳中,有著顯而易見的得意之色,那份自信是屬於流著高傲與自尊之血的盜賊王,而不是一名孩童。

「那真是太有趣了。」他笑著說。

他的世界不存在逃避。

想要找碴,十分歡迎、想要打敗他,非常困難。

他不會死,命運是不能違抗的,除了擁有「那份力量」的自己。

「傑多,你真的不要緊吧?」

聽見這句自第三人口中的話語,傑多為之一震。

神色雖然沒有太大的改變,但那炯炯有神的雙瞳卻在一瞬間閃爍著複雜的色彩。

隨著由遠至近奔跑而來的聲音,傑多深吸了一口氣,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心情才回過頭,見到一名有著橘色略帶雜亂頭髮、身型壯碩的男人扛著兩把大劍,朝他的方向跑過來。

那是阿貝爾。

初次見面的時候,這個男人狂妄地自稱是劍聖,抑是某個王國的劍術指導人,當初阿貝爾無奈地笑說自己也只記得這麼一點事情。

沒有忘記劍術就好,阿貝爾接著補充,如果尋回過去就能學到更多的技藝非常值得。

而他當初的回答是「沒差啊,我也只記得我是盜賊而已」,那時男人的表情一瞬間僵化,非常有趣。

頭腦簡單、還是個刀劍收集狂,平時除了練劍以外就只有練劍,最初他只覺得這個人真是個無藥可救的劍癡,難道就不能做點其他的事情嗎?

當然,他也曾經很不客氣地直接責罵,而阿貝爾就像個體諒叛逆弟弟的大哥哥一樣一笑置之,也從來就沒有放在心上。

實在是不太舒坦,所以他總是毫無顧忌地繼續罵著笨蛋。

但是……

「聽說你又恢復了一段記憶,還是休息一下比較好吧?」拍著傑多的髮頂,阿貝爾的口氣總是像在哄著小孩子。

傑多揚起嘴唇,沒有人知道他那被髮絲遮住的雙眼,究竟露出什麼樣的光芒。

冷漠、流露出寒光,卻又有著無法移開視線的致命魔力。

「你在說什麼啊?忘記了嗎?我可是盜賊啊,是貧民窟的王,才不會因這麼點小事就退縮。」

越過了阿貝爾,傑多輕聲一笑:「魔物如果不夠強大就不好玩了,我也不是會被輕易打敗的小角色,如果不相信,就等著看吧。」

「喂喂,也不是這樣說的吧?凡事都會有意外,還是小心為上。」

「沒有意外,我也不允許,我說阿貝爾先生,你實在多慮了。」

強硬打斷阿貝爾的勸言,傑多仍是笑著,卻變得有點冷淡,無論阿貝爾怎麼想也想不出究竟是哪句話踩到對方的地雷了。

「好啦,我們快走吧!慢慢吞吞的我就不理你了喔。」

「喂、喂!傑多,等等……」

望著傑多的背影,阿貝爾不禁有些困惑:「大小姐,傑多他……好像有哪裡很奇怪。」

「有這件事嗎?我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大小姐不甚在意。

「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但他好像在逞強,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阿貝爾皺眉,難以釐清傑多在那與平時無異的稱呼,似乎還帶著他不明白的意義。

「可能是記憶恢復的後遺症,每個人多少會有一點,而且傑多這次得到的記憶量遠比之前的還要多上許多,反正只要別影響戰鬥就無所謂。」

「是嗎?」

這種違和感,是因為記憶的關係嗎?

「咦,下雨了?」

滴答,幾滴細如針的雨滴自天空降臨。

阿貝爾舉起手接住了幾滴雨測量著,很快地得知今天按照這個情況是不適合繼續冒險了,正好在他擔心傑多的狀況時下雨,不曉得是否只是巧合,不過也得到了阻止對方的理由。

「大小姐,請妳先去避雨吧,我去把傑多找回來。」

不知何時早已撐起雨傘的大小姐搖搖頭:「不,既然無法收集碎片,我要先回去了,隨便你們想要做什麼都可以,不過別替我找麻煩。」

「啊?大小姐……」

也不等對方多說一句話,大小姐轉身離去。

阿貝爾為難地搔搔頭:「唉,真是的,大小姐一點都沒有改變。」

這名女孩從未對他們這些被召喚而來的死者表現出任何的關心,對她而言,他們存在的價值就只是名服從的戰士吧?

可現在也不是感嘆的時候,阿貝爾趕緊往傑多剛才走掉的方向離開,忍不住想要責怪自己竟沒有立刻追上去,即使只過了短短的幾分鐘,可若是傑多不慎出事的話就糟糕了。

向前方跑了數十步,阿貝爾才看見那嬌小的身影。

傑多踩在一群魔物屍體身上,高傲地昂首。

雖然因下雨而顯得有些狼狽,好在沒有遭受到太嚴重的傷,他不禁鬆了口氣,但不知道是否多心,傑多的背影透露著孤寂,好似在強忍著說不出口的悲傷。

意識到這點的瞬間,阿貝爾也不禁被感染。

「傑多,你沒事吧?」

望著天空一會,傑多才靈活地從魔物堆上跳下來:「阿貝爾先生,你好慢,我都已經打敗了一堆不知死活的魔物你才出現,難道說你老了嗎?」

「我們現在應該不會老了吧……」

果然是想太多了,阿貝爾無奈地笑笑,這名小孩兒一直以來都表現出活潑堅強的模樣,雖然偶爾有些倔強,但也挺可愛的。

「唔,的確。」傑多望著四周:「大小姐沒有跟上來?」

「因為下雨了,大小姐說不需要繼續前進,說完就回去了。我們也走吧!淋濕了感冒可不是一名聰明的劍士應該做的事情。」

「我不是劍士,沒關係吧?」

「這麼說也沒錯……不過感冒了還是不太好。」

呵,傑多忍不住笑出聲。

阿貝爾也放心了許多,摸了摸傑多的髮頂:「沒事了就好,小孩子不要勉強。」

「你知道嗎?把盜賊王當作普通的孩子很不禮貌的喔,阿貝爾先生。」

「哈哈,確實是這樣,那還真是失禮了。」

聽見這話,傑多眨眨眼,那爽朗的笑聲以及真誠道歉的話,都沒有絲毫的改變。

「……喂,阿貝爾先生,我說啊……」

但是他改變了,變得會顧慮許多事情,不像過去隨心所欲。

「我是盜賊喔!接近我不要緊嗎?搞不好我會偷走你的東西,這樣也沒關係?」

傑多笑著說:「啊,偷東西就算了,說不定哪天我心血來潮,會趁你不注意時捅你一刀呢!不要到時候才後悔沒聽進警告喔。」

「你?小孩子不要開這種玩笑。」阿貝爾絲毫不放在心上。

「這可不只是閒來無事的玩笑話而已啊。」

說著,傑多迅速越過阿貝爾,在踏出腳步的瞬間回過頭,把玩著手上的布包。

阿貝爾目瞪口呆,摸了摸腰間,原本繫在那兒的零錢包居然不見了。

始作俑者笑得很得意,阿貝爾頓時無言,不得不承認自己被擺了一道,雖然對方是同伴才會沒有戒心,但想不到傑多的動作如此迅速俐落。

「所以啦!不要小看我實力,也不要低估了我的力量,阿貝爾先生,我是不會輸的。」傑多將布包拋過去:「吶,還給你。」

「真是的。」阿貝爾再次無奈嘆氣,接過布包繫回腰間

傑多調皮一笑,阿貝爾也很難開口訓話,何況原本就沒有生氣,只是對傑多的貪玩無可奈何,但這也許是件好事吧?

「喂,你不生氣?」

「不知道為什麼,對你無法真正生氣,我就當作學一次教訓吧!」

先前的憂心早已一掃而空,畢竟是個孩子,偶爾開開小玩笑也無傷大雅。

「可下次還是別再做這種事,我的話無所謂,我曉得你的個性比較貪玩,但有些同伴個性比較特別,鬧得彼此不快很麻煩的。」

「我對他們才沒興趣呢!這點你就別操心啦。」雖然他是盜賊,還是懂得分寸的。

阿貝爾聞言大笑:「這麼說,我該高興你對我有興趣嗎?哈哈。」

細雨在不知何時已經停止,雖然太陽還未探出頭,但這陰森森的天氣並沒有影響兩人。

再次揉了揉傑多的頭髮,阿貝爾勸道:「好啦,時間也耽擱得太久了,快回去將身子擦乾吧!」

「……」

傑多沉默了會,喃喃:「……你真的很傻耶……」

「嗯?你說什麼?」

「沒有啦,回去就回去。」

撇撇嘴,帶著一點點孩子氣的彆扭表情,傑多哼了聲,快速跑走。

但跑了幾步仍不忘回過頭招招手,大喊催促著「快點過來啦」。

阿貝爾笑了笑,跟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