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點在正文之前
※非實體書收錄的番外





職場等於戰場,用這句話來形容葉紹海的工作環境,再適合不過。

「錢多事少離家近」,在上班族的理想目標中,他就達成兩項,應可謂人生贏家……前提是,剩下的問題沒有太誇張。

很可惜,他身處的環境,其險峻就是難以想像的誇張。

 「老闆,我可以詢問一下,這筆訂單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臉色陰沉地拿著一張寫著密密麻麻文字的白紙,葉紹海居高臨下地瞪著自家老闆。

「嘖嘖!紹海啊,這麼簡單的事情可難不倒我。」魏席宇搖著手指一臉得意:「當然是一張白紙了!」


葉紹海很佩服自己沒有在第一時間殺人毀屍。

「我的意思不是紙張本身,是上面的字啊!」

「什麼字?不就是合約嗎?」

太感激了,原來老闆還曉得這個叫合約。

「所以,上面這個印章是怎麼回事?」

「喔喔,我的簽章啊,怎麼啦?你也覺得這太普通了嗎?其實我早就覺得這種刻法不適合我,應該要更帥氣一點……」

「我才不管帥氣還是俗套!」葉紹海打斷:「我的重點是你什麼時候又擅自簽約、又擅自簽約、又擅自簽約?因為很重要所以問三次!」

「什麼時候啊……」

魏席宇晃了晃腦袋,皺眉沉思了幾秒,笑著摸頭。

「不記得了,可能一個禮拜前,可能兩個禮拜前,也可能是幾天前。」

聽見這個答案,再看那傻乎乎的笑容,葉紹海真的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當然,這不是第一次。

工作環境缺點之一:老闆的性格好聽一點是天然,實際一點極度愚蠢,所有人都希望他對待工作不要太熱情,因為會壞事虧本,什麼都不做反而會想大呼萬歲萬歲萬萬歲。多虧天然老闆惹出的各種麻煩,他覺得自己進入這間公司以後掉了很多根無辜的頭髮。

「我記得,秘書開會的時候就已經提醒過,這家公司信用不良必須列入黑名單,千交代萬交代我們多加提防。」葉紹海耐著性子,一字一句說:「這個合約根本在耍弄我們、狗屁不通,低價賣出我費心管控的產品,開什麼玩笑!」

「別這樣說人家嘛,上次一起去吃飯的時候他們很親切的。」

「廢話!他們就是要拐你簽合約啊渾蛋!」

頭昏目眩,葉紹海摀著額頭,對老闆大小聲並不是他的本意,但是魏席宇幾乎天天都可以做出激怒他的事情,若不是顧及頭髮會有掉光的危機,真的很想拼命用抓頭髮吶喊來發洩壓力。

「抱歉,紹海,這次是我督導不周,我會針對如何嚴密監控這一點作出思考和對策。」

韓修斌臉上面無表情,道歉卻是真心誠意,葉紹海既是感動又是愧疚。

「我應該要預料出這個智商令人憂心、行為如同幼童的老闆可能採取的行動,不同於心思縝密、城府極深的商場狐狸,應該很好判斷才是。」

罵人不帶髒話,他們的秘書就是這麼得有修養。

「不……這不是你的錯。」

雖然憤怒,但葉紹海也明白憑老闆的天真,秘書一個人不可能防範一切。

只是心痛啊!他的商品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一想到要被賤賣就傷心難過。

「欸,修斌修斌,我們晚上吃什麼好?你有想要吃的東西儘管說,我會努力做的。」

工作環境缺點之二:老闆不但天兵愚蠢,而且察言觀色能力極度糟糕,即使部屬的臉色已經非常難看了,仍優哉游哉地討好秘書,簡直二度傷害。

「老闆,我不奢望你明白自己給公司帶來多少負擔,我只有一個請求。」韓修斌推推眼鏡:「閉嘴。」

太帥了,秘書大人,葉紹海快要哭了。

「別生氣了,紹海,你又不是第一次認識老闆了,所有員工都曉得他的愚蠢。」

一旁的姜子希插話,笑得從容:「要學會生存的方法啊,拿我來說吧,我覺得在充滿壓力的環境下創作也不是一件壞事,事後每次看每次滿意,都想投稿參加畫展了。」

是啊,肯定會是殺氣大作,然後被列入十八禁吧?葉紹海在心底吐槽,那可是能夠把老闆嚇得眼淚鼻涕狂流的設計……雖然老闆平時也沒少掉過淚。

「沒有辦法使用的創作就不要沾沾自喜了。」尹天瞬潑了個冷水。

「木頭!你存心跟我吵架對吧!」

工作環境缺點之三:同事不定時會直接在辦公室吵架,而且是一個不注意就會打起來的大吵特吵,可惜兩個人的能力都非常優秀,不會有被裁員的可能性。

「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太過自滿。」尹天瞬說,接著轉向葉紹海:「紹海,柏鈺計算完這次的虧損會跟你確認,我之後設法幫忙減少虧損的。」

「真希望我能專注計算公司的所得,而不是虧損啊。」

會計主管,亦是葉紹海的叔叔葉柏鈺翻了個白眼,由於總是在計算虧損,難得有所得也不會覺得特別開心,反倒擔心什麼時候會再度虧損。

葉紹海默默地走到角落,坐在沙發上整理混亂的心情,他不曉得該困擾自己脾氣暴躁,導致心情容易受影響,還是慶幸直到現在還沒爆走到翻桌,其實他的修養也不錯?

「紹海,差不多該走了。」

經韓修斌提醒,葉紹海先是一愣,才疲憊地點點頭,被老闆氣到差點忘記今天必須和秘書一同前往工廠檢查工作進度。

「老闆,請你一起來。」

「喔喔喔!我可以去嗎?」

「等等!秘書。」葉紹海避開魏席宇閃閃發光的雙眼,趕緊提出異議:「工廠是非常重要的地方,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他實在沒有辦法想像唯一的天堂被魏席宇搗亂後的慘樣。

「紹海,你覺得將老闆放在身邊管理保險,還是放任他在公司,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揮灑熱情?」

「……」

葉紹海屈服了。





工廠位於離公司有一小段距離的郊區,開車約莫三十分鐘,葉紹海身為廠長經常往來公司與工廠,非常忙碌,但為了工作一切都是值得,他並不會因此叫苦。

悲痛的是老闆的存在。

葉紹海一路上都努力保持專心開車並無視坐在後座,幸虧韓修斌為人正直,工作態度正經嚴肅,對於魏席宇的示好不為所動,否則他大概會思考如何在不給他人添麻煩的前提下製造車禍。

雖然,他仍認真想著如何將老闆甩出車門。

抵達工廠,將車子開進停車場停妥後,三人一同進入工廠,身為工廠的員工,大部分的人都不清楚魏席宇的豐功偉業,因此眾人皆以禮相待,殊不知葉紹海戰戰兢兢地盯著魏席宇的一舉一動,深怕樂園在眨眼間變成墓園。

「哟,廠長大人啊,你混到哪去了?」

聽見這高傲的口氣,葉紹海眉頭一抽,差點忘記了樂園住著一個惡魔等級的女人。

「丁詩雲,我現在心情不好,不要逼我罵人。」

一手插著腰,一手拿著計算機,丁詩雲叼著菸走過來,先是抽了一口,才回:「表單已經處理完畢,但是廠長卻不見蹤影,這到底是上司的責任,還是下屬的過錯?」

「老闆又惹出大禍,我是以廠長的身分要求他給我一個交代,可不是去玩的。」

「那件事情我也知道,但是既然錯誤已經犯下,追究責任並加以指正是秘書的工作,而不是你。」

工作環境缺點之四:有個看他不順眼也很有勇氣和他對嗆的下屬,從不擔憂會因此被革職,按照對方的說法是忠言本來就逆耳,如果只為了幾句話就資遣有能力的員工,那這間公司也不值得留下,走了正好。

葉紹海頭很痛,但不可否認的是,身為工廠行政的丁詩雲是得力助手,他確實不會因為心情不爽就故意將對方趕走,可總是與他針鋒相對還是難以忍受。

「妳的意思是我多管閒事?」

「你有自知之明真是太好了,順道一提,在你閒逛到未知的場所時,我們工廠的庫存出了問題,因為找不到你因此我擅自介入了,希望你不要見怪。」

葉紹海眼皮一跳:「妳又做了什麼?」

「『又』這種字眼真是侮辱人啊,我只是盡全力完成我的份內工作,叫負責人寫悔過書而已,弄錯數量實在是糟糕透頂,難以忍受啊。」

千字悔過書、還是萬字啊?

「在嚴密監視之下已經整理好並確認完畢,廠長,只等你蓋完章,這件事就告一個段落。」

絕對不要。

葉紹海很受不了丁詩雲,並不是覺得數量有誤事小事,而是她的要求太龜毛了,量產原本就會出現誤差,但她卻是連一點點也不能容忍。

雖是如此,丁詩雲的人緣還是不錯,為人隨和、工作認真,經常協助員工處理大大小小的事情,因此大部分的人也沒有特別計較她的龜毛。

「如何?我跟廠長你不同,可是很清楚自己首先應該完成的工作是什麼。」丁詩雲吐出一口菸。

但他還是認為兩人八字不合。

「紹海、詩雲,這件事兩位稍後再討論吧,先隨我完成今天的檢查。」

「我明白了,秘書。」

「秘書,這件事很重要啊……」

丁詩雲點點頭,葉紹海卻忍不住喊冤,身為廠長被部屬指責,他很難咽下這口氣。

「紹海,我不介意你們花費時間協調工作,但不要忘記老闆在這裡,如果繼續討論,他可能會誤以為你們有辭職的打算,到時候會做出多麼天真無邪但卻無謂至極的事情呢,公司的前途啊……」

韓修斌在語尾做出了意味深長的延長,葉紹海已經明白了。

老闆在工廠員工面前哭天搶地,身為主管的他都感到丟臉。

「廠長,聽到了沒有?究竟是誰搞不清楚狀況啊?」

可惡,丁詩雲妳給我記住!

葉紹海在內心吶喊,再度調整好心情,與丁詩雲陪同魏席宇和韓修斌檢查。





帶著疲憊的心情回家,葉紹海神情抑鬱。

「哟,紹海,今天怎麼這麼晚?」

葉柏鈺翹腿坐在客廳的沙發,將視線從報紙移向宛如活死屍一般的葉紹海。

詢問歸詢問,早就猜到答案的他並沒有期待對方回答,也不在意被直接無視。

「你阿姨出去買晚餐了,趁這段時間快去洗澡。」

「喔……」葉紹海隨口應聲,慢吞吞往房間的方向飄,看起來快要倒在地上一覺不醒了。

被公司各種折騰,他不曉得自己還能夠支撐多久,也不明白祕書是靠著什麼樣的耐性長期待在老闆身邊,那麼出色的人應該有更好的出路吧?

「如果你受不了了,不如辭職吧,紹海。」

「……你以為我不想嗎?」葉紹海大力嘆氣。

以他的個性,這樣的公司是不可能委屈自己留下來的。

「但是幾乎沒有人做得到啊……」

確實,老闆對待他們十分親切,公司的待遇也十分不錯,但包括他在內,大部分的員工沒有捨棄老闆並不只是因為如此。

而是由於他們接受過老闆莫大的恩情,才願意留下來繼續努力。

但,他死也不會在老闆的面前承認這件事,否則對不起掉過的頭髮。



==============================




這篇番外是N年前的稿子,本來收錄在實體書,後來決定實體書番外專注於老闆和秘書恩愛,配角的部分直接PO出

恭喜會計主管終於出現名字了~因為在正文的戲分不多,所以沒有寫出名字,但名字是一直存在的XD

老闆好不容易成長了,結果番外又回到紹海受苦受難的時間點,真是辛苦他的頭毛了
但是放心好了,不會讓他禿頭的!(被紹海打飛)

另外,N年前的稿子本來有治癒系的新人妹子遞茶,但正文調整過不少既有設定,妹子入職的時間延後,所以紹海少喝了一杯安慰心靈的茶
但不過少一杯茶而已,沒事的(再次被紹海打飛)

下一篇是業務x美術的故事,也是N年前的稿子,但因為想增添一段劇情,所以會花點時間

    全站熱搜

    夜明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